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7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背了个处分,又免了职,这也算是给那些个村妇一个交待了——她们原本只是为了一口气,能够把胡友前搞得丢了官帽子,目的就达到了。
  张文定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这种干部,他在内心里是鄙视的。能让他落得个这种地步,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至于是不是吴忠诚刻意去庇护他,张文定也不关心。

  他的目的达到了,至于其他的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那也无所谓了。
  他现在在意的,就是开个书记会研究一下人事问题了。
  关于人事的这个书记会开得算是顺利,交通局副局长的位子,自然是落在了张文定手里,而姜富强想要柴火乡副县长的位子,加之又有张文定的支持,吴忠诚也懒得多过计较。
  交通局副局长的位置都让出来了,也不在乎多让一个无关紧要的副乡长。
  三个书记加上组织部长开会开了半小时,吴忠诚着实是郁闷了半个小时。他不但什么都没落到,反而被张文定和姜富强两人一唱一和搞得几乎没话说。
  半个小时的会,吴忠诚说了不到五句话,几乎全都是张文定和姜富强两个人在发表意见,搞得吴忠诚有些腻了。
  这两个小职位虽然对他来说无足轻重,但他看不惯的是张文定这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搞法。以至于到最后,他干脆什么都不说,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两个让他恨不得碎尸万段的人志得意满。
  吴忠诚的郁闷还不仅如此,要命的是这事只过了三天,他竟然接到了市委书记佟冷海的电话,让他到市里一趟。
  吴忠诚从市委书记的口气中听得出,这次宣他觐见绝非是好事。
  挂断电话,他在想,若是开会,也不至于亲自打电话通知,而且如果是有什么好事,那也绝非不会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吴忠诚心里有些慌了,莫非是张文定这小子捅了篓子?可想想又不像,这个张文定还不至于猖狂到把自己搞掉的地步,吴忠诚有些头疼,真是多事之秋啊!
  他打了几个电话,其中还包括了市委书记的秘书,但却并没有问到什么有用的情况。
  他无可奈何,也只能赶紧去市里了。
  吴忠诚是省管干部不假,他的任命是经过了省委常委会上讨论的也不假。但是,他如果以为仅仅一个省管干部的身份,就能够和望柏市的市委书记相提并论的话,那简直就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

  说得通俗一点,那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
  不说县里的工作得不到市委支持的话,就会变得举步维艰,单单市委对你这个县委书记相当不满了的话,省委肯定会首先照顾市委的情绪。
  带着一丝丝不安的烦躁,吴忠诚来到了市委。
  到常委楼之后,下车之前,吴忠诚整理了一下衣服,把精神提升到最饱满的状态,然后才推开门下了车,迈步踏上市委常委楼前的台阶。
  他的车,并没有直接开到门前,而是停在了台阶下。
  以前的吴忠诚,每次到市委常委楼来,司机总是会把车开到大门前。可这一次,吴忠诚却吩咐司机不要上去,而是把车停在了台阶下,他自己走那十几步台阶。
  今天情形不同往常,他要低调一点。

  别看在燃翼县他很张狂,但到了市委,这些细节方面的东西,他是相当注意的。
  不管这个细节,会不会被市委领导看到,他都要表现出来。
  做到了这个细节,没有领导看到,他不损失什么;可没做这个细节,却又偏偏让哪个心里不爽的市委领导看到了,觉得他把车开到上面去不合适的话,那他可就会冤得不行了。
  经过张文定这么大搞精神文明建设,燃翼县一潭死水的格局被彻底打破。
  张文定这一出手,不但搞下了一名副乡长,而且还顺利的扶上了一名交通局的副局长,这大手笔的杰作自然又在燃翼县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浪。
  最近,投靠张文定的各路人马如雨后春笋,该冒头的都冒了头,不该冒头的也都蠢蠢欲动。
  跟着有魄力的领导才会有饭吃,这个道理,大家伙心知肚明。
  然而,这个情况,在市委看来,却也是极不正常的,是危险的。
  燃翼县里,现在的几个大领导们只顾斗得欢了,县里的工作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作为市里的一把手,佟冷海对燃翼县这种不团结的搞法很不爽了。
  燃翼县本来经济水平就落后,自己在任期间还指望着能干出点成绩,其他县市区眼瞅着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而燃翼县却迟迟没有动静,加之最近自己耳边总是会传来燃翼县内斗的消息,这让他心里很不爽歪歪。
  工作中,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有争执也是正常的。
  县里班子里斗不斗、怎么斗,他佟冷海不关心。
  他只关心你燃翼的工作做得怎么样,经济建设有没有搞起来?若是你的经济水平全市第一,那你斗的头破血流打出狗脑子也没关系。
  可是,现在,你们这些人只顾着斗,竟然连工作都不做了,这样下去还了得?
  若不敲打敲打,恐怕燃翼就毁在这几个人手里了。
  张文定正在有选择性的接受了几个干部的投靠,望柏市市委书记佟冷海办公室里,吴忠诚却胆战心惊的坐在一旁。
  关于燃翼的现状,佟冷海对吴忠诚进行了一番严厉的批评教育,话说得很重,但还不至于到拍桌子骂娘的地步。
  这一番深刻的教育,就像在吴忠诚头上泼了一盆凉水,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许多。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了,这段时间自己跟张文定斗的确实是有些频繁了。
  想当初,张文定没来燃翼的时候,燃翼县的各项工作还显得有条不紊,虽然争不到市里的排头兵,但也不至于被市委书记专门叫了过去点名批评。现在来了个县委副书记,县里的各项工作不但没有进展,反而比以前还落后了,吴忠诚对张文定的恨意着实又增加了几分。
  尼玛,都是你姓张的上蹿下跳搞风搞雨,你是燃翼的罪人!

  不过,现在却不是你恨我,我恨你的时候。
  县里的工作如果再没有进展,市委如果真的特别不满了,向省里打个报告,恐怕自己这个书记的位子就摇摇欲坠了——自己在燃翼的时间也不短了,省里恐怕也看到了这一点啊!
  怀着一肚子的郁闷,吴忠诚回到了燃翼,几个心腹立马来跟他汇报张文定这几天的动向,但他已经没啥心思考虑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先把县里的各项工作往前推进一下,只顾着勾心斗角,耽误了实事,那是绝对不行的。
  斗争只是手段,搞好县里的工作,才是目的。

  日期:2017-01-03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