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4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使过上一段时间包飞扬吴玉诚再把他踢回司法局,那个时候他在司法局的位置肯定已经被别的人占据了,他就成了多余的人。如果包飞扬再打个招呼,恐怕自己在司法局也会彻底成为一个闲人。
  吴玉诚相信,包飞扬能够让卢局长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将他调过来,也一定能够将他踢到角落里。甚至还有一种可能,包飞扬或许会把他的工作关系正式调到临港开发区来,到时候自己是可就成了砧板上的鱼,任包飞扬来摆布了。
  吴玉诚偷偷看了一眼包飞扬,包飞扬也在打量着他,碰到包飞扬清冷的目光,吴玉诚顿时打了个冷颤,连忙说道:“包、包主任,想必你也知道,这个砂石场的老板就是我的堂兄,您看……我是不是还是回避一下?”
  “怎么,法律上规定这样的情况需要回避?”包飞扬问道。
  吴玉诚连忙摇了摇头:“没有,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不过、不过吴玉明是我的堂兄,我要是出面做这件事,他一定会骂我吃里扒外,村里的人也会认为我不顾兄弟情分,以后我就连家都回不去了。”

  吴玉诚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包主任,您看并不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个工作,实在是、实在是有难处啊!”
  其实吴玉诚自从在市区安家以后,就已经很少回乡下老家,不过他早就琢磨好了,就算最后不得不接收这个任务  。他也要让包飞扬知道他的难处,然后他将事情办成了,包飞扬才会更器重他。
  包飞扬盯着吴玉诚看了两眼,说道:“玉诚同志,站在你的立场上。你觉得让你去做吴玉明的工作不合适;但是站在我的立场上,通过私人的关系去做吴玉明的工作,可能更有效率,你说是不是?从法律上来说,我并没有违法,也没有让你违法。也就是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那么你除非立刻辞去公职,否则就应该接受并完成组织上交代的工作任务。”
  吴玉诚张了张嘴,他没有想到包飞扬根本不接他的话茬,而是跟他谈起了法律。让他的盘算全都落空。
  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他很清楚在吴玉明的砂石场搬迁这件事情上咬死的一点就是一切都应该按照法律规定办事,如果他对包飞扬说他这样的安排合法但是不合人情,法理还需要考虑人情,那么砂石场坚持不肯搬迁的立足点很可能就不存在了。
  包飞扬伸手敲了敲桌子:“好了,你先去想一想,等你将这个问题想清楚了,你再来找我。告诉我能不能处理这件事。你放心,只要你接手做这件事情,就算做不好。也没有人会为难你,我会向卢局长提出正式把你的工作关系从司法局调过来,让你安心在管委会里工作!”

  吴玉诚不由得打一个冷战,他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包飞扬已经低头开始批阅文件,知道包飞扬并不想再听他说什么。不由垂头丧气地走出办公室。
  吴玉诚本来还想在包飞扬的面前卖弄一下自己在法律方面的专业水准,但是包飞扬的话却一下击破了他的算盘。虽然说法律是第一位的。任何事情都应该以法律为准绳,但是他工作的调动和安排可和法律没有什么关系。他也不能因为吴玉明是他的堂兄,让他去做吴玉明的工作,可能会影响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就拒绝去做这份工作。虽然法律中也规定有回避制度,但是那是针对具体的案件,单位的工作安排,却不在法律规定的回避之列,他再也不能拿法律当什么挡箭牌。…

  如果他和包飞扬不*律,讲人情,那么包飞扬就会让他认可开发区在砂石场拆迁这个问题上的一些处置方式。比如,吴玉明应当考虑到地方发展的需要,配合地区的产业规划,配合进行搬迁,而不是一口咬定我有合同,有合法的采砂手续,所以我不愿意搬迁。
  包飞扬说的很明白,吴玉诚不能拒绝这份工作安排,除非他辞去公职。而且他接了这份工作,也不能出工不出力磨洋工,因为那样包飞扬会把他的工作关系正式调到临港开发区管委会来,到时候等待他的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
  离开包飞扬的办公室,吴玉诚有些浑浑噩噩地走出开发区临港开发区管委会大楼,然后叫了一辆车,来到堂兄吴玉明的砂石场。
  “哎呀,老弟你来得正好,昨天老刘他们打了条野狗,等会晚上到我家里吃狗肉。”吴玉明揽着吴玉诚,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说道。
  吴玉诚皱了皱眉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知道吃吃喝喝?”
  吴玉明虽然比吴玉诚年长,但是吴玉诚是市里的干部,在老家这些人面前,向来都很有领导派头。

  “怎么了?你还不知道吧,乡里那些泥腿子又去开发区闹了,新来的那个娃娃主任承诺一个月解决问题,只要我咬死了赔偿金,他不给也得给,咱很快就能拿到钱了。”吴玉明哈哈笑道:“晚上多叫几个人,我让你嫂子多整几个菜。”
  “不用了  。”吴玉诚哪有心思吃饭,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今天借调到临港开发区上班了。”
  “是吗?”吴玉明惊讶地说道:“怎么都没听你提起过?不过这是好事啊,你来临港开发区,离家里就近了,以后咱们可以天天喝酒,我的拆迁补偿款,你也可以帮我多争取一下。”
  吴玉诚恼火地瞪了吴玉明一眼:“我说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以前我在司法局,可以帮着你们说话,现在我到了临港开发区,成了临港开发区的干部,我还能帮你们说话吗?”
  “实话跟你说,我刚刚见了你口中那个娃娃主任,他交代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你这个砂石场,你说吧,要怎么办?”
  “啊——”吴玉明愣了一下,看着吴玉诚问道:“什么意思?你现在成了临港开发区的干部,所以那个娃娃主任就安排你来拆我的场子?玉诚,你不会答应了吧?这办法真他娘的阴险!”
  吴玉诚摇了摇头,要说包飞扬这个办法确实有些上不了台面,但说到底是他们胡搅蛮缠在先,也就怪不得包飞扬用狠招:“我还没有答应,不过既然我到了临港开发区,这是我们司法局一把手的指示,恐怕我也没有答应或者不答应的权力。”

  “他们怎么能够这样做,太缺德了。”吴玉明皱了皱眉头:“对了,玉诚啊,你不是学法律的嘛,他们这样做应该是违法的吧?你可以用法律作为武器进行反击啊!”
  吴玉明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吴玉诚把眼睛一瞪:“这有什么违法的?临港开发区将我借调过来,有正式的组织程序,完全合法;我作为临港开发区管委会的干部,领导给我安排工作,也合法;按照法律,我也必须认真履行组织上给我安排的工作,所以我没有办法反对。”
  吴玉明盯着吴玉诚看了两眼,脸色不由沉了下来:“玉诚,那你今天过来,不会就是来让我搬迁的吧?我可跟你说了,临港开发区管委会里面有人告诉我,我这块地,可以要一百万拆迁费,要让我搬也行,给我一百万,我马上就搬,没有钱,我可不能够搬,你也说过的,按照法律规定,我有这个权力。你可不能为了自己升官,就牺牲自家兄弟的利益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