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2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杂毛小道的这话儿颇有调侃之意,然而那男人听了,却笑了起来。
  他说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旧秩序破灭,总会有新秩序生出,立典大战之后,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如你所言,像我这样厉害的,还有许多,不过却没有三十五个……”
  杂毛小道皱眉,说太平教的?
  对方开口所说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是东汉末年时钜鹿人张角领导黄巾起义时喊的口号,全部的叫做“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而张角所领导的教门,被称之为太平教,不过后来随着黄巾起义的破灭而衰落,随后分裂衍化为两支(说法各异),一曰五斗米教,也就是天师正一道的前身,还有一个,名曰事魔教。
  前者十分闻名,而后者却是世人罕有知晓,盖因事魔教的教义激进,有点儿类似反人类、反社会,所以一直都被当权者打压,不得出头。
  很多宗教传法,都会给自己取一个美妙的名字,用来迷惑教众,收取信徒。
  但这个事魔教却很执着于这名字,只因为它从事的是精英教育。
  它信奉以暴制暴,用暴力来拯救世界,以身事魔。
  每一个传人,都是不世出的魔头。
  这个宗门最后的辉煌是北宋末年的时候,那一代的传人聚乱于梁山,引发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共一百零八的大魔头的大动乱,结果最终被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王姓老者,一人一剑,陆续斩杀。
  这些都是屈胖三平日里跟我闲聊的江湖过往,按理说太平教早已不再,《太平御览经》也消失人间,不可能重现。
  但这人的行为古怪,却引发了杂毛小道的猜测。
  那人依旧摇头。
  陆左有点儿不耐烦了,说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没事儿在这里蹲着我们,意欲何为?
  事实上这人一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四处观望了,倘若不是来到这儿的,就只有他这么一个人,而不是十面埋伏,说不定我们已经一拥而上了。
  要知道,现如今陆左的身份可不安全,之前还有宗教总局特勤四组的人堵在句容萧家的大院里,拼了得罪萧大伯、受处分也要搜查。
  可见有人对抓捕陆左,还有打击我们这群人,有多执念了。
  这个人莫名出现,简直是太古怪了。
  最让人诧异的,是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如此隐秘,他居然还能够找上门来,在这里堵着我们,这给我们所有人都带来了强烈的不安全感。
  没人愿意自己的行踪给别人掌握得死死的。
  那人笑了。

  他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剑来,然后说道:“阁下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够在这里找到你们吧?来,跟我打一架,赢了我,我便告诉你们一切。”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的眉头一阵狂跳。
  这人太狂妄了。
  真的,从他在这儿堵住我们开始,他给我的感觉就纯粹是一个妄人。
  就算陆左如同以前一般,在天山大战之后就一直废了,但我们这儿还有杂毛小道呢。
  这位茅山宗的掌教,即便是在天山大战之后,修为也没有跌落。
  而且恰恰相反,经历了那一场大战,他已经攀登到了旁人无法触及的高峰之上。
  你有什么资格如此狂妄?

  就凭你自封的什么太皇黄曾天,还什么剑主?
  幼稚。
  然而听到这话儿,陆左却笑了,他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此,那便打一场吧。”
  江湖人,没有什么事情是打一架不能够解决的。
  倘若不能,再打一架。
  很显然,这个犯有中二病的中年男人,已经引起了陆左的兴致,一般来说,能够说出这样狂妄话语的,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而对方能够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在这里堵住我们,怎么可能是疯子?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对方信心满满。
  所以他走了出来。
  这时候反而是对方有点儿傻眼了,那个太皇黄曾天剑主愣了一下,说等等,我主人说你天山大战之后,受了重伤,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与你对战,实在是有一些欺负人,不如换你旁边的这位萧掌教?
  呃……
  这人还真的是狂到没边儿呢。
  陆左眯着眼睛,沉思了一下,然后和气地笑了笑,说没事的,一会儿你若是觉得胜之不武,再与他交手便是了。
  太皇黄曾天剑主听了,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对,就这么办了。
  说罢,他将手中的剑平平举起来。
  这是一把很普通的剑,和他的人很像,就是那种你去旅游的时候,在XX古城的某一个卖工艺品店里瞧见所谓“青钢宝剑”之类的样子货,而且他拔剑出来的时候,那种劣质的剑身也让人直皱眉头。
  这样的剑,恐怕在交手的一瞬间,就会断裂了去。

  这人,真的不是疯子?
  我心中疑惑,而对方却在将长剑指向了陆左之后,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方才开口说道:“你来啊,看在你受过伤的份上,我让你三招……”
  呃……
  原来他不进攻,是觉得陆左太菜了,主动进攻有损他的颜面啊。
  我看了一眼陆左,以为他会被这样的轻视弄得火冒三丈。

  然而没有。
  陆左的脸色更加严肃起来,点了点头,然后手一伸,那把鬼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这鬼剑没有变大,如平时的模样,不过悠然之间,却散发出一股阴寒之气。
  那太皇黄曾天剑主瞧得两眼放光,忍不住说道:“你这剑不错啊?不过落在你的手中,算是明珠暗投了,不如这样吧,一会儿我留你一条性命,不过这剑得送给我,你看怎么样?”
  陆左温言而笑,说好,我输了,这剑便给你。
  说罢,他足尖轻点,却是出现在了那太皇黄曾天剑主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剑。
  陆左言语温和,脸上带着几分微笑,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

  但只有这一剑挥出来的时候,我才能够感觉到他心中滔天的怒火。
  陆左还是陆左。
  他是一把藏在剑鞘里面的锋芒长剑,平日里温文尔雅,只有真正发起狠劲儿来的时候,你才能够瞧见那个名动江湖的苗疆蛊王,是如何的恐怖。
  这一剑,仿佛能够斩破天地。
  然而就在这时候,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眼看着就要被一剑斩成两半的太皇黄曾天剑主,却是往后轻轻一退,就避开了陆左这犀利至极的锋芒,随后他手中那把破剑轻轻一挡,却拦住了陆左最为凶猛的攻势。

  铛!
  一声清脆之极的响声,从两人的交击之处传来,无比清越,穿透了空间,在林中上方回荡。
  这个时候,我旁边的屈胖三低声说道:“糟糕,碰到硬茬子了。”
  两人长剑交击在一块儿,双方都一动不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