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1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方政府为了争抢项目争提供优惠条件,会产生两个问题,一个是重复建设,比如我们望海县要搞苇纸一体化,然后靖城市就有七八县都提出来要搞苇纸一体化,完全不管自身的条件是不是合适。这会造成很多后果,包括产能的过剩、原材料短缺、资源掠夺和生态环境的破坏等等。”包飞扬接着说道。
  “另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地方政府给出去这么多优惠条件,甚至只要你来,连建设的资金都通过银行帮你办,有的投资商都不用自己出钱,或者只要出很少的钱,就能从地方政府那里拿到土地,从银行拿到钱,如果他的厂子办不起来,亏的就是银行的钱,他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如果厂子办起来,政府许诺了免税免费用,短的三五年,长的七八年,我们现在看三五年的时间可能不长,其实一个产业的黄金周期可能也就是那三五年,三五年一过,企业效益下降,说不定就倒闭了。”

  “地方得不到任何好处,却可能留下来很多问题,比如环境的污染、不良贷款、工人失业等等。这些情况可能比较极端,但是出现的几率并不小。”
  “中央一直强调政府要加强调控,避免重复建设,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确实还是存在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听到包飞扬说的话。王虹锋面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确实是各地发展都存在的问题,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在桌上敲了敲,一伸手再摸,却没有摸到打火机。这才想到打火机刚被毛绍娟收去。他拿起那根香烟看了一眼,无奈地把烟丢到茶几上不再管它,然后对包飞扬点头说道。

  “重复建设的问题和地方为了招商引资的恶性竞争一样,都是地方为了发展的产物,这就需要我们加强调控,加强地方政府之间协调与合作。海州市和靖城市在这方面做出了榜样,你们提出来的海州湾南翼发展战略就很有看头。”
  包飞扬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只zipo打火机,拿起王虹锋丢在茶几上那个香烟,替他点燃香烟后道:“我觉得不仅仅是调控的问题,关键还是规划。海州和靖城这一次之所以能够达成共识,也是因为有这个海州湾南翼发展战略的规划。”
  “我们望海县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也拒绝了不少项目,比如有一家农药厂想过来投资,规模还挺大,但是我们认为这不符合望海县的产业发展规划,就介绍给了别的地方。我们在招商引资的时候,也比较有针对性。和造纸和相关产业是最优先的,然后我们有优势的其次,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一个造纸业特色的县域经济体。别的项目不是不好,但是我们的资源和精力有限,必须要集中力量做大一个产业,将优势发挥到最大,这就是我们的产业规划。”…

  包飞扬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为了让工业的发展、城乡的发展相协调,为此我们还专门请省里的专家为我们做调查、做规划。希望这份规划能够为望海县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发展设计出一份蓝图。这样我们就不会走偏,就会避免很多问题。发展得又快又好。”
  “其实上面提到的农村问题、企业改革发展问题,都是这份规划中涉及到的  。”
  虽然在前面已经两次被包飞扬的超前独到的见解和思路惊到,感觉这完全不像一个只有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所能思考得到的事情,但是听到包飞扬刚才所说的话,王虹锋还是再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实在是包飞扬做的这件事在国内来说非常罕见。很多地方也在提城市规划、发展计划,但是像望海县这样,能够坚持按照计划去做的却非常少。
  “你提到的这个规划确实能够解决无序竞争问题,不过问题还是和刚才一样,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像望海县那样,有一个优势产业可以尽情去挖掘,对很多地方来说,发展才是最重要的,质量反而是其次了,他们可不会管什么白猫黑猫,只要是猫,那就欢迎。”王虹锋虽然很赞赏包飞扬的做法,知道其实这种做法是正确的,但是放到全省,这种做法又未必可以推广,就算是在江北省这个层面上,在跟其他省份抢项目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顾忌。

  当然在全省这个层面上,王虹锋还是更注意省内各地的有序合理的发展,支持包飞扬做法的。
  王虹锋今天找包飞扬,本来是想跟他谈一谈望海县的工作,经过这一番交谈,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某些担心都是多余的,包飞扬的考虑已经非常周全和深远,而且他思考的角度和深夜甚至比自己还要广还要深,而且在他刚才和自己谈到的几项工作也都给了他非常大的启发。
  王虹锋将一只大号的水晶烟灰缸推到跟前,掸了掸烟灰,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听说前段时间海州的薛绍华想让你到海州去,甚至说可以将海州的临港开发区交给你,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王虹锋和包飞扬的关系并没有公开,在省里知道的人并不多,当然他们也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包飞扬在望海的事情王虹锋很少直接出面,只有在靖城荷花节的那一次,让很多人知道包飞扬和王虹锋的司机赵和平关系密切。到了薛绍华这个层次,如果看出一些端倪,认为包飞扬和王虹锋的关系密切,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海州市常务副市长冼超闻私下里确实向包飞扬透露过这样的想法,只是他没有想到身为海州市委书记的薛绍华也说过这样的话,当然,这样的话无论是冼超闻还是薛绍华都不会随便乱说的,至少包飞扬就没有听说过外面有过这样的传闻,冼超闻是跟他私下里说的,那么薛绍华肯定也是故意向王虹锋流露出这样的想法。
  包飞扬当然希望能够拥有更广阔的发挥才能的舞台和空间,与望海县相比,海州市的临港开发区条件无疑更好。望海县在苇纸一体化项目落地,建成造纸产业园以后,发展格局已经形成,从地缘条件来说,再要有新的突破已经很难。
  而海州的临港开发区则不然,那里的条件优越,足以成为海州湾、江北省北部乃至大江以北沿海地区的一个经济中心,发展的空间和潜力极为巨大。

  包飞扬在望海县已经做出了成绩,这个时候如果前往海州,不但职务上能够获得新的突破,只要他在海州市做出成绩,未来的官途肯定也是一路坦途,三十岁左右成为厅级大员都应该不是问题。
  不过包飞扬想了想,还是说道:“海州有海州的情况,至少在这一轮经济调控当中,海州想要取得经济格局的突破会比较困难。对于我个人来说,也希望能够将望海县的工作做好,尤其是将一些基础工作做扎实了,否则的话,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表面上的花团锦簇,有一些问题一旦爆发出来,也有可能将这些成绩损毁殆尽。”
  王虹锋不由笑了起来,包飞扬总是会这样让他感到意外,无意中又再一次展现了他的大局观和对形势的把握。
  由于前两年一些激进政策的刺激,国内的经济发展过热,过快的增长,导致出现了通货膨胀等一些问题,造成一些不良影响,给人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老百姓颇有怨言,而对于企业和经济的健康平稳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困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