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27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傅经年的声音里夹杂着喜悦,可以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熟稔。
  “刚好美国那边的事情已经忙完了,我就回来了,怎么,你不欢迎我?”被叫做如斯的男人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他柔轮的短发服服帖帖的贴在额头上,让我刚才紧张的心情也一扫而空。
  傅经年一拳头砸在男人的胸口上,“不欢迎你?我要是不欢迎你能三番五次请你回来吗?”
  “哈哈哈,我这不是开个玩笑么。”男人爽朗地笑起来,白兰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凑过去,“你好,我是白兰,经年的未婚妻。”
  “你好,靳如斯。”靳如斯礼貌的微笑,伸出手和白兰握手,“原来你就是经年的未婚妻,我在美国听说过你们的事情,今天看见了果然是个大美女。”
  “靳先生说笑了。”白兰娇媚的笑起来,瞥了一眼傅经年,“早就听经年说他和你的关系很好,他经常夸你能干呢。”
  “他会夸我?肯定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靳如斯温婉的笑起来,傅经年跟着发出低沉的笑声,他们身边放出镀了一层金光,剌得我睁不开眼睛。

  眼睛有些涩意,我慌乱的转身想要走,这时却忽然听到,“咦?这位小姐是……”
  我诧异的抬头,就看见靳如斯好奇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笑了笑,偷偷地瞥了一眼傅经年,发现傅经年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异常,我才松了一口气。
  “这位是夏青青,她的家族都在国外呢,”白兰跟上来说了一句。
  白兰的话让我脸色瞬间惨白,好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一样,我脸上火辣辣的疼,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僵住。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靳如斯皱着眉头问道,我尴尬的摇了摇头。
  “如斯,你刚回来,我待会儿带你出去转转。”傅经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靳如斯点了点头,“不如我们四个一起?这位小姐方面么,我刚才找不到世豪酒店,还麻烦你给我指路了呢。”
  “你们见过了?”傅经年的声音突然冰冷了几分,吓得我缩了缩脖子,有些不太自然的看着他们。

  靳如斯点点头,“刚才我在门外,是这位夏小姐给我指路的。”
  我尴尬的手都不知道怎么摆放,只见傅经年点点头,“夏小姐是跟着潘朗一起来的,不过潘总临时有事离开了,刚好我们四个人可以一起出去。”
  傅经年说的轻松,可是我背后却出了一层冷汗,哪里有什么潘朗,无非都是我的借口而已。
  白兰有些兴奋的说,“好啊,我也有几天没见青青了呢,不如我们待会儿去金樽会所唱歌吧?”
  “好。”傅经年点头,瞥了一眼靳如斯,“如斯,你没问题吧?”
  靳如斯点了点头,却转向了我,“夏小姐方便吗?”
  “我……”我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傅经年却已经帮我拿了主意,“夏小姐当然方便了,待会儿我们去唱完了歌送她回家,省的潘总再担心。”
  虽然傅经年的语气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却依旧让我心里难受。
  我感觉傅经年好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对我的态度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但是既然傅经年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靳如斯谦逊的问我,“夏小姐没问题吧?”

  我点了点头,“恩。”
  然后我们一行人便真的去了ktv。
  傅经年开车,白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直亲昵的跟傅经年说话,傅经年偶尔会回复一两句,明明距离傅经年这么近,但是我却觉得我们之间像是隔了一条长江一样。
  我难受的别过了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外面的树木一直在往后倒退,看着看着我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便将车窗摇了上来,此时听到靳如斯清润的嗓音,“夏小姐在国外哪里?我刚从美国回来,对国外还是比较熟悉的。”
  靳如斯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种被人拆穿的羞辱感。
  我慌乱的看着靳如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时傅经年开玩笑似得说道,“如斯,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打听的这么清楚?”
  “经年你别胡说。”靳如斯脸色微微泛红,我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虽然很感谢傅经年给我解围,但是傅经年那种森冷的感觉还是让我不敢靠近。

  可是靳如斯不是傅经年的好朋友吗?怎么看起来靳如斯……这么的斯文呢。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时白兰却回过头来,“青青,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你不要在生气了好不好?”
  我错愕的看着白兰,她眼中似乎挂着一抹晶莹,好像真的是我怎么样了她一样,我皱眉望着她,这时靳如斯问道,“怎么了?你们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这才回想起来白兰说的是哪件事,就是她因为那块劳力士表让我进监狱的事情,我笑了笑,“那件事情我已经忘记了,根本不存在什么生气不生气。”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呢。”白兰一脸高兴的望着我。
  我苦涩的笑笑,白兰是出身名门的千金淑女,而我不过是一个沦落风尘的贫家女,我有什么资格不理她呢?
  “到了。”前面傅经年开口,我往外看了看,果然看到几个闪着光亮的大字,“金樽会所”。
  在这里消费一定很高吧,我心里有些胆怯,毕竟除了花都以外,我从来没有来过别的娱乐场所。
  傅经年率先下车,靳如斯打开车门下车以后走到我这边为我拉开车门,同时用手撑着上面的库框,温柔的说,“小心碰头。”
  我笑了笑,提着自己的裙摆出来,然后回过头看见靳如斯关上了门,我冲他笑了笑,“谢谢。”
  靳如斯的笑容温暖,“进去吧。”
  我跟在他身边进去,刚好看见傅经年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我心里咯噔一下,慌乱的回过头去。
  真没想到傅经年这样的人会有靳如斯这般如此温润的朋友。
  我们刚一进金樽会所的大厅,就有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上前,“傅少,您来了,还是老位置吗?”
  “恩。”傅经年点头,那人直接带着我们上电梯。
  等在电梯外面的时候我有些紧张,这里的装潢简单大气,丝毫不输给花都,我有些紧张的原因是……这里会不会和花都一样?
  额头沁出了一层一层细密的冷汗,进入电梯以后这种感觉更加明显,我只能捏紧拳头,这时不知道傅经年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金樽是本市最大的一家娱乐会所,除了ktv之外楼下还有游泳池,高尔夫球场,如斯你应该会喜欢这里的。”
  我讶异的抬起头瞥了一眼傅经年,只见他目视前方,而靳如斯则是微微一笑,“你在开玩笑吧,你知道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的。”

  “我是说你可以去打球。”傅经年唇边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电梯“叮咚”一声打开了,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傅经年率先走了出去。
  既然傅经年说这里有球场,那么这里就肯定不是和花都一个类型的场所了。
  我有些拘谨的跟在傅经年身后,看着白兰亲热的揽着傅经年的胳膊,而傅经年也没有拒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