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5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最后的结果有不确定性,但在楚天齐心里,升级保留的事已经有九成多的把握。如果一旦升级保留成功,那就意味着开发区要升格,那自己这个管委会一把手,自然应该升成副处。虽然副处离县委常委还有一段距离,但楚天齐信心却是很足。从进入仕途到现在,也才三年半时间,自己就已经是双料正科主任,如果年底的时候真能升格成功,那自己自然就能升副处了。
  只用四年时间,就能从准副科升副处,那县委常委不也是指日可待吗?他越想越美,就跟副处职位已经给他准备好,就跟县委常委正给他虚位以待似的。
  正自我陶醉中,两束光柱远远射来。楚天齐这才意识到,有车过来了,赶紧躲到了一边暗影里。适应了一下光线的瞬间变化,楚天齐抬腿准备走开。无意中一抬头,忽然觉得汽车的形状有些熟悉,就收住脚步,仔细看了起来。
  汽车灯光已经由远光换成近光,车速也慢了好多,径直开到别墅区门口停了下来。
  汽车停下的当口,楚天齐看清了越野车的车牌。看到车牌的时候,他明白了,怪不得看的眼熟呢?这辆越野车是进口的,比同款好多越野车都要高,自己曾经连续好个月几乎天天见这辆车,而且还坐过。开发区老百姓上丨访丨那天,自己接到邹英涛电话后,就是坐这辆车去的玉赤县委。
  车主人没有下车,汽车停放时间不长,院门打开,越野车开了进去。
  楚天齐忽然想到一件事,赶忙沿着铁艺围墙外围,快速跑动起来。在跑动的时候,他侧着头,观察着刚才那辆越野车。
  越野车在别墅区开的很慢,所以楚天齐完全能够跟的上,能够看到这辆越野车。
  一会儿,越野车到了一幢别墅前,驾驶位旁车门打开,一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楚天齐看到了这个人的背影,应该就是车的主人。
  忽然,楚天齐注意到,自己这里有微弱的路灯光亮,赶忙闪到一旁的水泥立柱旁。
  就在楚天齐刚刚隐好身体的时候,越野车主人警惕的四外看了看,才面向别墅方向,手放到门立柱上,看样子是在按门铃。

  楚天齐暗叫一声“好险”,观察着院里的一切。
  不多时,别墅院门打开,那个人走了进去,很快又穿过别墅防盗门,走进屋子去了。
  仔细辨别了一下别墅方位,楚天齐知道了这幢别墅的排号。他心中豁然开朗,好多事情也就想通了,一些零星的细节也串了起来。
  今天真是收获不小啊,在别墅区看到这么一幕,解开了心中一个大疑团。同样在另一个小区,也看到了几个人,疑惑也随之明朗。当然,在那个小区还有一个新的疑惑,就是那个骑摩托的人到底是去了哪,和前面的几人是不是一伙?他还不能确定。

  今天能够看见这些,能够找到一些问题的答案,楚天齐觉得大有收获,不禁暗道:真就应了那句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看来“盐打哪咸,醋打哪酸”真是说的不错啊!
  发现了感兴趣的秘密,楚天齐心中大喜。但转念一想,又意识到了一件事,这些人聚在一起能干什么?难道又是要针对自己?如果他们真是针对自己,又都发生在几乎同一个时间段,那么横向之间有没有联系,会不会来一个群魔乱舞呢?
  “干什么的,在那边。”一声呼喊响起,同时两道光束射了过来。
  有人,保安。楚天齐这才反应过来,撒腿就跑。
  “站住,别跑。”后面两人拿着手电筒,边喊边追。
  那两人哪能赶上楚天齐的速度,当然他们也未必真心追,很快就没了任何动静。
  楚天齐回头望望,哑然失笑:自己怎么像做贼似的?
  就在楚天齐躲避保安追赶的时候,在玉赤饭店一间客房里,一个戴眼镜男子正在打着电话。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雷鹏的跟班、也算是楚天齐朋友的皮丹阳。

  皮丹阳几乎是满脑门黑线,不停的拨打电话,可对方电话明明通着,就是没人接听。气的他把手机扔到床*上,骂了一句:“王八蛋。”
  就在手机翻滚到床*上的时候,忽然“叮呤呤”的响了起来。
  皮丹阳一楞,赶忙俯身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来电显示后,他长嘘两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皮总,有什么事情啊?我正和小妹潇洒呢,要是没什么要紧事,别天再说好啦。”手机里传来一个生硬的南方男子口音,还夹杂着女人们的笑声。
  “张总,有事,正经事。”皮丹阳的声音尽量平缓着,但还是有些生硬,“我问你,你是不是和我老皮有仇,要害我呀?”

  手机里传出一些女人的*笑,却没有了男子的声响,过了一会儿,女人的声音消失了,对方的声音才又响起:“老皮,你这话从何说起,喝酒啦?”男子的声音也恢复了正常口音。
  “喝什么酒?我清醒的很。”皮丹阳有些气粗,“现在外面都在传,传我和楚天齐有猫腻、有权钱交易,可人家连我一瓶酒都不曾收过。人家冤不冤,我冤不冤?”
  “就这事啊?做生意难免的。”对方一副无所谓的口气,“每个人从出生那天起,都不可避免的要陷到各种流言漩涡中,谁也不能免俗,何况我们做事业的人呢?不只是你,我的流言更多,这主要是源于人们的‘吃葡萄心理’,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我只信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有的人一辈子都是红眼病,到头来死也得死在‘红眼’二字上。”
  皮丹阳“嗤笑”一声:“张总,你不要故意打岔,这和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两码事。租用办公楼是你的建议,当然也是发展业务需要,我采纳了你的提议,还多付了七、八万租金。但多付的这点钱我也愿意,全当是支持楚主任工作,他是一个只做服务工作而不索取的人,我敬重他。虽然当初社会上也有一点议论,但楼房出租价格很高,别人也和我被照顾扯不上边,自然议论也就慢慢的销声匿迹了。

  可是最近开标的事,却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再次把我和他以前的接触,包括租赁楼房的事联系起来,想当然的得出一个结论——楚主任操纵了开标,照顾了我。在中标之前,我俩连面都没见,更没谈过这个事,他根本都不知道我会参加开标会,照顾一说就更无从谈起了。但社会上的传言却是有鼻子有眼,让人不得不信。我也在反思中标的事,就凭我们公司,怎能和那些省城大公司相比?但结果却是我们中标了,而且是以绝对优势中标了。所以我也相信操纵开标一说,但我认为操纵者却是另有其人,绝不是楚主任。”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老皮,你什么意思?究竟想表明什么?”对方的话很不客气。
  日期:2017-01-0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