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2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左摇头,说你说的那个,我知道,之前听一个朋友跟我谈起过,那个所谓的兰德公司,不但背靠着米国的超级智库,而且还接受罗斯柴尔德和兄弟会的经济支持,他们应该是人类灭绝计划的部分执行者,另外他们与西方血族的关系也十分密切,于这样的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我之前跟陆左提及的时候,他不置可否,而此刻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说法来。
  很显然,他对于那个兰德公司,并不感冒。
  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提防。
  当然,这也是我的态度,事实上从与那帮人一接触开始,我就觉得弗朗西斯身上的狼性无所不在。
  我思索了一番,又说道:“萧大哥的堂妹子萧璐琪,她有一个男朋友叫做林佑,在消息搜集方面是一把好手,而且网上还联络了一批不错的黑客和志同道合者,我们可以让他帮忙找一下——之前你交代我的三件事里,有一部分我都是委托他帮忙的。”
  所谓三件事的一部分,其实就是找寻虎皮猫大人的蛋,不过在没有恢复记忆的屈胖三面前,我还是做了一部分的隐瞒。
  陆左自然知道我表达的意思,沉默了一下,旁边的杂毛小道却说了:“这个事我之前没跟你们说过,其实在认识小毒物之前,我就跟那林佑打过交道,这小子能力却是可以,头脑也清醒,倒是可以帮得上忙……”
  陆左点头,说好,回头拍了照,让他帮忙查一下,另外还有两个地方也得一起用力——我们得尽快查明此事。

  杂毛小道说什么地方?
  陆左竖起了右手的食指,说其一是慈元阁,我们跟他们打过交道,你也应该知道,慈元阁除了是江湖上最大的商家之外,还是很厉害的消息掮客,既然我们跟现如今的慈元阁东主方志龙有交情,就不能搁置不用。
  杂毛小道想了想,点头,说好,不过这事儿不能你我出头。
  他们两个现如今的身份十分敏感,不好出面,我十分自觉,说那不如让我来弄吧,我跟方志龙也认识,之前还参加过他们的游轮拍卖会。
  陆左点头,说还有一个渠道,那就是官方的线路。

  杂毛小道眉头一跳,说现如今你还敢相信那帮官面上的大老爷?
  陆左微笑,说有人可以不信,有人却还是值得信任的——阿言,你觉得林齐鸣这人怎么样?
  啊?
  听到陆左突然提及林齐鸣,我先是一愣,随即思索了一会儿,方才回答,说他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也很懂得保护自己的人。

  我说得很含蓄,陆左却听明白了。
  他说道:“林齐鸣这个人,我们都有打过交道,他老婆猫儿也是我们的老朋友,对于这个人,想必大家都有一定的认同感;所以我觉得,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对他的信任都是足够的,而想要从十几亿人里面排查出一人来,官方的力量是必须利用的,所以我建议找他帮忙。”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我知道,黑手双城的事情,伤了他的心。
  我觉得,在杂毛小道的心中,除了家人之外,茅山之中他最信任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他师父陶晋鸿,另外一个,就是他的这位大师兄黑手双城了。
  在杂毛小道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是黑手双城带个了他希望和光明。
  他甚至愿意为了黑手双城卖命。
  而现实却是无比的残酷,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诸多针对左道的众人之中,其中有一部分强大的力量,正是来自于黑手双城的。
  从陆左在大凉山被满世界通缉,再到杂毛小道的掌教职位被撸掉,还有许多事件,这后面的种种,都有黑手双城的影子。
  就连我在老家的时候,都曾经碰到过蹲守陆左的白合。
  而白合,正是黑手双城手下的大将。
  七剑之一。
  他本来还对黑手双城保留着幻想,毕竟黑手双城除了是他大师兄之外,还是他小姑萧应颜的丈夫,但是从天山神池宫的反馈来看,黑手双城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人。

  他有着另外的一面,他甚至还和别的女人有了自己的孩子。
  物极必反,萧克明对于他心有余悸,而爱屋及乌,对于官面上的人,一直都怀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不过对于林齐鸣,他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语言。
  简单的商量之后,陆左和萧克明决定让我出面,联络林齐鸣和慈元阁,快速查清楚这位自称“太皇黄曾天剑主”的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来历。
  林齐鸣那边很简单,我打一个电话,然后将此人的外貌照片通过网络传递过去便是了。
  至于慈元阁,这个需要上门去交流。
  慈元阁的总部,在江阴省的梁溪,一个江南之地。
  随后陆左与杂毛小道与我商量,说我们得分头行动,他们去联络几个老朋友,而我则负责此事,半个月后,我们在老家晋平汇合。

  依旧还是屈胖三跟着我,对于这事儿,他一肚子的怨言。
  这小子就想跟朵朵待在一块儿。
  可是朵朵就如同杂毛小道一样,是一个符号,她在的地方,必然会跟陆左联系在一块儿来,而屈胖三又不能离开我,毕竟我要办的事情很重要,必须他在旁边帮忙。
  这小子一脸郁闷……
  我们连夜走了一百里路,然后天亮的时候来到了一处小镇,我花钱买了一手机,给那位太皇黄曾天剑主拍好了照之后,与左道分道扬镳。

  与左道、朵朵分道扬镳之后,我拿着新买的手机给林齐鸣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是陌生号码,所以那边接得比较缓慢。
  我打了第二遍之后,林齐鸣方才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儿低沉,似乎还有几分不耐烦,不过他很好的控制住了情绪。
  我有些敏感,听出来之后,直接自报家门,然后说起了我的来意。
  听说我要他帮忙找人,林齐鸣有点儿意外,说是谁?
  我说不知道,只有这人的照片。
  林齐鸣那边没有拒绝,说那你发过来给我看看再说。
  他给了我一个邮箱,我回头便把相片发给了他。
  没过一会儿,电话便立刻打了回来。
  林齐鸣在电话那头毫不客气,说这是一个死人?
  尽管我拍照的时候可以选了一下角度,看起来像是活人一般,不过这点儿伎俩显然是骗不了林齐鸣这种有着丰富经验的官方人员,所以我也不打算隐瞒,说对,而且这个人的鲜血是金色的。
  林齐鸣愣了一下,说天人?
  我说不确定,所以想请你帮忙查一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林齐鸣说道:“你现在还在茅山?”
  我说没有,我离开了。
  林齐鸣说你等一下,我过一会儿打给你。
  他挂了电话,我估计应该是确认我的行踪,而我也并不担心,又给他的堂弟林佑打去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