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5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两个传言既没有主次重叠,更没有出现时间断层,而是前后衔接紧密,时时都有重点。这要不是有人在背后策划、推波助澜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巧,也绝对不会传成这个样子。
  那这个人或是这伙人,到底是谁呢?
  知道哥们心里有疙瘩,气不顺,晚上雷鹏请楚天齐出去喝酒。刚喝完,雷鹏有事就先走了。楚天齐自己在路上溜达着,步行往回走。
  正走着,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车牌号出现在前方。路灯光线昏暗,楚天齐走前几步,闪到隐蔽处,仔细看去。
  这时,车门打开,一个人从车上走下来,楚天齐看的真切,正是汽车的主人。此人警惕的四处看了看,向一个小区走去,转眼进了小区院子。
  楚天齐正要走开,想到刚才那小子鬼鬼祟祟的样子,迟疑了一下,迅速走到了那个小区门口。看到小区门头上的名子,他忽然想起了两个人,据说这两个人就在小区买了房子,当然是以女人的名义。
  正这时,一个女人声音传了出来:“老王,来的这么快,老黄还没回来呢。”
  听到女人的声音,楚天齐不禁一惊:果然是她,难道他们狼狈为奸?
  男人的声音:“王书记,我给领导打电话了,他说一会儿就到。”
  “哦,那你先上楼,我去倒垃圾。”女人的声音更清晰了。
  楚天齐注意到,那个女人已经从楼道出来了,怕对方看到自己,他急忙把身形隐到一边。过了一小会儿,他又向院里看去,那个女人已经要返回楼里去。看那圆*滚滚的屁*股,再结合刚才说话的声音,不用说,定是那个勾引过自己的娘们。
  结合听到和看到的情景,楚天齐恍然大悟:他的后台是他们。

  转念一想,楚天齐又有疑惑:一个虚职副处能对一个正科有什么帮助呢?但刚才可是亲耳听到他称老黄为“领导”的。难道刚见到的那个女人不是她,那个老黄也不是他?
  楚天齐马上给出了答案:不可能的。肯定是他俩无疑,否则哪有那么巧?女人声音和走路样式绝对是那个骚*货。
  那就是说,那小子一直和自己做对,表面看是职位之争,可能更深层次原因却是因为他俩和自己的矛盾。可能正是他和她的授意,那小子才不时的给自己制造麻烦,或是看自己的笑话。那么,近一阶段把自己搅动到舆论中的人,会不会是他俩呢?可就这么一个虚职的副处,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吗?又是插手丨警丨察执法,又是散布谣言,而且时间点掌握的很准,出手恰到好处。
  转念一想,楚天齐又给自己刚才的观点找到了备注:极有可能,那个只会卖弄风*的女人,不是一下子就升成了单位三把手吗?当时可是让大家惊掉下巴的事,楚天齐一直认为是市里有人伸手助她。
  但现在这两个传言,明显就是县里人在操作,要说是她背后的人,又多少有些牵强附会。
  正想的出神,忽然听到机动车的声响。楚天齐以为是老黄回来了,便急忙向前走了几步,隐在暗影里。
  很快一辆摩托驶向那个小区,楚天齐意识到,不是老黄,老黄怎么会骑摩托回来呢。正要起身离去,忽觉此人身影很熟,便蹲在那里,没有轻举妄动,但此人戴着头盔,看不到脸上模样。
  此时,那辆摩托车已经停在门口,那人下车后摘下头盔,看样子正在跟门卫交涉。借着门卫室透出的灯光,楚天齐看清楚了摩托车上的号码。从此人侧脸看,正是摩托的主人,车和车主几乎每天都能见到。

  楚天齐很纳闷:他来干什么?难道也是找那个女人、找老黄?不能吧。那又会是怎么回事呢?正疑惑间,那人回头张望了一下,楚天齐看清了对方的脸庞,没错,正是自己判断的人。楚天齐隐在暗处,那人应该是没有看到他。
  看来已经和门卫交涉成功,门卫打开院门,那人跨上摩托车进了院子。
  楚天齐正要起身看看那人去向,忽然,一阵马达声响,紧跟着两道晃眼的亮光出现在路口。楚天齐赶忙低下*身子,他想到,肯定是老黄回来了。想走已经来不及,只好继续隐在暗处,并尽量用铁艺院墙上的砖垛子挡住身体。万幸,汽车拐过来以后,换成了近光,楚天齐藏身的地方又重新彻底隐在暗处。
  汽车到了小区门口后,速度缓了一下,然后一声鸣笛,进了院子。
  楚天齐稍微直起身子,透过铁艺围栏缝隙,向里边望去。借着车尾灯的亮光,他看清楚了车牌号,正是老黄单位配的座驾。

  正想继续看个究竟,手机忽然响了,楚天齐不敢逗留,匆匆从街道另一头走了。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出一个南方女人的声音:“先生,你需要**吗?我们……”
  “妈的。”楚天齐骂了句脏话,挂断了手机。
  回身看去,可以依稀看到小区门口微弱的灯光。楚天齐心中暗道:真他娘的邪门了,怎么都到这儿了?难道是大聚会,还是骑摩托小子另有去处?
  带着疑惑,楚天齐继续向前走去,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片别墅。楚天齐正纳闷着,抬头看到了别墅区大门口上的三个大字——玉赤苑,他一下子明白了,现在是到了县领导聚集区。
  玉赤苑小区,一共分成两个区域。其中一个区域是别墅区,由县政府出资建设,供县委常委们居住,别墅只对应职务不对应人,领导调走时需搬离。另一个区域是住宅楼区,都是县直机关的那些副处、正科、副科级别的人居住,也有股级的人在里面。住宅楼区是采用集资建房方式,个人出了一部分费用,拥有不完全产权。两个区域中间用铁艺围栏隔开,中间有可以供人通行的小门,但平常情况都是用铁锁锁着。

  楚天齐进过住宅区,去过邹英涛家。也去过别墅区,年前给县委领导送蘑菇时进去过。自从上次踏进别墅区,他就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能住进这里。只要进了别墅区,既使是最后一名,那也是玉赤县最有权的人之一。这种想法以前也曾有过,但都觉得很遥远。就是年前来的时候,他也觉得想法有些远,因为开发区怎么样还不一定,想的过早也不切实际。
  可是现在,再次站到别墅区外面的时候,楚天齐想住进去的愿望强烈了好多。现在开发区整体发展形式喜人,投资企业不时进入,截止到现在,引进投资额已经超过十个亿。如果单以这个数字看,应该已经达到了升级保留的标准,但其它方面肯定还有欠缺,必须需要加强和改进。当然,不到正式认定文件下来的时候,一切都还有变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