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星期六,楚天齐难得的休一个周末,九点多的时候才起床。对于他来说,这么晚起床,是很少有的。
  他起的这么晚,还有两层考虑,一是计划晚上和宁俊琦共度七夕。二是尽量在屋里多待着,少出去,以期绕过七夕这道坎。
  这几年,楚天齐最怕一个房间号和一个日期。房间号就是三一五,只要是这个房间号,就没有一次太平过。日期就是农历七月初七,俗称七夕节。
  本来七夕是情人节,是男女恋人包括夫妻表达爱意的日子,是共享幸福的时刻。可楚天齐已经连续四年,在这个日子没有消停过,就跟怎么也躲不开似的。今年是连着第五年了,他想着如何躲过这个坎,最后想出了一个方案——足不出户。
  不准备出去,又无心工作,楚天齐就打开屋门暗锁,坐在椅子上,等着宁俊琦到来。
  无所事事,楚天齐还是不由得想起了前四个七夕的经历。
  第一个七夕,当时楚天齐还在市一中当教师。七夕当日,楚天齐专门选了市里一流的咖啡厅‘千里来相会’,包房也是特意选的‘情定今朝’。选这样的场所,他是为了向女友孟玉玲表达爱意,是为了求婚。谁曾想,初恋女友姗姗来迟,只给了他三个字:分手吧。然后便夺门而出,等他追出去的时候,只看到孟玉玲上了别人的豪车,女友变成了前女友。楚天齐当晚喝的酩酊大醉,还被人从背后蒙住头胖揍了一顿,两年以后才知是魏超群等人所为。

  第二个七夕,正是楚天齐不得志的时候,一人在青牛峪乡各村检查校舍安全,当晚就住在了甘沟村。正睡到半夜,突降暴雨,村小学教师常文被掉下的房梁砸中,下肢没有了知觉。后来,正是由于给常文治病采药,他的父亲楚玉良从山上掉了下来,头部失血过多,昏迷了一百多天。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身体才算基本恢复。
  第三个七夕,当日先是受到岳婷婷戏弄,被路人取笑。后又被她胁迫,陪她到咖啡厅共度除夕。安顿好大醉的岳婷婷,楚天齐返回住宿旅店,在半路遇到了胡三等人的报复。万幸自己有功夫在身,对方自恃过高、明目张胆,他才算打退众人,躲过一劫。
  第四个七夕,就是去年。当时楚天齐去仙杯峰考察,中途突然下雨,骑摩托下山的时候,遇到险情,便急忙跳车。没有车毁人亡,但却掉进了地洞。要不是有父亲准备的吃食、用具,要不是宁俊琦、夏雪寻找,自己还不知道要在洞里待多久,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局呢。
  今年的七夕能平安吗?能破那个魔咒吗?祈望七夕平安。

  正想着往事,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今天是星期六,大家都休息,谁会来?
  大脑里刚打了个问号,“笃笃”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心中疑惑,楚天齐随口问了句:“谁呀?”
  “我呀。你在啊?”话到人到,一个人推开屋门,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人还没到近前,香味已经钻进鼻孔。
  看到此人,楚天齐心中一惊:难道七夕魔咒又来了?
  “主任,发什么楞呢?是不是见到我特别惊喜,还是惊讶于我的美貌呢?”来人说着,已经到了办公桌前面,“其实我一直是这么漂亮,只不过现在又加了个‘更’字而已。”
  确实是加了个“更”字,不过不是“更漂亮”,而是“更骚”了。心中正暗自腹诽着,浓烈的香水味不时冲进鼻管,楚天齐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女人身子往后一撤,厌恶的挥了挥手,生怕有鼻涕之类溅落身上。低头检视一番,发现没有那种脏东西,她才抬起头,又恢复了妩媚的笑容:“主任,至于这样吗?您还能不碰女人?哪个女人没有香味呀?”
  越说越露骨,楚天齐不禁眉头微皱,严肃的说:“任芳芳,注意形象,瞧你的素质。你要知道,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是谁,是你的上司——开发区主任。”
  “咯咯,好怕哟!您是开发区主任,是上司。”任芳芳故意做出一种姿态,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对了,好多男上司会对女下属性*骚扰,您这是在提醒我吗?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无……”终于没有说出那个“耻”字,楚天齐厉声道:“任芳芳,你到底要干什么?如果有工作要谈的话,请你下周再来,今天可是周末休息,不办公。如果要是存心奚落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要怎样?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任芳芳眉毛一挑,然后却忽然笑了,“哦,你刚才在提醒我,今天不办公,那是不是说要谈私事呢?”
  越说越不像话,楚天齐忍无可忍,一拍桌子,怒声道:“任芳芳,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任芳芳脸上脸色变了几变,冷哼道:“官不大,倒是官僚的很,比你大的官我见多了,还没有一个人跟我这么说话呢。”

  楚天齐心中暗道:见过又怎样,谁知道你和他们怎么见的,是开着灯还是关着灯?
  “怎么不说话了?现在好多县领导都没有休息日,你一个小科长还说什么周末不办公。我今天就是来办公的,你不办也得办。”说着,任芳芳拉开随身小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扔到了桌上。
  纸上红色印章落入楚天齐视线,再一细看,“组织部”三个字进入他的眼帘。抬头看了一眼任芳芳,看到的是对方不屑的神情。楚天齐收回目光,拿过那张纸看了起来。
  纸上内容很简单,就几句话,但是传达出的意思却让楚天齐很震撼。
  这是一张普通打印纸,纸上面有红色字头“**玉赤县委组织部工作函”。字头下方,是工作函内容——“玉赤县开发区管委会:兹有你单位财务股长任芳芳同志,多次到单位申请消假上班未果,后向我部进行反映。经核实,任芳芳同志身体已经完全康复,完全具备重新工作条件。要求开发区管委会接此函后,立即恢复该同志职务,并安排该同志立刻上岗,不得以任何理由进行推诿搪塞。”工作函下方是组织部公章,最下方是昨天的日期。

  看完工作函,楚天齐很长时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说道:“任芳芳,工作函我已收到,但今天确实是周末休息,请你下周一来接洽相关事宜。”
  任芳芳鼻子“哼”了一声:“好吧!”转身欲走,然后又返回身,向楚天齐走去。
  不好,这个女人没有站到办公桌前,而是绕过桌子向自己走来。怎么办?楚天齐预感不妙,正准备夺路而逃。
  任芳芳适时说了话:“主任,今天可是情人节,你的小情人没来吗?还是在等着有缘人呢?”说着话,她已经上身前倾着,慢慢向楚天齐靠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