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总,我已经讲的很明白了,是某个人操纵了开标,最起码那四个外请专家肯定是被收买了。至于其他人我还说不准,当然也不排除我们已经提前知晓了标底。”说到这里,皮丹阳反问,“张总,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呢?”
  “你拐了半天弯,不就是想把这个屎盆子扣我头上吗?”对方声音很大,“老皮,你说,工程从动工到现在,质量怎么样,进度怎么样?”
  皮丹阳如实回答:“质量过硬,工程进度神速。”
  “那不得了?质量好,进度也有,你管理工地就容易,与甲方沟通也就顺畅。而且在你老家做样板工程,出名的是你,你应该感谢我才对,现在怎么反而怪罪上我了?”对方反问。

  皮丹阳耐心的说:“张总,你说的似乎有道理,但我总觉得不踏实,我知道有这么一句话——‘无利不起早’,那么你图的是什么呢?”
  “老皮,我这是照顾你呢,你还不领情,‘狗咬吕洞宾’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吧?”对方的话很不客气,甚至把皮丹阳比喻成了‘狗’。
  皮丹阳并没在意对方用词,而是继续说:“我回想了一下,你的做法确实违反常规,尤其是和你平时的做法判若两人。那我问你,为什么公司的情况就不能说?甲方有权了解这些,我们也有义务告之,而且我肯定不会说出你真实身份的。”
  “就因为这呀,这有什么呢?你想说就说吧,反正现在工程的事已经尘埃落定。再说了,常赶集哪有碰不见亲家的,早晚我俩都会见面。”男子的话说的很轻松。
  皮丹阳问道:“张总,你是不是和楚主任有过节呀?”
  对方“哼”了两声,又“哈哈”大笑起来:“老皮,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胳膊肘往外拐,我最恨两面三刀的人。”
  皮丹阳忙道:“张总,就因为这两件事,我的一个救命恩人也这么说我,我……”
  对方打断了皮丹阳:“你想要挣钱,想有硬靠山,就乖乖听我的话,少跟我扯什么狗屁‘恩人’。你要是不想混了,就说句明白话,趁早滚蛋。”
  听到对方的话,皮丹阳一下子哑了口。他好不容易才攀上这个张总,重要的是张总后台过硬,怎么舍得放手呢?可是雷鹏刚才也警告过自己了,自己该怎么办呢?
  “老皮,来个痛快话,放个响屁。”说着,对方停了一下,“行了,既然你没那个蛋,就老实听话,妈的,给脸不要脸。”说完,对方声音戛然而止。
  对方已经挂掉电话好一会儿了,皮丹阳的手机还在耳边放着,他正在衡量利弊得失,完全忘了其它的事情。
  刚才张老板已经开出了条件,要合作就好好听话,要散伙就滚蛋。皮丹阳可知道,散伙并没那么简单,那意味着一片大好局面就会化为乌有,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打开的。而且,张老板可不是个吃素的主,能痛痛快快的放过自己?肯定会利用他在生意场上的关系打压自己,也不排除利用他老爹的人脉整治自己。如果到那时候的话,就不是仅仅回到过去那么简单了。
  不和张老板合作肯定会遭到报复,但雷鹏刚才电话中说的话,皮丹阳却言犹在耳。当时雷鹏说:“皮蛋,要是发现你做出对楚天齐不利的事,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我救过你的命,同时也欠楚天齐半条命,你看着办吧。”
  皮丹阳知道,鹏哥绝不会扒自己的皮,顶多就是揍自己一通,以后不再来往。鹏哥决不会抓着自己不放,更不会赶尽杀绝,他就不是那样的人。
  如果不和张老板合作,那就要承受不能承受之重,就要面对对方的无情打压,自己可能会落个凄凉的下场。如果不听鹏哥的话,那自己就会遭受良心的谴责,虽然这种谴责不会被别人看到,但会吞噬自己一辈子。

  自己究竟该怎么办?是护住利益享受富贵,忍受良心的惩罚;还是该求得良心安逸,而境遇凄凉。皮丹阳陷入两难境地,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要是能兼得该多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虽然张老板刚才没有承认,但皮丹阳已经感受到他和楚天齐肯定有过节,而且过节还不小。张老板利用自己和楚天齐接触,就是为了和楚天齐过招,但究竟要怎么过招,什么时候过招,却不得而知。如果真到那个时候,自己夹在中间,又该怎么办呢?
  当楚天齐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今天和雷鹏吃完饭的时候,已经快九点。刚吃完饭,雷鹏有事就先走了,楚天齐是慢慢溜达着往回走。后来,又连续在两个小区看到几个人,听到了对方的几句话语,看到了他们的举动。更为好笑的是,还被保安当成盗贼,好一顿追赶。虽说保安的脚力没法和楚天齐相比,楚天齐跑的较轻松。但七月底的天气,晚上九点左右也是二十七、八度的温度,再一跑动,身上衣服还是被汗打湿*了很多。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点上一支香烟,开始思考起刚才的事情。
  刚才真是没想到,竟然发现了好几个秘密。那几人晚上去领导家中造访,肯定是和对方已经约好,否则是不可能的。既然能够提前预约,那就说明关系不错,最起码应该是比较熟的。
  而从接触的两拨人来看,哪一组的领导都和自己有过节,可能对方还会看做是和自己有仇。而两个到领导家拜访的人,都没少和楚天齐做对,有时是明着,有时是暗着。对于这两个做对的人,楚天齐一直没有找到准确原因,但从今天的情况看,肯定和他们要拜见的领导不无关系。
  现在既然已经判断出他们的关系,那么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自己又该怎么办呢?是继续装糊涂,还是直接挑明呢?
  另外,骑摩托那小子究竟是不是和老黄他们一伙?自己又该如何对待他呢?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八月中旬。
  开发区主任办公室,楚天齐坐在三人沙发上,旁边单人沙发上坐着要文武。
  “楚主任,咱俩是朋友,但现在更是上下级。所以我会时刻摆正自己位置,牢记岗位职责,勤勤恳恳的做工作,做一个称职的办公室主任。”要文武表着态。

  楚天齐笑了:“老要,不必说的这么正式。从我上班的那天起,咱俩就开始接触,你对我一直很照顾,尤其后来咱俩配合的也很好。你对工作的态度我知道,我完全信任你,也相信你能很好的适应新环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