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6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漫天叫价要双开,吴忠诚落地还钱,最多也只能保住一个党内处分,免职是肯定的了。
  纪委一旦涉入调查,但凡发现点线索,就算不罢免你的职务,那也不可能让你继续在原岗位工作了。
  更不用说,胡友前交代的这么多不该做的事了,他吴忠诚再牛逼,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副乡长,跟党纪国法明显地过不去。
  有了这个底气,张文定找姜富强便充满了信心。

  他送出一个副乡长,那交通局副局长的位子,姜富强就说不出别的了,退一步讲,就算是姜富强不赞成,也不可能持有反对态度的。
  他对姜富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位县长大人长久以来被吴忠诚压得很难受,这会儿突然松了口气,喝口剩汤都觉得是玉露琼浆。
  一个副乡长的位子,姜县长怎么可能不动心?
  姜富强这段时间对张文定还是有点看法的,这个副书记以前对自己那是很是尊重的,可这段时间以来,居然有点翘尾巴。就算是吴忠诚搞掉了他一个亲信,这个张文定也没跟自己交流一下意见,这个节奏,不科学啊!
  富强同志很不爽。

  但就算是不爽,姜富强对张文定的能力还是认可的。
  燃翼县自从来了个张文定,吴忠诚的势力已经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姜富强不是看不到,而是在他这里,隔岸观火的成分比较多而已,顺便还坐收了些渔人之利。
  现在见到张文定突然上门,姜富强的心里就有点复杂了。
  心里再复杂,姜富强也不会表现在脸上来。
  他看到张文定进来,就起身迎了过来,笑着道:“文定同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坐。”
  张文定一脸微笑,当先伸出了手,姿态放得很低:“来得冒昧,没打扰到县长的工作吧?”
  “呵呵,没事。和你讨论,也是我的工作嘛。”姜富强说着,跟张文定一同坐到了沙发上。
  这个说话的调调,感觉有点像是县委书记,而不是县长了。

  张文定这次见到姜富强明显的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的疏远。
  有种说法,叫君子之交淡如水,但在官场中,这句话却是不被信奉的。
  大家交往,当然是利益使然。你都淡如水了,谁还愿意和你玩?
  即便官场中有战略同盟,那关系跟君子之交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张文定有这个感觉,并不是因为姜富强的态度,因为姜富强这个表面上的态度是没有问题的。能够混到他们这个地步的,感觉都很敏锐的,两个人关系如何,只要一交谈,彼此就都明白了。
  姜富强对张文定算是客气的,但张文定明白,这种客气的背后代表着什么——越是客气,越是疏远。
  不过,张文定并不在意他跟姜富强现在的关系,他的目的是只要和姜富强合作,各取所需而已,又不是要交朋友。
  “县长,有时间没过来了,这段时间事情太多,稍微有点空闲,又怕你这边忙。”张文定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话,虽然没有明着表达歉意,但意思是出来了。
  毕竟是县委副书记,又不是常务副县长,纵然是工作上有什么失误的地方,要道歉也是找书记,而是找县长。更何况,张文定工作上似乎也没有什么失误的地方。
  所以说,这个姿态,真的放得相当低了。
  姜富强怎么都没想到张文定会来这一手,多少有点意外。

  专职副书记虽然比县长低点,但也不至于低到如此地步。一瞬间,姜富强心中就有点蠢蠢欲动了——县里真没哪个实权领导这么尊重过他这位县长啊!
  其实,姜富强在内心深处还是看好张文定的。他选择跟张文定站在一条战线上,固然有形势所逼别无选择的因素在里面,却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在燃翼县,他只有和张文定联合起来,才能抗衡吴忠诚。
  当然了,在联合的同时,有什么利益了,自己该得的,也肯定要争取!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这种带着竞争关系的联合?如果吴忠诚突然被调走的话,那在县委书记这个位置的争夺上,张文定绝对会是他姜富强最大的竞争对手。

  好在,现在吴忠诚还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不过,想必上面也不会让吴忠诚继续在燃翼呆很久吧?
  再呆个一年,呃,两年,应该到顶了吧?
  不管吴忠诚会不会走,会在什么时候走,只要他还没有走,那姜富强就还得保持着和张文定的联盟。只不过,这种联盟会有时候紧密一点,有时候松散一点。
  至少,现在的姜富强,还没有和张文定分道扬镳的打算。
  只是,他毕竟是县长,要保持着县长的威严,遇到问题了,能够捞到多少利益,这要看各人的本事,可在商量问题的时候,他这个县长总不能去就专职副书记吧?
  这段时间,张文定的疏远让姜富强多少有些不爽。但这种不爽也不至于把两人的关系一棍子打死。
  有时候,战略同盟还是易结不易解的。
  呵呵一笑,姜富强便看着张文定道:“最近县委的工作,确实很忙啊,张书记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啊……政府这边还有许多工作,需要你帮忙看一看,你可得给我留点时间呀。”
  “县长有什么工作要交待,直接吩咐就是了。”张文定捧了他一下,稍稍一顿,又继续道,“说起来,我这儿有个事情,是政府方面的,正好今天来跟县长汇报一下。”
  “哦,怎么个情况?”姜富强看着张文定,摆出一副仔细听的样子。

  张文定道:“前几天县里开了一个精神文明建设专题会,有人实名举报说柴火乡政府的一个副乡长有作风问题,影响相当恶劣。纪委那边正好找他谈了话,结果,这个……唉,问题还真不少。”
  张文定说到这里不说了,他不能说的太细,姜富强这个人爱听不爱听不要紧,关键是这事儿是纪委的事儿,他说得太细了就容易被动。
  当然了,如果姜富强想听,他也可以说得详细一点。
  好吧,说得直白点,就是张文定要根据姜富强的反应,再决定下面的话要怎么说,好掌握主动权。
  姜富强听到这个话,心里有点奇怪,你张文定是不是傻了,这这种事你跟我汇报不着啊。你应该去找吴忠诚才对!我是县长,是负责县政府事物的,你现在拿干部作风问题来跟我汇报,这是个什么节奏?
  尼玛,干部作风问题,那是组织部和纪委的工作,跟我政府工作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你居然说这事儿是跟政府有关的?
  开什么玩笑!这是作风上的问题,不是工作上的问题!
  要是他工作上出了问题,那确实是跟我政府有关,可作风上,关政府鸟事!
  不过,姜富强到底不是蠢人,他这个不爽只是一瞬间,马上就转念一想,张文定应该不会傻到这种地步说这种话啊!而且,为了这点屁事,也不至于跑到县政府找自己,他肯定另有想法,现在说到个半截不说了,那是想等自己问嘛。
  “柴火乡,哪个?纪委,是怎么个意思?”姜富强一张嘴,就直接问到了重点。
  张文定自然明白,姜富强是想看看这人是谁的关系,更想知道纪委对这个事情是什么态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