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7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话曾丽爱听。
  每次张文定过来,或者武云回家,她总是要亲自包饺子,这是她最得意的事情了,现在被张文定这么一说,不管他是出于真心还是恭维,她都特别开心。
  曾丽道:“也就你和武云喜欢吃。那丫头在燃翼怎么样?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张文定道:“她好得很,还说过几天就回来的。”
  曾丽就摇了摇头,道:“那么大个姑娘了,还没个定性,唉……”
  张文定听到她这个话就一阵头大,嫂子你不会还想着要我去劝她找男朋友吧?这任务太艰巨了,比去交通厅要交款子还艰巨啊!
  嫂子,你别为难我啊!
  这个话,张文定是真不想接,但不接也不行。
  想了想,张文定就斟酌着说道:“我最近吧,有个感觉,她的境界快要圆满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不到再呆在燃翼了。到时候,她的性格,以及世界观人生观,可能也会跟以前所区别。”
  曾丽听出了他这个话里的意思,心里很是激动,急忙问道:“你是说,她,她那个思想,会转过弯来?”
  纵然二人对于武云的性取向都是心知肚明,可曾丽还是不肯明说女儿是同性恋的话,只能有思想转弯这种话来表示了。
  张文定可不敢把这个话说死,摇摇头道:“这个思想转变转不转得过来,现在还说不好。不过,应该是有可能的。她的功夫提升一个境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一些思想,很有可能会改变。”
  这话说得模棱两可,但听在曾丽的耳朵里,却无异于天籁之音。她只往好的方面去想了,至于不好的方向,则是选择性的忽略了。
  对这个情况,张文定也很是无奈。

  反正这个事情,最终还是要看武云的,找到合适的机会了,再劝劝武云吧。
  正如吴忠诚所料想的一般,交通厅的事情,张文定根本就没想过找武贤齐。
  一方面,那么点事儿找武贤齐,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了;另一方面,他实在是不想一遇到点什么困难就找武贤齐帮忙。
  现在,张文定不再像以前一样排斥找武家帮忙,可也要在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他才会找武贤齐的。

  不说他和武贤齐之间这种关系,就算是再平等的关系,也不是说用就用的。平日里把关系搞好,不要临时抱佛脚,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离开武贤齐家,张文定便找到了当初在省委党校学习时候的师姐,赵世豪。
  其实,张文定此行的目的就是奔着赵世豪来的,她是省高速管理局的副局长,而且是在省公路局出来的,当时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她还是省公路局的副局长。
  在石盘的交通系统中,赵世豪也算是个老交通了,又是多年的正处,在交通厅里人脉很广。
  当初,省委党校的学习结束之后,张文定还请赵世豪帮忙,给木槿花争取了项目呢。
  此后,两人的关系就非同一般,但张文定对这个女人没有其他的想法,两人也只能算是知己,没有红颜的成分。
  赵世豪的性格豪爽,说话也很直爽,不了解她底细的人,可能觉得她有点没心机,但实际上,她肯定是很有心机之人。没点心机的话,她也不能够在省公路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调到省高管局副局长了。
  在交通系统内,高管局比公路局还是要爽得多的。
  不过呢,不管心机不心机,反正赵世豪跟张文定,目前关系还是比较亲近的。

  张文定找到赵世豪,她的第一句问候语便是:“我说你小子也知道来省城了?”
  张文定也不管她级别还是职务,在他面前,赵世豪就是自己的朋友,没有什么级别之分,所以他紧跟了一句:“哎呀,我实在是熬不住对姐姐日思夜想的折磨了,今天这是连假都没请,就跑了跟你见一面,姐姐,你可想死我了。”
  赵世豪哈哈一笑,跟张文定握了握手,连杯水都没给他倒,便拉着张文定出了办公室,把门一关,硬要带他去吃饭。
  其实还不到饭点,赵世豪无非就是想找个僻静的地方,跟张文定好好聊聊,而且她也知道,张文定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要不然他是不会这个点来自己办公室的。
  张文定任由赵世豪安排。
  赵世豪的性格很大方,谁请客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但张文定在来之前还是准备了一下,他从武贤齐家里出来以后,顺路去珠宝店买了一个玉镯子,虽然赵世豪表面上不喜欢这些东西,但作为女人,谁都有爱美的时候,这一点张文定把握的很准。
  每次都空着手的话,也不太像样子。
  而且,他刚才开的那个玩笑话,也是为了送镯子做铺垫。

  别看他现在说话什么的跟赵世豪很随便,可从他专门跑到高管局去,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对这次的事情很重视,要不然话,打个电话约个地点就行了,至于跑到她办公室去么?
  给男领导送礼可以送烟酒,现金,甚至购物卡,但给女领导送礼就很有讲究了。
  烟酒自然就否了,但现金和卡还是可以送的,但张文定明白,如果给赵世豪送现金或者购物卡,那是肯定送不出去的,就算是自己有事相求,那她也不可能收,而且还有鄙视自己的可能。
  如果送个首饰,那就好说的多了,一来不会让她觉得自己不懂事,二来,自己还可以有千万个理由让她收下这东西。
  没到地方,还在车里的时候,张文定便掏出了自己买的玉手镯,递给赵世豪,若无其事地说:“姐姐,你帮我看看,这镯子是真的假的?”
  今天他一句师姐都没叫,一直都是叫的姐姐。

  这个大方得体,又显得相当亲近的动作对赵世豪来说很受用,她打开包装,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又对着车窗户看了看,脸上的肌肉一紧,道:“看不出来,我不懂这东西。”
  当领导的,又是当女领导的,哪个不懂点鉴别的技术?
  这或许也是女领导的特异功能,只是不在其位,不知道这里面的奥秘罢了。
  张文定明白赵世豪是睁着眼说瞎话,便装作很悲催的样子,说道:“唉,我这是又被骗了,前段时间去旅游了,买了点东西,然后店家增送了几个镯子,本想送给姐姐一个的,看来,还真不能买便宜货呀。想想也是,买东西赠送的几个镯子,怎么可能是真的?”
  赵世豪不傻,她很想嘲笑张文定一番,这个幼稚可笑的谎言还想瞒过她的大脑,那简直就是脑残人士才能想出来的法子。
  不过,赵世豪还不至于为了一个玉镯子刺激这个老同学,她在心里估了估价,估摸着也就是值个三五千块,当弟弟的送个礼物给自己,总不能驳了他的面子,等回去,再送他件别的便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