《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5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坐了下来,他端起了茶杯,先喝了几口,才对车本立说:“这次你有点紧张了吧?”
  车本立显然没料到会有人比他的报价更接近标的,他报这个标价可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是经过公司内部的好几个技术人员一次又一次讨论,一次又一次更正的才确定下来。
  要换作以前,他肯定不会报这么低的价的。就拿这次投标来说,其他公司都要高出6.700万的样子,他之所以保这个价钱,就是想先把这个大桥拿下来,作为一个样板工程,为下一步新城的建设揽到更多的项目,没想到还是低了300万元,现在成了这个危机局面。
  “华书记,我以为这次工程非我莫属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报的价居然如此接近标的,书记啊,您可一定要帮我。”

  华子建换了个坐姿,没有回答车本立这个问题,却问:“徐海贵不是北江市人,应该是韩阳的吧?”
  “是韩阳市人。原来是韩阳梦幻天堂娱乐城的打手,是个不要命的角色,后来在一次斗殴中被人打断脊椎,便再也站不起来了。梦幻天堂的老板见他成了废人,就要赶他走,他不从,联合一些弟兄设计把老大送进了大牢,威胁利诱,低价从老大的老婆手里盘下了梦幻天堂娱乐城,靠娱乐城起家,短短几年时间就发迹了。”
  华子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韩阳市徐海贵的情况,听完沉默了一下,说:“看来是个狠角色啊。他原来也到北江来揽过工程吗?”
  “没有。”车本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不,继续说,“徐海贵在韩阳市是个很霸道的人,跟我,跟权总,黄总他们都为在韩阳市争工程发生过冲突。”
  华子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车本立说的黄总是谁,便问车本立:“哪个黄总?”
  车本立说就是上次在他家一起吃饭的,华子建这才记起来。
  “徐海贵这人虽很霸道,但他有一个原则,过去就是只在韩阳市辖区内揽活,其他地方不伸手的,我们那几次冲突,也都是发生在他们韩阳市。”
  “那他这次怎么会跑到北江市来跟你抢大桥这个工程呢?这让人费解啊。”华子建心里其实已经很怀疑是杨喻义和易局长等人搞的鬼,但他想这个话最好不是出之自己的口中。
  “我听说易局长和这个徐海贵关系不错,据说啊,杨市长在最近见过徐海贵的,道上的朋友也曾经说过,好像杨市长答应过徐海贵让他中标,但我无法确定消息的真假。”
  华子建明知故问:“车老板啊,你的消息不会有误吧,杨市长怎么会和徐海贵扯上关系呢?”

  “华书记,这现在事情明摆着,杨市长他们不希望您提高北江大桥的造价搞标志性建筑,而我偏偏大力支持您的新方案,这样一来就把他们得罪了。他们是铁了心不让我拿到北江大桥这个工程呢。”
  其实就算他不说这些,华子建心里也是清楚的。
  华子建今天有自己的想法,他绝不能在这一场争斗中让杨喻义等人领先,这包含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车本立中标可以为北江市节省300万元的资金,虽然现在华子建不会因为300万元而紧紧张张的,但钱再少,那也是钱啊,虱子很小,也有肉呢,省一点,总比不省强。
  第二个原因,华子建是不能让杨喻义通过这件事情来打压车本立,这不是车本立一个人的问题,还关系着自己在所有北江市生意人中的口碑和威望,假如大家看透了自己连一个为自己出过大力的人都帮不了,以后谁还会愿意接近和听从自己的指挥。
  所以,华子建就决定要对这个件事情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了,这似乎有些不合游戏的规则,但无可奈何,很多事情只能超越常规来处理。
  华子建沉默了一会儿,问车本立:“车老板,在徐海贵已承建的那些工程当中,有没有哪个工程因质量问题被人投诉的?或者施工过程中发生过严重安全事故的?”
  车本立有点茫然的摇摇头,说:“这个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因为徐海贵那面我去的少。”
  华子建冷冷的说:“你花点心思,好好去查一查这些年徐海贵承包的工程,假如有问题,那么,或许你的事情还有挽回的可能,当然事情还是要你自己做,我不过是提点想法而已。”
  车本立立即就明白了华子建的用意,当即把在外头等候的助手叫进来,吩咐助手去调查。
  “车老板,另外我要提醒你一下,徐海贵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你要有思想准备。你记住,千万别跟他发生正面冲突,明白吗?”
  车本立点了点头,说:“华书记,您放心吧,真要有什么事情,我会跟先跟您汇报的。”
  “很好。”华子建站起来,说,“今天就先这样吧,有事保持联系。等定标后,我们一起去宫老先生那里走走。”
  “好呀,前几天我还和宫老先生通过电话,他还提到你呢。”车本立说,“到时我给宫老先生捎些好茶过去,让他乐一乐。”

  “还是你想得周到,会哄宫老先生开心。”华子建微微一笑说。
  三人又聊了一会,车本立就先走了,华子建和王稼祥晚走了一会,王稼祥给华子建倒了杯开水,说:“华书记你要釜底抽薪啊。”
  华子建摇摇头,感叹一声说:“稼祥,对大桥招标,我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所以才想做点准备,当然,事情还要看徐海贵给不给机会了。”
  王稼祥点点头,没说话,等着华子建说下文。
  “车本立和徐海贵原来都是在社会上混的人,为这个工程,谁也不会让着谁,尤其是徐海贵,既然破例地把手伸到了北江市,那就是志在必得的。一旦他没能中标,他很可能就会放手一搏。”

  王稼祥皱起了眉头:“您是说他会乱来?”
  “很有可能。现在为了抢一个工程打架斗殴的事情比比皆是。我是真不想桥还未建,就弄出什么大的麻烦来啊。”
  “应该不至于吧,徐海贵是杨市长他们叫来的,徐海贵若真想闹点什么事,杨市长也应该会阻止的。”
  华子建把身子往沙发靠背上靠了靠,说:“你不太了解道上的人,怕就怕徐海贵犯起痞性来,到时杨市长的话他也未必听得进去。”

  王稼祥觉得华子建分析得有道理,但看到华子建忧心忡忡的样子,王稼祥又忙着安慰说:
  “华书记,也许不至于,你不要太过担忧。”
  华子建苦笑一声说:“毕竟新方案是我提出来的,万一闹出点什么事来,别人少不了背后说三道四的,那样我们可就被动了。所以刚才我嘱咐车本立有什么事情先跟我汇报,千万别跟徐海贵发生正面冲突。这两个人手下都有不少人,真闹起来,可就是大事情了。”
  王稼祥嘴里劝着华子建,但心中也有了一层顾虑,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是推测,所以华子建很快就放过了这个话题,和王稼祥说起了别的工作,两人将近十点了才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