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佑在魔都,接到我的电话很兴奋,与我闲聊了两句,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江阴,就在箫璐琪的老家句容。

  林佑说琪琪也回家了,你碰到他没有?
  我说有。
  简单寒暄两句,我直入主题,说起了找人的事情来,听到这个,林佑并不拒绝,而是很高兴地说道:“你上回说找那蛋儿的事情取消了,我正发愁你给我的那笔钱该怎么办呢,既然如此,那就用在查这事儿上咯?”
  我说好,钱你拿着,就当是我们的投资,如果有可能,你尽管组建一个可靠的团队来,以后帮我们提供信息支持。

  这事儿是我想了很久的,现如今的我们处处受敌,能够相信的人并不多。
  如果有一个独立于旁人之外的消息来源,那肯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而林佑这人还是值得我们信任的,而且是局外人,不会被人注意。
  随后我也给林佑发了相关的照片。
  这边的电话刚刚挂了,林齐鸣那边有打了进来,我一接通,他便在电话那边沉声说道:“昨天晚上,茅山附近发生了一场战斗,震动了整个茅山;据后来赶到的人说起,场面十分恐怖,到处都是纵横的剑痕,深得像是犁过的田,整片整片的林子都给斩落,这事儿是你弄的?”
  我说不是。

  林齐鸣说那就是陆左,或者萧克明,对么?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林老大,是谁并不重要,关键的问题在于,你能不能帮我找到这人的资料,如果不行,我另外找别人。
  林齐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我帮你,算是之前在港岛你帮忙的报答。”
  我说另外我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事儿止于你我,别人问起的时候,不要说是我让你找的,可以么?

  林齐鸣说了解。
  挂了电话,我与屈胖三踏上了前往梁溪的旅程。
  经过了一番周折,当天下午,我们赶到了梁溪的慈元阁总部,一处临湖的大园子门前。
  这园子有点儿像是姑苏的拙政园,只是占地面积小了一些,不过作为私人园林,这排场可就大了,也不知道慈元阁是怎么办的手续,居然能够将这么大的一片园林纳入囊中来。
  这地址是陆左提供的,我来到了园子的大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思索了一下,决定去叫门。
  结果敲了几声,旁边的侧门打下了一木窗,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冷冷地说道:“私人府邸,恕不接待游客。”
  呃……
  我朝着那门房拱手说道:“你好,我是过来找慈元阁方阁主的……”

  那人打量了我一眼,摇头说道:“对不起,不认识这个人。”
  说吧,他却是将那木窗给直接拉了下来。
  什么情况?
  对方的反应让我愣了好一会儿,下意识地走了出来,打量了一下外面的门楼,应该是这儿啊,为什么那人会是这样的反应呢?
  吃了一闭门羹,这事儿让人郁闷,屈胖三看了一下那白墙黑瓦,说要不然咱们翻墙进去吧?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我们过来本来就是要低调一点儿的,若是事儿闹大了,得不偿失。
  屈胖三说别人都不甩你,你打算怎么办?
  我挠了挠头,说我记得留了对方一名片来着,不过不知道塞哪儿去了。
  我来到湖边一地儿,开始翻起了乾坤囊来,将里面的东西给翻了一个底朝天,结果还是没有找到联系方式,顿时就一真郁闷。
  屈胖三在旁边坐着,摇头叹气,说你混得真惨,还是算了吧,说不定人家都不认得你呢。
  听到这讥讽,我并不在意。

  他说的是实话啊,慈元阁可是江湖上第一大商家,人家身家亿万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是,每个月挣那几千块,根本就不能比。
  我有自知之明,绝对不会轻易膨胀,也有着足够的耐心。
  思索了一会儿,我说要不然咱在这儿等吧。
  屈胖三无所谓,耸了耸肩膀,说那你在这儿蹲着吧,我去找个地方睡觉。
  他是个嗜睡的性子,能坐着绝对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坐着。
  他就跟一猫似的。
  难怪前辈子明明是一只鸟儿,却偏偏取名字叫做“虎皮猫大人”呢……
  慈元阁高门大户,我并不着急一下子就能够见到方阁主,于是盘腿在湖边安坐,开始修行了起来。
  我的性子比较好强,再有一个就是勤奋,一切的闲暇时间都用来充电,让自己变得强大。
  与寻常人相比,我或许算得上是一个成功者。
  毕竟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有现如今的这一身修为,的确是值得骄傲,但如果我这点儿修为跟陆左、杂毛小道比起来,就差得实在太远,就算是屈胖三这样的小不点儿,他的那天赋都似乎让人为之眼红的。
  常年跟这样一帮人待在一块儿,我的姿态摆得十分低,也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套周天行下来,天色也变得昏暗,这个时候,不远处来了一人,径直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站起身来,显得十分平静。
  那人走到跟前来,朝着我拱手,说先生你在这湖边待了一下午了,是有什么事情么?
  我朝着那人拱手行礼,说有问题么?
  那人说这里是私人地带,没事儿最好不要在这里停留。

  我听到这话儿,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试探道:“阁下是慈元阁的人?”
  那人笑了笑,说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先生,如果没事的话,还是回去歇息吧,湖边晚上风大,很容易着凉的……
  我无动于衷,敷衍着说道:“好,我一会儿就走。”
  那人离去,我忍不住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啊,慈元阁是开门做生意的,按理说应该正大光明的才对,为什么搞得好像是地下工作一样啊,打死都不肯承认呢?”
  旁边的屈胖三翻了一个身,笑了,说谁知道,说不定是出了什么事呢?

  慈元阁出事了?
  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觉得这事儿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如此又等了半个小时,闭目假寐的屈胖三突然睁开了眼睛来,低声说道:“有高手来了。”
  我一下子警觉起来,说哪里?
  屈胖三目光游移,最终落到了不远处的右边方向去,而那边的人也并不隐藏行踪,而是朝着这边缓步走了过来。
  我瞧见那人的身型有些眼熟,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
  那人走近一些,我立刻就认出了对方来。

  慈元阁的首席供奉,黄小饼,也被叫做饼日天。
  很中二的名字……
  不过虽说如此,但他的确是一名顶尖高手,我至今还记得他在游轮拍卖会的时候,那霸气的一记飞剑,让人为之震撼。
  日期:2016-07-29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