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6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两点,至关重要。
  张文定觉得,姜富强应该从别的渠道知道了胡友前的情况,但应该还不清楚纪委对胡友前的态度。
  不过,张文定早有准备。他已经搞清楚了,这个胡友前虽然是个副科级干部,但一直是站在吴忠诚队伍里的,只不过没有进入吴忠诚的核心圈子,算是个外围吧。
  对付这种角色,想必姜富强应该还是有胆子的——一个外围而已,吴忠诚的反弹不会那么大。
  深深地看了姜富强一眼,张文定这才开始展开了说:“这个副乡长叫胡友前,他的思想滑坡很严重。在柴火乡好几个村里都有风流债,还借职务便利,收取他人贿赂,这个事情,纪委已经查实。县长,胡友钱这事儿,严重影响了党员干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啊。”

  姜富强听得眉头皱了皱,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是无关紧要的。在官场,最忌讳的就是乱伸手。
  虽然他也是副书记,但主要工作是政府这边,至于丨党丨委那边的事,他无非就是开个会,讨论一下,发表一下自己的建议,偶尔还提点意见,现在张文定拿着一个副乡长的破事跟自己讨论,这算什么?
  说起来,姜富强做梦都希望在人事问题上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却不是希望在这种破事上面乱插手。
  这拿下一个干部,纪委来操作,县委来拍板,他这个县长就是凑上去了,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对这事儿,姜富强不怎么上心,不过好歹还带着一个副书记的帽子,张文定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觉得还是该表一表态度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不是自己人,这样说起话来,也踏实的多了。
  最主要的一点,这事儿只能算是小小地阴一把吴忠诚,没和吴忠诚全力开战。
  还有一点,这个事情,可能够在张文定和吴忠诚之间来一招火上浇油,姜富强觉得,支持一下也无妨。
  有着这个打算,姜富强便假装很气愤地说道:“这个事情,性质确实非常恶劣,这不仅仅是以权谋私的问题,更是在破坏干群关系。”
  这两句话出口,姜富强脸色一沉,稍稍一顿,接着道:“燃翼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这个事情的处理,一定要起到一个积极的作用,要让精神文明建设落到实处。纪委的职能,也一定要落到实处,我们的廉政建设才有保障。”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要办胡友前了,而且,强调了纪委办案的独立性。
  张文定听着这话,心里多少有些底了。看来姜富强还是有意向继续跟自己合作的,这统一战线还存在,那自己就好办多了。
  想了想,张文定点了点头,对姜富强道:“县长说的相当在理啊,廉政建设事关长治久安,纪委的职能,我们一定要重视,要加强。这方面,我相信纪委的同志们,都有很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只是胡友前这么一搞,柴火乡就少了一个副乡长。柴火乡的情况,县长肯定比我要熟悉得多……柴火乡的发展本来就很缓慢,乡政府突然少了个人,恐怕工作又会拖后腿,这个,县政府还是要早做安排呀。”

  姜富强听到这里,顿时来了精神。文定同志果然是个好同志,原来是给我好处来。
  呵呵,不错,算你懂事,不过这好处我肯定不能白拿吧?
  你小子前段时间放出话来,要扶上交通局副局长,看来你是想得到我的支持啊。
  只是,你小子到手一个交通局副局长,而我才捞到一个副乡长……
  这个交换,划得来吗?
  姜富强心里开始琢磨,跟交通局的副局长比起来,柴火乡副乡长的位置,含金量显示是比较低的。

  不过呢,这个副乡长虽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位子,但自己如果窥视着交通局副局长的位子,难度就太大了,而且肯定得不到张文定的支持。
  现在用一个副乡长来交换对张文定的支持,看上去似乎吃了点亏,可实际上,自己还是赚了。
  因为不管是交通局的副局长,还是柴火乡的副乡长,这两个位置都是张文定搞下来的!
  自己这个县长什么力都没出,只在最后说两句话,就白摘了一个大桃子,实在是赚大了!
  很快就想通了这里面的关节,姜富强心中得意,嘴巴一翘,脸上露出了难掩的兴奋,看了看张文定,用极轻松的口吻说道:“张书记想得很周到,提醒了我啊,要不然事到临头,我恐怕又要手忙脚乱了。柴火乡本来就落后,现在又缺了一名副乡长,是得尽快补充一个既懂农业又会搞经济的干部充实一下。说到这个农村工作,交通一直就是个老大难,听说张书记你在交通厅有路子?县里的交通工作,你也要多操操心嘛。”

  姜富强还真是见不得利益,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入袋一个副乡长,马上直接开口支持张文定争取交通局一个名额了。
  这货这些年被吴忠诚压得太狠,现在只要看到点肉,立马就能够跳起来。
  这个话题就此为止,张文定不再多说,说多了倒是无益了,既然姜富强接了这个茬,那就代表着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又跟姜富强闲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张文定便告辞而去。
  高德贵在张文定那里吃了定心丸,便来到了吴忠诚的办公室。
  来之前,他仔细的考虑过,这个胡友前既然是吴忠诚的人,那么自己再汇报的时候就应该要讲究个方式方法。这个事情,不处理不可能,问题就在于如何让吴忠诚同意自己的观点,也好给张文定一个交代。
  这个交代能交代到什么程度,高德贵心里没底。
  但在他看来,张文定无非就是想借事生事,而非真的想把胡友前送进监狱才甘心。所以,即便他心里没底,他也没什么压力。
  要说在常委班子中,吴忠诚最恨的人还不是第一个跳出来跟他过不去的统战部长,而是高德贵这个纪委书记。

  统战部,吴书记是真不在乎,但是纪委嘛,擦,那是纪委啊!尼玛,纪委不在掌控之中,这对吴忠诚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不过,再难以接受,这也不是他可以改变的。
  县纪委书记的任命,不是他这个县委书记能够左右的。
  而且,对他来说,高德贵的叛变并非偶然。
  说得确切一点,也并不是叛变,因为高德贵一直就没有投靠他,只不过,他以前在燃翼搞一言堂,高德贵抗争不过他,也只能选择不反对他也不支持他了。
  吴忠诚的打算,是高德贵这个人不听话,自己又不能把他怎么样,也只好慢慢的把他边沿化,只要是没他的好事,估计高德贵自己就沉不住气了。
  却不料,这个策略开始还很有效,但张文定来了之后,却让张文定钻了个空子,把高德贵给拉了过去!
  想到这个事情,吴忠诚就一肚子火,看到高德贵,这火就更大。
  高德贵进门后显得非常客气,他笑了笑,对吴忠诚道:“书记在忙呢。”
  吴忠诚抬起头,心里恼火不已,脸上却浮起一个浅浅的微笑,起身道:“德贵同志来了,坐吧。”

  高德贵坐到沙发上,吴忠诚屎窝挪到尿窝,又原地坐了下来,并没有坐到沙发上去。
  他不想和高德贵一起做到沙发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