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8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单皱了皱眉,正要说话。有人拨开人群站到了梁健面前,目光在梁健身上打量了一番后,看向许单,说到:“小单啊,今天这市委书记和明局长送上门来,可是天上掉的大馅饼,你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了!说不定,这么些年政府都不肯兑现的承诺一下子就答应了。”
  许单眉头紧皱眉头,沉了声音:“李叔,不能胡来!让他们走。”
  这李叔是个百八十斤的壮汉,黝黑的皮肤,还剃了个光头,一条灰色T恤,灰兮兮的,两只短袖都撸到了肩膀处,露出他那结实泛着油光的肌肉。听得许单的话,这李叔脸色一冷,说道:“小单,你这可就不对了!过了这一村可就没这店了,你要是想放他们走,那就别怪你李叔我今天不给你面子了!”
  李叔背后的那些村民虽然没有表态,可那毫不动摇的脚步就已经证明很多。许单脸色阴沉,眉头紧皱,盯着李叔,抿着嘴不说话。
  梁健看着他们,笑了笑,拎了拎裤脚,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他这一坐,惊得可不止是明德沈连清等三人,还有面前这些村民和许单。
  许单见梁健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愣了愣后,冷笑了一下,索性退开了两步,摆出了一副看戏的姿态。而明德却是紧张得不行,凑过来小声问:“梁书记,你这是做什么?”
  梁健笑答:“没什么啊,这一时估计也走不了,站着也累,就坐下来歇歇。来,你也坐。小沈,你也过来坐。”
  沈连清虽然惊讶,但他对梁健的了解到底要比明德多很多,见梁健招呼他,毫不犹豫就走过来一屁股坐到了梁健的旁边。明德急得快哭了:“梁书记,你这……这……太胡来了!”
  说完,他像是已经心死若灰了,索性也身体一松,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嘴里嘀咕:“算了,我明德算是栽你梁书记手里了!”
  梁健笑笑,毫不在意明德的话。他转头看向那脸上惊疑不定的李叔,笑问:“既然大家不想让我走,那我就不走了,大家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李叔,是吗?要不就由你代表一下大家,跟我说说?”
  梁健的姿态从容不迫,倒是让对面这些人没了底。李叔打量着这个比他要年轻几岁的市委书记,看着似乎斯斯文文,倒好像有些真胆色。他在心底犹豫来犹豫去,还没想好要不要开口的时候,身后有个大妈先沉不住气,抢了先:“你不说,我来说。大概六年前左右……”
  大妈的声音开始带着众人进入回忆,时不时还有人补充一下。这大约六年时间的经历讲下来,是一段不短的回忆。梁健听下来,大妈似乎讲得还算中肯,并没有一味的抹黑娄山煤矿和政府。而娄山村与娄山煤矿和政府之间的矛盾主要出现在大约四年前左右。那时候,因为煤矿的开采,对娄山村的村民生活已经开始产生比较严重的影响,尤其是环境方面。当时,村民向上反映了几次一直未果,就跑到市政府门口去闹了一通。

  闹完后,政府方面倒是很快给了回应,出台了一个补偿搬迁政策。由政府组织,将娄山村的居民搬迁至离娄山煤矿很远的一个叫青山湖的地方。居住房屋则由娄山煤矿和政府共同出资建设,建成后,每户人家只需出一到两万元左右就可搬进去。政策出来后,娄山村的居民不同意,他们认为既然你们的缘故导致我们不得不搬家,为什么还要我们出钱。他们认为应该由政府和娄山煤矿一力承担所有费用,并适当给予一定补偿。

  其实在梁健如今看来,娄山村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当地村民是受害者。可当时的政府显然并不这么认为,几番拉锯后,双方各退一步,娄山村不要补偿了,政府也答应一力承担所有搬迁费用。到此,如果后面一帆风顺的话,或许就没有之后这么多事情了。
  得到了承诺后,娄山村的村民坐等右等,等了一年多,始终不见任何动静,开始急了。开始不断上丨访丨,但除了相互推诿之外,并没有得到过任何有效答复后。而因为娄山煤矿的不断生产,娄山村居民的生活环境也是越来越差的。渐渐的,这娄山村村民心里堆积的怨愤自然也是越来越多的,这闹得动静也是愈来愈大的,打架那是常事。一直到后来,许单从外面回来,自荐愿意为娄山村将这原本就该属于他们的权益讨回来,然后就有了后面,虽然也闹但还算克制的场面。

  终于讲完,梁健坐在台阶上,沉默不语。其实这些他们说的情况,他大致都已经了解过,只不过由这些村民讲出来,更加的触动人心一点。见他不说话,下面的那些村民有人忍不住,哎了一声,问:“怎么?没话说了?”
  梁健回过神,认真地看着他们,他们大都脸色偏黑,呈现一种棕色。他们也在看着梁健,眼神中有憎恶,同样也有期待。许单说,他们早就不期望有什么好处,早就已经绝望,可实际上,他们还是抱有希望的。
  只要愿意有希望,那么事情就还能挽救。梁健斟酌了一下用词,问他们:“你们现在就希望政府可以履行当初的承诺对吗?”
  下面当即有人回应:“这做人做事,说话都要算话。这政府也一样,对不对,不然凭什么让我们老百姓相信你们政府。”
  做人做事,说话要算话。说话的人虽然是个粗人,但话却一点也不糙。梁健听着他这话,忽然就想起了曾经一个明星说过的话。他说:政府有信又有服,百姓才能幸福;政府无信再无服,全国人民去跳湖。梁健又想起,前段时间曾风靡了各大媒体的一个问题“你幸福吗?”,这个自带嘲讽技能的问题,一经问世,就引来了各种讨论,各种冷嘲热讽,甚至网上还专门出现了有关这个问题的段子。国人到底幸福不幸福,梁健不敢断言。与那些曾为了领每月一百多元的救助医疗金而特意去感染艾滋病毒的贫困百姓来说,国人里面大部分无疑都是幸福的;而与一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无疑大部分人都是不幸福的。幸福是一个很难的定义,但对于政府来说,能不能让百姓信服,却是一份答案只有是与否的问卷。无疑,太和市政府在这份问卷上,必然是一个大大的否字。而梁健想做的,只是想在任职期间,将这个否字抹去,写上一个是字。这看似简单,可实际上需要付出的,却是难以想象。而眼前的,却是第一步。若是这第一步能顺利迈出,那么无论对于梁健,还是对于太和市政府,都是一个好的激励和起点。

  梁健斟酌着,眼前的事,他的一言一行都会很重要,都会给接下去双方之间关系的发展带来极重要的影响。而他的沉默,却让下面的村民还是浮躁。就在有些人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一直没说过话的许单忽然出声。
  “我说一句。”
  梁健看向他。他的目光在梁健脸上顿了顿,然后又移到那些村民脸上,一一扫过后,道:“梁书记今天能到娄山村来,并且把带的干警都留在了村外,这是一种诚意。我接受,我想大家也会接受。毕竟,事情总要坐下来谈才能解决。梁书记以前的事情,我也了解过,我愿意相信你一回。”
  日期:2016-03-1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