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4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吴玉明平时一直将吴玉诚奉承得很好,但是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而且是巨额利益,他顿时急了眼睛。总不能因为吴玉诚说几句话,他就要放弃一辈子可能都赚不到的钱,那可是一百万啊!
  “一百万?你还真敢要啊!”
  吴玉诚恼火地瞪了吴玉明一眼,这家伙还真敢开口,他那个采沙场前前后后投进去的钱都不到二十万,之前向临港开发区管委会索要搬迁赔偿的时候,也只想要二三十万,现在竟然想要一百万,那怎么可能。
  而且他都还没有说什么,吴玉明就开始将他当做敌人防范,真他娘的是个乡巴佬,以前在自己面前就像哈巴狗一样,到了关键时候,眼睛里就只剩下了钱,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在司法局整日钻研法律,找出法律条文给他做挡箭牌,临港开发区早就将他这个砂石场给强拆掉了,哪里会跟他讲那些道理。
  吴玉明还真以为他知道的那几条法律原则能够让临港开发区管委会做出让步,那些原则还是吴玉诚告诉他的,如果打官司,当然会占有一些优势,但是没有自己的支持,他连打官司的机会都没有。
  真要是打官司,开发区管委会难道就怕了他这个个体老板?新港宏天集团这个项目可是市里批准立项的,这块土地也有正式的规划和动迁手续。
  吴玉诚没想到吴玉明突然会开口要那么多拆迁费,虽然按照法律来说他有维护自己财产的权力,如果真的打官司的话,或许能够赢,但就算是赢了官司,还有个执行的问题,没有哪个法院执行局会愚蠢到真正地执行这个判决,更何况吴玉明张口就一百万是拆迁费明显是狮子大开口。
  “对,就是一百万,临港开发区管委会里有人告诉我,新港宏天集团给开发区的价格就是两百万,我要一百万并不算多,这一百万都应该是我的。”吴玉明得意洋洋地说道:“所以,玉诚你可不能为了捞功绩,就坑自家兄弟啊,只要我拿到钱,好处不会少你。但是想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就要堵我的财路,那就没得商量。”
  吴玉明说他在临港开发区管委会里面有关系,那个关系说只要他坚持,一百万也不是不可能,结果吴玉明就咬死了这一条,俨然已经将这一百万看成自己口袋里的钱,谁要是想动他的钱,就好像要他的命一样。
  更让吴玉诚生气的是,就算是以前吴玉明对他百依百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吴玉明却不肯告诉他那个在临港开发区管委会的关系是谁,只说肯定没有问题。

  现在看来,吴玉明的眼里就只剩下了钱,为了钱,甚至连他这个兄弟都开始防范,也一点没有考虑他的处境的想法。
  “你这是什么话,要不是我给你出主意,你这砂石场早让政府给拆了,你也一分钱都得不到。”吴玉诚瞪了吴玉明一眼:“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现在到了临港开发区,不可能出面当你的代理人,帮你和开发区管委会打这个官司。离开了我,你认为还有哪个律师敢出面代理你这个官司吗?临港开发区既然不用担心你跟他们打官司,肯定会采取一定的强制措施,我觉得你还是见好就收,将要求降一点,不要到最后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

  吴玉明皱起眉头等着吴玉诚:“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打官司的话,我肯定能赢。”
  “你赢是能赢,赔偿款的数额远远不到一百万。”吴玉诚没好气地说道。
  吴玉明嘿嘿笑了两声:“只要能赢官司,我就不怕,我拖得起,临港开发区拖不起,你就看着吧,他们现在已经急眼了,不然也不会将你都调过来,只要我再坚持几天,他们就得让步。”
  吴玉诚皱了皱眉头,心想开发区拖不拖得起我不知道,可是包飞扬肯定不会让我拖下去。
  “玉明,我跟你说实话,法律这个东西,千变万化,你可能在这个方面上能赢,在另外一个方面上却可能输,所以我还是觉得你见好就收比较好。”吴玉诚说道。
  吴玉明冷笑道:“你不要想骗我,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
  吴玉诚顿时有一种想要拿头撞墙的冲动,如果不是他以前鼓动吴玉明跟临港开发区打官司,吴玉明现在也不会这样坚持。
  “算了,你可以不听我的,以后不要后悔。”吴玉诚气恼地拂袖而去。
  吴玉诚刚刚走,吴玉明的老婆拎着一只竹篮走了过来:“刚刚走的那个人是谁啊,看起来有点像玉诚,怎么不让他留下来吃晚饭?”
  “就是玉诚,他调到开发区了,这次过来是想劝我将砂石场搬走。”吴玉明没好气地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以前不还是玉诚帮忙出的主意,说我们不想搬那就可以不搬的吗?”
  吴玉明冷笑了两声说道:“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啊,他刚刚到开发区,要是能办成这件事,那就立下大功了,不但能升官,省下来的钱还能分一笔,你说他能不积极?”

  “我呸,那也太不是东西了,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连自己兄弟都出卖!”
  吴玉诚听不到吴玉明夫妻说的那些话,不过他从刚刚吴玉明说的那些话,还有前后态度的变化上,也大致能够猜到吴玉明的想法。
  吴玉诚在法律援助中心工作,经常会接触到基层的一些案子,有时候人们常常会说农村的民风淳朴,但是在乡下,亲兄弟之间为了分家产闹到反目的事情并不鲜见,可能也就是为了几千块,甚至几百块钱。
  吴玉诚心想吴玉明那种嗜钱如命的性格,为了二百万拆迁款,恐怕连亲兄弟都不会认,更何况他这个堂兄弟?
  虽然吴玉诚说他还没有决定要接受这个任务,但其实他的选择并不多,所以他找到吴玉明的时候,还是希望吴玉明听说了这件事以后,会站在他的立场帮他想想办法,甚至主动降低一些拆迁费的要求,至少让他向组织有个交代。
  吴玉诚原来觉得没有他的支持和鼓动,吴玉明可能不会也不敢坚持不肯搬迁,只要他流露出这方面的意思,吴玉明肯定会像以前那样,主动请他出主意,并且听他的安排。
  可是没想到他又得到临港开发区管委会内部的关系,在那个神秘关系的影响下,竟然狮子大开口,想要一百万拆迁费,以前临港开发区管委会连五十万都不想给,现在怎么可能给一百万,包飞扬他就不怕别人说他浪费钱?

  而且吴玉明竟然连他都防范起来,就差当场撵人  。
  吴玉诚现在非常恼火,现在不管他怎么选择都很被动,就算他接受包飞扬交代的任务,吴玉明不肯让步,他也没有办法完成这个任务,结局可想而知。如果拒绝,那就更没有好果子吃。
  骂的,最多我不干了,吴玉诚气恼地想到。
  吴玉诚没有回家,也没有再去开发区临港开发区管委会,而是回到市里,他也没有回家,如果他向妻子提起这件事,他那个市区的妻子一定会说他那些乡下的亲戚就知道钱,她早说过不要跟他们有太多的来往,看,这次又被拖下水了吧?
  吴玉诚也没有办法跟单位的同事说这件事,官场上的倾轧很厉害,他要是敢说,很可能第二天他的话就会传到领导那边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