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7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再有难度,他思来想去,还是要试一试。如果实在行不通,再想别的办法吧。
  作为主要领导,县里的一哥,有时候不能全靠底下的人出点子,必要的时候自己脑子里还是需要有点东西的。
  有了这两个方案,那么这个议题,他也就可以掌握主动性。就算是两个方案都被否了,他也好掌握讨论的节奏。
  县里领导都知道吴忠诚这段日子心情不爽,所以这次开会,没一个人请假,谁都不想触吴书记的霉头。
  会议室,常委们各自按自己的时间进了场,吴忠诚最后一个到。
  他屁股坐定,便抬起头扫了一圈会场,把话筒往外推了推,又往下压了压,直接开始了:“同志们都到了,那就……开会吧。”
  随着吴忠诚的话落音,会场里常委们开始翻看手里的笔记本,有人甚至就开始用笔在上边画着,谁也不知道是在画乌龟还是画山水。
  吴忠诚又抬了抬眼皮,继续道:“同志们,这段时间我们县里工作开展得不太如意,年初我们对来百姓承诺的几项工程,基本上没什么进展,身为班长,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啊。”
  这话一说,众人就都扭动了一下身子。
  吴老板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反常态啊!竟然做起了自我评价,这他特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紧接着,众人心里便一紧,吴忠诚是一把手,在整个县里,没人会批评他,他做自我批评,意思很明确,接下来就是要批评别人了!
  吴忠诚阴着脸,没管别人心里怎么想,继续道:“啊,多话不提了,先说正事吧。我们先讨论一下交通问题,108国道整修需要资金,省里虽然批了项目,但项目资金还没下来。现在各乡镇也都争着抢着要修路,跟县里要资金,县里的情况,相信大家也是清楚的。县财政一直很紧张,根本就拿不出钱来修路,这个事情不是交通局一家的问题……啊,在座的各位都是县里的领导,都有责任出谋划策,县里的工作做不好,我们谁都逃脱不了责任。”

  众人听得直翻眼皮,这不是一个县委书记该有的水平,简直就是在耍赖皮嘛。
  这个批评没有具体指谁,听上去不温不火,但内涵却非常深刻。
  吴忠诚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就是想告诉大家,下次我若是再被市里批评,你们一个都跑不了,别跟我说各自分管着各自那一摊子,大家一起做事,是同一个班子,谁特么也别想独善其身!
  开场白说得差不多了,吴忠诚也不想把气氛搞得都死气沉沉。
  他翻了几页自己准备的稿子,但根本就没看,而是一直抬着头看着各位,继续道:“我先说说我的意见,现在修路需要钱,我觉得劳动路那片的改造要提上日程了。这样可以解决两个难题,一个是旧城改造问题,一个是资金问题。”
  吴忠诚之所以把自己的意思马上说出来,并不是说他就想先下手为强,先堵住各位的嘴,确切的说就是那几个持反对意见的人的嘴。因为这样的嘴,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能够堵得住的。
  他先说这事儿,先定调子,仅仅只是开会讨论问题时的一种策略而已,便于自己掌握主动权。
  猛一听,像是很强势地告诉他们,自己就这么定了,你们只需要讨论,而非再提其他的建议。可实际上,吴忠诚自己都很明白,肯定有人会反对的。
  他所需要的是,在对手接连否定了他的两个方案之后,不可能再否他的第三个方案,如果他拿不出第三个方案,那否定了他两个方案的对手们,就得拿个可行的方案出来——尼玛,老子说的办法你不同意,那你就拿出好办法出来嘛。
  其实,吴忠诚是很希望劳动路改造的,这样给他带来的好处,要比整修一段国道大得多。
  以前,由于被张文定搞了一次破坏,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大家讨论这个事情,现在县里急需用钱了,而且听起来这个解决的办法也没什么弊端,吴忠诚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虽然那几个反对的人听起来理由充分,但目前的状况,不是你唱高调,保护文物,保护文化之类的空话就行了的。
  现在是实打实的事,那就一个字——钱。
  陈从水身为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又是县委常委,而且今天讨论的事也是他分管的那一摊子,开会的时候他自然比谁都认真。
  吴忠诚提出劳动路改造,他是举双手赞成的,但现在他也不忙着说话。

  这县长和副书记都没吱声,他忙个鸟。
  一般来讲,常委会上发言,是有顺序的。只不过,在燃翼县里,由于吴忠诚的放纵,县委常委会上的发言,还真就没有顺序可言。
  只是,平时可以不讲发言顺序,但现在这种情形下,陈从水却是不想冒头,一定要讲一讲顺序了。再说了,这会议室里,就算是不讲顺序的话,也还有人比他跟吴书记跟得更紧啊!
  姜富强是县长,理论上来说,这些事情是他这个大县长操心才对,但目前这种情况,他根本就操不起这个心。

  跑了一趟市里,好话说遍了,嘴皮子差点磨破,才搞了一百万,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
  现在,书记亲自开会研究交通的事,他脸上也没光——纵然吴书记一分钱都没要到,可说到底,这还是政府事务,不是党务工作啊!
  姜富强不愿轻易说话,等到吴忠诚说完,便看了一眼张文定,却正好跟张文定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两人心照不宣,却又各有想法。

  张文定理解姜富强的心情,再者说他也不管你县长不县长,既然你让我说了,那我就说两句,反正自己心里已经有底,不就是去省里要钱么?你吴忠诚要不来,不代表我张文定要不来,今天本来就是常委会,当着各大常委的面,我说两句也在情理之中。
  陈从水这时候要讲顺序,张文定却还是跟以往一样,不在乎这个顺序了。
  张文定没有任何小动作,也没看吴忠诚,张口便道:“我觉得劳动路那一片嘛,还是慎重些比较好。资金的问题,我觉得可以再跟上面申请一下,去省里磨一磨,交通厅门槛高,多跑几次也在情理之中。实在不行话,我们再研究劳动路改造的事,也不迟。”
  张文定没把话说死,并不是说他没有信心能够去省里要到钱,而是他给吴忠诚留了一点面子。
  他觉得,吴忠诚毕竟是县委书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总不能让他连个台阶都下不了,但这点面子对吴忠诚来说却是微不足道的。
  在这种时候,也没必要太得理不让人了。这毕竟不是他刚来的时候,已经猛打猛冲了一阵,显示了火力,现在就要展现他宽广的胸襟了。

  为官之道,随时调整策略,是很重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