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6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见高德贵进门,吴忠诚本不打算起身的,但想了想,还是站起来了一下。现在的吴忠诚,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不注意表面工夫了,哪怕和高德贵尿不到一个壶里,也没必要搞得势同水火。
  一个县委书记,把县长、副书记、纪委书记这三位重量级的县领导都顶到对立面去了,市委会怎么看他,省委又会怎么看他?

  私底下斗得再厉害,表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当然了,仅仅只是过得去就行了,所以吴忠诚只是站起来了一下,都没走出来。如果是姜富强过来,他肯定会走出来的。
  高德贵不想在吴忠诚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只要把这件事解决了,自己的意思得到了吴忠诚的认可,那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跟吴忠诚之间,多说一句,他觉得那都是废话。
  他是纪委书记,一天到晚黑着个脸就够了,大局感神马的,过得去就行了。
  高德贵坐定后,看了看吴忠诚,道:“书记,有这么一个情况。纪委最近接到了几个关于柴火乡胡友前的实名举报,内容跟以前一样,都是关于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的。凑巧的是,县文明办也接到了类似的举报,张书记向纪委作了一个通报,纪委这边本着对同志负责的态度,没有立案,只是找胡友前了解了一下情况。结果,他一见到我们的同志,直接就坦白了,原来他干的些事情,比举报的还多。”

  说着,他就站起身,把胡友前交待的问题形成的书面材料递给了吴忠诚。
  高德贵这个话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他把这份举报说成是纪委在先,给吴忠诚的意思就是这件事第一当事部门就是纪委,而张文定搞精神文明建设,恰好也接到了类似的举报,所以张文定才安排自己跟胡前进对话。
  高德贵这么说,并非是要把张文定卖了,相反,他这是在和张文定一起顶压力。
  当然了,张文定的压力,肯定是顶在大头的——张书记向他通报了,他不能不查嘛。而且,他也解释了一句,他立案都没立,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哪料到胡友前会那么软脚虾呢?

  他一见到纪委的同志就腿软,主动交待了,那纪委这边也不能当没听见吧?
  吴忠诚当然知道胡友前,只是印象不深,如果印象深的话,胡友前也不可能还只是个副乡长了。
  但不管怎么说,那个胡友前也算是自己这边的人,加之以前纪委就接到过关于胡友前的举报,都被自己给压了下去。
  所以,高德贵这么一说,吴忠诚就明白了,这分明就是张文定的意思,想通过精神文明建设这件事,把县里的干部搞一搞,给自己一个压力。

  为什么要给自己施加压力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交通局还有个副局长的位子空着呢!
  虽然张文定拐弯抹角的为了这件事大动干戈,而且也没跟自己汇报,但吴忠诚是什么人,他的眼线可能比他的亲戚都要多。
  这点鬼把戏还想逃过我吴某人的眼睛,你张文定也太小瞧我了。
  不过,吴忠诚也知道,现在张文定已经开始反守为攻了,自己要不得不防了。
  接过材料,吴忠诚翻开一页一页地看着,脸色越来越严肃,沉声问道:“纪委打算怎么处理?”
  高德贵没想到吴忠诚会问他这句话,他在想,如果自己马上就说怎么怎么样,那肯定会适得其反,而且凭着吴忠诚的政治智慧,自己这点小聪明肯定是逃不过他的。现在高德贵也只好走群众路线,把利弊给他摆出来,让他自己考虑去吧。
  “书记,这个情况,我也是始料不及。纪委这边准备上会讨论,并且把情况向县委汇报,请县委作出处理意见。”高德贵姿态放得很低,而且脸上也表现的很真诚。
  吴忠诚心里骂了一句,少***跟我装,老子还不知道你?
  不过,气归气,吴忠诚却不可能能表现出他的心思,有些官话套话,他还是的要说的:“老高啊,纪委的职责就是监督、整顿我们的党员纪律,工作上还是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啊,只是要正常的工作,县委都会支持。大方向上,县委可以帮你们把把关,至于具体案情,你们纪委常委会也要动起来嘛。说起来就是一个原则嘛,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组织上培养一名干部不容易,有什么问题也不要急于一棍子打死,不能寒了同志们的心啊。当然了,有违纪情况的,也不能放任,该下什么处分,就要下什么处分……党员的先进性教育,要常抓不懈啊!”

  这个话,就是定性了——违纪、处分。
  这就划定了一个框子,只能党内处分。
  这个时候的吴忠诚,心里那份憋屈就别提了。
  其实,胡友前被纪委带走,他也是听到了风声的,然而他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他只想着明天如果纪委不把胡友前放了,他就会质问高德贵了——县纪委扣了一个实职副科,县委居然丝毫不知情,你眼里还有没有县委?县纪委还接不接受县委的领导?

  然而,谁能想得到胡友前会软到一见到纪委干部就主动交待了呢?这尼玛比那些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素质还差啊!
  这种角色,吴忠态都恨不得让他蹲号子去算了。
  然而,他却又不得不管,倒不是怕胡友前乱咬,而是如果这一次胡友前被移送司法机关了的话,那他手下恐怕就得人心惶惶了。
  有句话说得好,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啊!

  所以,尽管他不想保胡友前,却还不得不保。
  只是,如果要保下胡友前不移送检察院,恐怕还得付出一点才行啊。唉,张文定啊张文定,你到底年纪轻精力好,这么不停地折腾,你特么的就不累么?
  这一刻,吴忠诚自己都没觉得,他对上张文定,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强势了。
  高德贵要的就是这些话。
  他不怕吴忠诚给他画框框,就怕吴忠诚不认账——只要吴忠诚认可了胡友前确实违纪了这个事实,那事情就好办了。
  虽然吴忠诚先立的牌坊,后当的**,但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让高德贵自己看着办。

  毕竟,纪委办案,还是有一定的独立性,县委可以在大方向上指导,可以划定一个范围,但不能干涉得太细了。
  吴忠诚不会跟高德贵说的太明显,到时候有啥责任,也追究不到他的头上,可高德贵听了他的这些话,心里就有了底气,你既然说了我们存在一定的独立性,那好,我就说说我的意思。
  “嗯,书记你的指示非常及时。纪委工作,有很多难处呀。您也知道,现在全县都在盯着精神文明建设的事,这些实名举报,如果不调查一下,那也会很被动。胡友前这个情况,实在是没有想到啊,组织上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本着对组织负责的态度,纪委这边会拿出个切实可行的处理意见。”高德贵说完,目不转睛的看着吴忠诚,等着他的指示。

  日期:2017-01-0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