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7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忠诚感觉就是被张文定踏踏实实的扇了一巴掌。
  尼玛,老子去省里一分钱没要来,你再提去磨一磨,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给老子难看么?
  吴忠诚的脸渐渐的变了颜色,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张文定,心里那叫一个气,可他再气,也没办法在会上发作,刚想说几句,却被姜富强抢了先。
  姜富强没想到张文定如此高调,但这事既然你张文定开了炮,那我看热闹的就不怕事大了。嗯,你去要钱好了,若是能要的来,那再好不过,若是你要不来,那跟我姜富强也没半毛钱的关系。
  带着这个心思,在张文定的话音刚落的时候,姜富强接着便道:“张书记说的有道理,啊,张书记是从省里下来的,想必省里有些路子,这个资金的问题嘛,我看还是可以再试一试的。”
  姜富强的话很简短,但意思却很明确了,再向上面去要钱是你张文定提出来的,那你就去操作,省的到时候再让大家为难。
  这个话真的很阴,将了张文定一军的同时,还不着痕迹地给吴忠诚去了一个耳光,并且,让吴忠诚对张文定恨意更足。
  这个姜富强,纵然是和张文定同盟,却也处处有着小心思的。
  吴忠诚又被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的力度看似比刚才那一下要小的多,可力度小不小,只有被扇的人才知道。
  现在姜富强同意张文定的话,而且理由充分,吴忠诚心里再不愿,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你一把手从上面要不来钱,还想阻止有路子的副手去省里要资金?
  现在这个时候,讨论的就是怎么来资金,吴忠诚刚才被两位副手扇了嘴巴,可不能再自己扇自己的嘴巴了。
  况且,吴忠诚还是有点自负的。
  他觉得,他是土生土长的省城人,虽然来了燃翼多年,可这么多年一直经营着省里的关系。这一次在省里,他也并不仅仅只是找了省政协的那位,还找了别的人呢。可交通厅就是不给钱,这恐怕就不是他个人的问题了,而是厅里今年实在是没有给燃翼拔款的意思了。
  在吴忠诚看来,张文定真是算不得什么。
  说是从省里下来的人,可看看张文定的履历,在省里也是在省地税,而且只呆了年把时间,算什么从省里下来的?在省里又能有多少路子?
  是的,你张文定和武贤齐关系密切,可你为了这么一点款子去求武省长,寒碜不?
  张文定这个省长妹夫的身份,现在吴忠诚也已经知道了。
  对于这个情况,吴忠诚真的很无奈,哪个一把手身边愿意有这么一个副手呢?他看了张文定一眼,暗想你小子别不是信口开河吧?
  当然了,谁也不能一口就说死,他张文定就一定要不来钱。
  毕竟,人家可是直通武贤齐的,这层关系可要比自己那同学牛逼的多,说不定他还真能把钱要回来。自己就算是脸再疼,被扇得再厉害,也不至于因为自己的窝火,让所有的人说自己小心眼。
  最重要的是,如果张文定要回来了钱,路整修得舒服了,他吴忠诚作为班长,功劳是跑不了的。
  所以,无论张文定能不能要得下来钱,吴忠诚都不好阻拦他。
  能够要下来钱,吴忠诚白捡一份功劳;要不下来钱,吴忠诚倒时候又可以打击张文定的威信。
  张文定也明白,自己这个搞法是属于费力不讨好的。
  一方面,他明确的反对了吴忠诚的意思,而且提出自己去跑资金,这就算是在吴忠诚手里摘桃子,自己这么做,只会跟吴忠诚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另一方面,如果他真的把钱要来,在外界也会传出一个声音,那就是前期吴忠诚跑的差不多了,你张文定无非就是捡了个便宜而已,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别人怎么看,张文定并不是很在乎。
  他既然提出自己去跑资金,就是想跟县里的常委们表明,我张文定在省里是有门路的,而且这个门路还很广,至少要比吴忠诚广。再者说,张文定这也是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事的,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去省里跑资金,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揽这档子差事。
  姜富强明确的支持了张文定的想法,其他常委本来想说两句的也开始沉默了。

  现在张文定已经有了一定的威信,姜富强在县政府那边也在开始发威,已经不再是吴忠诚一家独大了。
  县里的局面有了变化,大家心里都有一些别的打算了。
  在县里三位主要领导各搞各的时候,谁都不想惹火烧身,若是提出肯定意见,那就站到了张文定这边,那若是提出否定意见,那姜富强和张文定肯定会让自己拿出个办法。这么棘手的事,吴忠诚都解决不了,自己这点本事又怎么能搞定?
  所以,即便梅胜言和刘爱琼这几个吴忠诚的心腹,也都装聋作哑,不发表任何意见。
  当然了,如果吴忠诚对梅胜言和刘爱琼作出了暗示,他们还是会跳出来说话的。
  吴忠诚恨透了张文定,但又不得不接受他的建议,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出让张文定去省里跑一跑,但也没说出反对的话来,甚至都没有说这个议题今后再讨论,而是仅仅把话题一转,讨论起下一个议题了——纵然是默认,也要默认得不留痕迹啊。
  其他的事情讨论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只要是不涉及到资金的事,无非就是你说两句,我说两句,最后按照吴忠诚的意思办了,这些张文定都不参与,即便是说几句话,也都是不疼不痒,起不到什么战略性的意义。
  他所关心的都是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而且能给自己带来些什么的大事。
  第二天,张文定便离开燃翼,来到了省城白漳。
  他到白漳市的第一件事便是带了点燃翼的土特产去了武贤齐家里一趟。
  现在的张文定,对武贤齐的态度已经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他心里那点抗拒越来越少,更多的,却是对武贤齐的认同和尊重了。
  一来,他是省长,是自己的领导,自己理应尊重;二来,他是武玲的哥哥,自己也要叫他一声哥,从这个上面来讲,也要尊重。
  由于不是晚上,武贤齐自然不在家。
  曾丽是接到张文定的电话后,请假回家等着。其实,她请不请假都无所谓,在单位,就算是不去上班,也没人会管她的。
  曾丽见到张文定,很是亲热:“来就来,又提这些干什么?麻烦!”
  “我又没走路,有车子。”张文定一眼就看出来她是刚从厨房里出来的,便笑着道,“都是些吃的,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不过都是绿色天然的。说起来,这些东西别人觉得好吃,可我吃起来就那个味,还是你包的饺子最好吃。”
  日期:2017-01-04 06: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