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0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加壮实了不说,好像身高也长了。以前的李牧是什么样,一生不羁放荡嘴角永远带着邪里邪气的笑容,看人的目光像是要把人看成透明的,那双剑眉之下的目光是最吓人的。

  现在内敛了,整个人的气势和形象,张慧敏脑子里翻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一个最贴近的形容词——正气。
  张慧敏也不说话,也就那么看着李牧。越看越心寒,因为她没能从李牧眼里看到曾经熟悉的爱慕的色彩。忽然想到,自己也真够-贱-的,是自己提出的分手,人家放下了,自己却放不下。
  “张慧敏。”李牧语气淡淡地叫了一下她的名字,算是打招呼了,总不能一直这么杵着。
  张慧敏心更冰了,连语气都像是对陌生人说话的那样了。
  她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尽力露出一个洒脱的笑容,说,“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李牧点了点头,“挺好的。”
  张慧敏左右看了一眼,目光躲闪着说,“要不,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吧,这里……”
  本想一个人静一静,调整调整心情,因为知道自己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在老爷子去世这件事情上面自我调节,但是两年不见,尽管已经没关系了,以前的情分也都还在,拒绝她的话,也显得不够大度。
  念及此,李牧点了点头。
  张慧敏一喜,说,“上车吧,不然一会儿交警来了该罚款了。”
  李牧走过去,拉开后座门坐了进去。张慧敏看见,一愣一痛,最后还是深深呼吸了一口,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离去。
  来到观海长廊的,那一条街道一边是各色休闲饮食店铺,另一边是贴着海岸的大片绿化长廊,环境非常的好。这里的店铺也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比拟的,第一贵,第二有逼格,因此也成了小资们的聚集地。
  正常营业的麦橦是张慧敏最常来的地方,各色饮品各色酒水,悠扬的音乐,温暖的阳光,伴着海浪声,做女人就要有格调不是。
  上午没什么客人,张慧敏在店外露天场坐了老位置,李牧习惯性地打量着周遭的环境落座。
  只有一个进出口,也许还有一个后面,店铺多使用落地透明玻璃,门前是一块颇大的空地,支着遮阳棚,和人行道相隔的是篱笆,当然是假的,马路是双向两车道,过了马路是宽度在40-50米之间的绿化长廊,再往前是观海长廊,护栏外面就是港湾了。
  绿化长廊是埋伏的好地方,李牧下意识的目光就颇多地观察着那一边,但常人看不出来他的关注方位在那里。

  “喝点什么?”
  侍者是个年轻的姑娘,她对张慧敏这位客人是比较熟悉的了,人长得漂亮,又有钱,除了有点难侍候什么都好。
  但是女侍者从来没见过张慧敏带这样的男人来过。
  穿的都是什么呀,洗发白了的牛仔裤,粗糙得能看见线头的外套,脚下踩着一双后脚跟破破烂烂的布鞋,如果不是洗的还算干净,就是新一代农民工了。哦,估计身体比较好,大冬天的里面就穿个长袖。
  “帮我打点开水吧。”李牧扭头冲女侍者说。
  女侍者差点没笑出来,说话都带着历史的味道,什么叫打点开水啊,八十年代国企工厂集体大院住惯了吧。
  “好的。”女侍者记下,问张慧敏,“张小姐,您呢?”
  张慧敏却是问李牧,“你不喝点酒?他们家的啤酒都不错。”
  李牧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我也要一杯开水。”张慧敏把菜单还回去,说。

  “好的,请稍等。”女侍者转身离去,很快就把开水端了上来。
  张慧敏双手握着开水杯,不知道从何开始说起。
  “那天晚上在机场,是你吧?”良久,她才开口,问道。
  李牧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应该是吧。”

  “什么应该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张慧敏说。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天晚上。”李牧说,“我三天前凌晨回到,你说的,是那天吗?”
  张慧敏怀疑地看着李牧,摇头,说,“我不信你没看见我。”
  笑了笑,李牧说,“看见和没看见,有什么区别?”
  一愣,张慧敏低下头,“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是李牧,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是和你分手了之后,才交的现在的男朋友。”
  “我没让你向我忏悔。”李牧摆手,“过去的不必再说了,也没什么生气不生气的,都过去了。”
  张慧敏看着李牧,说道,“我知道你怪我,我前段时间去你家找过你,就是想看看你退伍回来没有,想跟你好好解释解释,可是叔叔阿姨说你留队了。如果不是哪天碰见你,我恐怕也没机会向你解释了。”
  “解释?”李牧皱眉。
  “我……”张慧敏说,“李牧,可能你会怪我现实。但是现在这社会不是都这样吗?你知道吗,当时我决定和你分手心里有多么的痛苦……”
  “好了,让它过去,行吗?”李牧的目光从临时停车位上的奥迪A4L扫过,随即看着张慧敏,非常真诚的说,“我真的可以理解你,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尊重。也仅此而已,你我之前,毕竟在一所学校读了三年的书,我不会当做不认识你的,你放心。”
  张慧敏盯着李牧,“你真的会这么想?”
  李牧缓缓点头。
  苦苦一笑,张慧敏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车上,回过来,问,“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对吗?”
  李牧没正面回答,他说,“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你认为值得的,就去做。我刚才已经说了,嗯,作为朋友,我尊重你的任何选择。”
  “你心里还是这样想。”张慧敏苦笑着摇头,“算了,都不重要了,我也没指望你还会觉得我有多好。”
  顿了顿,张慧敏说,“李牧,当初是你把我救出来,如果没有你,我不敢相信我会变成什么样,我很感激你。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年多时间里,我很开心,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期,尽管那时我们都是穷学生。”
  李牧本想打住她,她的这些话实在是毫无营养可言,但一想到,张慧敏实际上只是想得到一个机会倾诉好让自己心里的负罪感愧疚感淡一些,李牧心里微微叹口气,让她说。

  “那时候咱们懂什么,吃着家里的拿着家里的,也不好好学习,除了玩就是玩,什么时候想过以后?一朝有酒一朝醉。”张慧敏自嘲着说,“不懂事,什么都不懂。你走了之后,我一度以为我可以等你回来。可是现实那么残酷,我根本做不到。”
  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你当兵去了,短则两年长则无期,我有想过,我也想等你两年,可是我是女人,我比你大三岁,你走的那年我已经二十三岁了。等你回来我就二十五岁,如果你两年回不来,我怎么办?”
  日期:2016-03-1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