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1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包飞扬,听说和王省长有些关系。”刘道勤垂下眼帘,端起桌上的杯子,轻轻吹了吹杯中滚烫的茶水,缓缓说道。
  “王省长?”薛海风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刘道勤口中的“王省长”并不是分管交通的王跃伟,而是省府一号人物,江北省省长王虹锋。
  “对,上一次沙城路霸事件就是王虹锋的秘书陈雨城给沙城那边打的电话,另外在靖城的时候,包飞扬也和王虹锋的司机赵和平走得很近,所以对这个人,你还是适当保持一定的距离。”刘道勤说道。从这几件事上可以看出包飞扬和省长王虹锋有关系,否则陈雨城不会直接给沙城市委书记赵长青打电话,做为省府一号的身边人,王虹锋的秘书,陈雨诚的身份比较特殊,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老板的意图和指示,如果没有省长王虹锋的许可或者暗示就打这样的电话,他这个省长秘书也是当到头了。

  原本刘道勤还有些想不明白包飞扬有王虹锋这样省府一号强大的背景和关系,到江北省的哪个地方去就任,不敢说是由着他挑,但肯定会有很多更好的选择,江北省还有很多其他经济相对来说更发达的县市,包飞扬为什么还要跑到望海县那么偏僻又落后的地方去,后来看到望海县的动静越来越大,才知道王虹锋的苦心:越穷的地方才好出政绩,更何况望海县从客观条件来讲,其实也不差,只是一直没有得到政策扶植和强有力的执政官员的领导。才导致多年以来发展滞后。

  刘道勤一直没有跟薛海风说这件事,因为他觉得薛海风跟包飞扬就像是两条平行性,没有什么交集,他当然不需要什么都向薛海风交底。薛海风也没有在刘道勤面前提到过包飞扬,虽然薛海风经常打刘道勤的旗号。但是他也知道有时候这面旗不一定总有效果,所以他也在不断结交其他人,比如卜光学,当然也不会什么事情都跟刘道勤汇报。
  “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薛海风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哪怕知道了包飞扬有王虹锋这个强大的后台,薛海风也没觉得包飞扬就有多了不起。毕竟他接触的这样的人很多,而王虹锋在省里也不是很强势。当然,不管强势不强势,省长毕竟是省长,以薛海风今天的地位和身份。也不会认为自己还有资格欺负到包飞扬头上,别说是他,就是他的大靠山,交通厅厅长刘道勤,对包飞扬也是有所顾忌,不敢轻举妄动,恣意欺压,承包望海县芦苇。染指望海县苇纸一体化好处的事情以,看现在的情形肯定是不用想了。但越是如此,他就越感到憋气。想到包飞扬上次在饭店包厢里对自己毫不客气的强硬态度,实在是如梗在喉,薛海风仗着自己舅舅任交通厅厅长,嚣张惯了,已经习惯于别人对自己臣服低头,以他这样跋扈的脾性。他不欺负别人也就算了,难道还要让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

  刘道勤眼神微敛。喝了口茶水低声缓道:“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在交通厅这个一亩三分地上。我说话还是管用的。”
  刘道勤也确实不怎么担心王虹锋那边的反应,因为他知道王跃伟跟王虹锋并不是一条线上的,而且他背后靠的也不是王虹锋或者王跃伟,而是省委书记胡遥林,虽然从行政级别上来说省委书记和省长是同一级别,同属省部级领导,但华夏国历来传统是省委书记的权威远盛于省长,自己这一边是有恃无恐。
  薛海风眼珠转了转,从商多年养成精明头脑的他很快就明白了刘道勤话里的意思,不由嘿嘿笑了两声讨好道:“那当然,舅舅您可是交通厅的一把手,在那里您就是国王,什么都是您说了算。”
  “胡说八道!”刘道勤瞪了薛海风一眼,虽然听上去语气严厉带着呵责,但一向了解刘道勤的薛海风自然听的出来刘道勤明显不是真的对自己生气,并没有胆怯,反而对着刘道勤嘻嘻一笑  。刘道勤用手戳了戳薛海风的脑袋,严肃地对他说道:“你给我将你的事情做好,不就是几根芦苇嘛,有什么好弄的?”
  包飞扬回到望海县的当天晚上就接到台湖那边给自己打来的电话,张家已经通过张氏集团一名员工的汇报,找到在外面游山玩水的刘华阳,刘华阳得知包飞扬说的事情,虽然表示他以前并没有接触过中风病人,对治疗中风这种病症并没有多大把握,但自己最喜爱的徒弟包飞扬既然已经对自己张了口,看在他的面子上,还是决定尽快飞回国内,赶往江北省省城凤湖。

  包飞扬没有再去凤湖,只是将刘华阳介绍给了王虹锋。从王虹锋那里得到的消息,胡遥林中风以后,恢复情况似乎还不错,有望在近期就重返工作岗位,算是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如果胡遥林身体条件不能够继续履职,中央肯定会任命新的人选担任江北省省委书记一职,按照常规,省长晋阶是很有希望的,不过王虹锋担任省长还不满一届,资历相对比较浅,就算上面有人支持,难度也比较大。换了其他人,还要重新磨合,对王虹锋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当然,事情也没有绝对,如果王虹锋争取,倒也不是就没有可能,所以对他来说,这同样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第二天,包飞扬首先向县委书记徐平、县长杨承东汇报了这次省城之行,看到包飞扬已经顺利通过望海县冠河大桥项目的初审,徐平没有说什么,只是勉励他再接再厉,争取让交通厅尽早通过项目的终审,并列入明年交通厅的计划。

  与包飞扬同一阵线的县长杨承东则并没有那么乐观,向包飞扬坦承了他心里的担忧:“听说这次的事情在交通厅那边进行的并不顺利,会不会影响后面的终审结果?”
  包飞扬充满信心地说道:“虽然中央要求各地控制投资规模。不过临海公路事关海州湾经济圈的发展布局,省里一直在提海州湾战略,我想基于这一点,在海州市与靖城市已经达成共识,并且建设投资大部分由我们自己筹集的情况下。我想交通厅那边通过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嗯,希望方案能够尽快通过,我们现在可等不起啊!”杨承东点了点头,接着同包飞扬谈起县里的其他工作。
  苟亮红的事情发生以后,县里受到的牵连的人不少,包括县委办主任苟亮学。县委书记徐平将他在鹿鸣县时的老部下。鹿鸣县政府办主任胡勇调了过来,安排接替苟亮学原先县委办主任的职务,不过胡勇这个县委办主任并没有能够如徐平以前所期望的那样进入常委,现在的望海县常委变成了十一个人,市里似乎也有意继续保持这个人数。
  在这场政治博弈中。徐平在常委中丢掉一票,他也似乎因此看清了自己眼前的形势,不再和包飞扬争夺县里的主导权,工作上变得更加配合。包飞扬不清楚徐平的这种转变是一种策略,暂时的以退为进,还是说受到上面的压力,总之徐平的这种转变他很欢迎,也有利于县里工作的开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