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09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头儿说到这,泪水再也忍不住,滚落出来。他保镖眼快手急,拿来纸巾,为他轻轻擦拭泪水。
  李睿也是看得满心酸苦,鼻子不由自主的发酸,劝慰道:“黄老,您先不要悲伤,事情或许不像您想象的那样,说不定还有转机,那个女孩说不定还活在世上,正等着您回来找她呢。要不这样吧,我帮您寻找,您告诉我她的姓名与籍贯,我帮您查。作为地方官员,我在这方面还是有很多捷径与便利的,至少与您相比,拥有的渠道会多出不少。好不好?”
  黄兴华悲恸的摇头,道:“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她仍然活着的概率不会超过十分之一。我因此既愧疚又悲伤,恨不能随她而去,至少死了以后,能与她再见。我刚才讲的故事,其实也是在说,人被**满足的时候,可以无视死亡,不畏死亡,而如果得知死亡后能够得偿所愿,那将欣然赴死。我现在就是这种心境,其实我根本不怕死……”
  李睿心酸无比,眼圈也红了,握住他的手道:“黄老,您要是信任我,就告诉我那个女孩的详细资料,我今天就帮您调查,一定尽快给您调查一个结果出来。如果结果真是她已经去世,那您再这么想,我也没话说,否则您可就是自己糟践自己身体了,您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身子骨可是经不起糟践!”
  黄兴华犹豫着,不言语,半响又流出泪水,道:“我真的很害怕,最后结果就是她已经离世,哪怕我已经基本确认了这一点。”
  李睿苦笑道:“我说句不好听的黄老,您现在都已经不畏死了,都做好去下面寻找那个女孩的思想准备了,又何必害怕接受这样的结果?您现在应该完全放开,没有什么结果可以动摇您的心境了,您现在只需要一个心结的圆满,不管结果是好是歹。”
  黄兴华泪眼模糊,缓缓颔首,道:“好,那我就拜托你了小友,你帮我好好查一查。她叫苏云,家在西关大槐树胡同进去第一家,她父亲叫苏丁文,她还有个弟弟,叫苏天,不过现在青阳早没有什么西关东关了,我怕……”

  李睿拍拍他的手,道:“您先不用担心,让我放手去查,您就在这好好休养,等我的消息,好不好?”
  黄兴华点头道:“那就麻烦小友了。”
  李睿起身,道:“那我就先走了,等我有时间或者有消息了再来看您。”说完对他笑了笑,转身出屋。
  黄兴华目送他离去后,另外一只放在被子里的手拿了出来,手里捏着一只已经被晶光泛白、刻着古典花纹的银镯……
  见到老板宋朝阳后,李睿将黄兴华的心结讲了。

  宋朝阳松了口气,道:“我说黄老怎么病得这么厉害呢,敢情是为情所困,一心赴死,这下找到病根所在,再想治好他就不难了。”李睿苦笑道:“怕还是不轻松,想解开他心结,就要找到那个苏云的下落,可想找到苏云,就要涉及到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户籍资料,可这又上哪里寻去?”
  宋朝阳大手一摆,道:“不管有多麻烦,也不管有多艰难,我们一定要帮黄老达成这个心愿。正好这两天也不忙,没什么要紧事情,你就不用陪在我身边了,全身心的投入到寻人的特殊工作里,一定要找到这个苏云的下落。说句难听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坟。寻找过程中,如果需要求助有关单位部门了,那就以市委或者我的名义和对方打招呼,要求对方将其当做眼下最要紧的政治任务来完成,绝对不可敷衍怠慢。”

  李睿皱眉沉思了会儿,缓缓点头,道:“好,我知道了,那我到市委就开始忙。”
  话要说出口很简单,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行了,可真要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李睿赶到市委坐进办公室后,发现事情有点难办,不知道这个寻人任务的突破口在哪里。按理说,查找户口档案,应该去市公丨安丨局户籍处,可市公丨安丨局可能连建国后几十年那段时间的青阳户籍档案都没有,又何谈建国前的户口档案?不过这个并不能确定,还要联系下市局才能知道。
  “嗯,先联系市公丨安丨局,从户口档案入手,如果这条路走不通的话,那就尝试从苏云家所在地、西关大槐树胡同下手。尽管现在早就没有什么大槐树胡同了,但胡同拆迁的历史还未太久,只是上世纪**十年代的事情,从当地街道办应该可以找到相关线索,譬如找到曾经居住在大槐树胡同的人家,到时再找他们打听苏云家的事,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计较已定,李睿拿出手机,给老朋友、市公丨安丨局办公室副主任沈元珠打去电话,等接听后说道:“有事要你帮忙,你帮我去户籍处问一问,看能不能查到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市居民的户籍资料。”沈元珠一听就傻了,半响没说话,好半天才道:“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你是说一九三零年到一九四零年这段时间?建国前?”李睿道:“对,就是这段时间,能查到吗?”沈元珠苦笑道:“你没开玩笑吧?”

  李睿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道:“你什么时候见我给你打电话开玩笑了?”沈元珠这便知道他在说真的,忙道:“根本查不到,想都别想!我虽然不是户籍那边的,但对户籍制度也有所了解,咱们现行的户籍管理网络系统是公丨安丨部在九七年前后部署下来的,九七年以前,咱们整个中国都没几台电脑,包括更早的年代,所有的户籍资料都是用笔手写记录在案的。你想吧,从一九三零年到现在,经历了多少大事件,抗战、内战、建国、三年自然灾害、文化***、改革开放、户籍系统多次升级……你觉得手写纸记的档案,能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吗?”

  李睿只听得一下就蔫了,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致,仿佛人生就此沉入了无边黑暗似的,是啊,如果连神通广大的公丨安丨局都束手无策,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沈元珠兴冲冲的道:“而且,建国后我国的户籍档案管理制度非常的不严谨,很多时候,只有当地派出所,才保留有当地人口的户籍档案,市公丨安丨局却一张档案纸都没有。”李睿听得心头一动,道:“那岂不是说,如果去当地派出所,反而有一定可能查到某人的老户口了?”沈元珠道:“当然不是,首先要确保那个人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自从建立后就一直保留至今;其次要保证那个派出所存有那个人的户口档案;最后还要保证那个派出所从来没有销毁过任何的老档。而据我所知,能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概率不亚于买彩票中五百万!”

  李睿实在忍不住,轻轻骂了声靠。
  沈元珠很少见他如此愤懑,笑呵呵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跟我仔细说说,说不定还有转机呢。”李睿道:“我现在在帮一位爱国老华侨寻找少年时代的恋人,现在只知道对方一家人的名字以及居住在西关大槐树胡同这两条信息,呃……不是,还有一点,就是对方生活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沈元珠听到这问道:“然后呢?一九四零年以后就去世了?”李睿忙道:“当然不是,我没说清楚,对方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候上中学,是个花季少女,四零年以后应该也活着吧,我不太确定。”

  日期:2017-01-04 06: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