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0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边,刘华强犹豫了一阵子,大步走向李红华,“华叔,我们几个当时在医院给老爷子看护过的,也想去见老爷子最后一面。”
  李红华为难着。
  刘华强快要哭了,“华叔,您就让我们去吧,我们也是老爷子的孙子!”
  “罢了罢了。”李红华叹了口气,“去吧。”
  “谢谢华叔!”
  刘华强把之前给老爷子看护过的锐和东二人叫过来,一起跟着下太平间。小辉看见殡仪馆的车开了过来,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也跟着下去了。
  阴冷的太平间,老爷子的遗体已经收拾妥当,只等殡仪馆的人过来和家属确认,然后拉走。
  李牧扶着白发老者走过去,在老爷子边上站定。

  白发老者缓缓推开李牧,老泪已然纵横不止。李牧后撤一步,再无法忍住汹涌的泪水,死死地捂住脸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刘华强四人来到,在李牧身后站定,看见了老爷子的遗容,那种安静的安详撼动了他们的心。泪水是什么时候模糊了双眼,心灵是何时变得精灵剔透,全然不知。
  深深呼吸几口,李牧走到一旁,点了三支香,交给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放下拐杖,双手擎香,缓缓走向老爷子,“红军啊,我来看看你。”他艰难的把三支香插在装满了香土的瓷缸里。
  费劲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瓶二锅头,白发老者拧开瓶盖,整瓶酒放在那里,依稀可以看见他手掌背上的刀疤,“你戒酒戒烟怕是有二十年了吧?你啊,以前若是没了酒没了烟,那是一刻钟都过不下去。当年你说要戒酒戒烟,我是怎么都不相信的。谁知道,你说戒了就真的戒了。老李啊,你挑了个好日子啊……”
  李牧再听不清楚白发老者后面说的是什么,因为白发老者已经泣不成声。

  白发老者缓缓伸手轻轻地在老爷子脸上一抹,“我怕也是快咯,你啊,先去跟毛主席报到,我随后就到。多少年了,什么事情都叫你抢了先。那年打小日本你冲在前面,那年打国民党也是你冲在前面,好嘛,解放了,要建学校办教育,又是你冲在前面,这临到头了,你还要冲在前面。老兄弟啊,你这一辈子,是完全不给我出头的机会了。”
  “走了走了。”
  白发老者摆了摆手,忽然腰板慢慢挺直,尽管浑身都在颤抖,但依然叫李牧感受到了那坚如磐石的骨头!
  缓慢而坚定地抬起右手,白发老者向着老爷子的遗体行军礼!
  李牧剧烈地抽泣着,若不是紧紧咬紧了牙关,怕是会痛哭出来,他猛然向老爷子遗体行军礼!
  身后的刘华强等人被震撼到了,对于他们这些旁人来说,悲痛不至于会去到多么高的程度,但是一个生命自然走向终点以及亲近的人的怀念之情,却是叫他们有醍醐灌顶的感悟。
  生命不易,且行且快活。
  他们感受最深最深的,是白发老者站在老爷子遗体边上这样一个画面。完全可以想象,这些已经超过九十岁的老爷子,他们当年,和自己一般年纪的时候,哦不,也许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拎着长矛加入了抗日游击队。那生死的战争,一打就是十多年。
  现如今,我们在干什么呢?吃喝玩乐,想办法挣钱,坑蒙拐骗通通上手。刘华强羞愧得不敢抬头,他或许明白,李牧为什么会选择参军,也许并不是只是因为老爷子的关系。
  恐怕就连李牧都也不知道,这一天,对刘华强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天。
  同宗叔伯护着白发老者走了,对生死淡漠的白发老者,恐怕唯一不能接受的,是亲眼看见从十几岁一起到临近终点的生死兄弟被化成一堆骨灰。
  在儿女的哭号之中,老爷子的遗体被装入棺木,抬上了殡仪馆的白车。那一边,刘华强快速交代下去,十几台黑色轿车从停车场那边驶过来,跟在殡仪车后面,整整齐齐地排成了队列。

  小辉走过来低声对刘华强说,“强哥,我把我家里的车都整了过来,还从我爸公司调了两台。”
  说着指了指打头的几辆车,S600L、760Li、A8L,又说,“一会儿牧哥要是讲我,我就说是你的主意。”
  “行。”
  刘华强点头,主动充当起车队调度,开始招呼着人员上车。
  冯玉叶的精神状态很差,她不断的看时间,此时此刻,李牧可能已经忙完了爷爷的后事。她既无奈又委屈,无奈是因为身份的限制无法和李牧一同返乡,委屈的原因是,作为准儿媳、准孙媳,她没能参与到给老爷子送终这件事情上面去。
  这天,是李牧到家的第三天了。
  冯玉叶既希望李牧能在家里多逗留几天,又盼着李牧早点归队,思念之切之深无以言表只能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不断地看书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陈韬几个教官只当冯玉叶在潜心研究训练心理学别多想,这倒也不是很牵强的理由。新型现代化战争提出的要求是广泛性的,不单单的局限于相关的武器装备和战略战术,兵员心理上的健康也被重视起来,尤其是传统思想占据了几十年时间主导地位的解放军中。
  因此也才显得冯玉叶这样的专业军官的难得。
  当然,还有另外几个人担心着李牧——101小队的其他四位成员。
  教官们不需要向大头兵们解释,甚至陈韬连面都不出一个,直接就是薛猛一句话“一号被临时调走几天”给算是个交代。
  这么一来,兵们就更是担心了。

  “云云,你说班长会不会被赶回连队了?”训练间隙,石磊悄悄的问赵一云。
  “第一,你再叫我云云老子就抽你,第二,你被赶回来班长也不会被赶回去。”赵一云扫了一眼在那边和卜美玉说话的薛猛,压着声音说。
  石磊翻了翻白眼,权当没听到。
  杜晓帆也是露出担忧的神情,“三天了,不会真有什么事吧?”
  赵一云也是奇怪得很,“我也纳闷得很,你们还记得那天吃晚饭的时候,好像冯干事过来跟陈总说了点什么,然后陈总才把老李给叫出去。叫出去就没见着人了。”
  “没错。”寡言少语的林雨忽然插话说,“我认为冯干事一定知道是什么事情。”
  “要不你去问问冯干事?”石磊斜着眼睛看林雨。
  林雨瞪了石磊一眼,不说话了。
  分明是戏弄林雨,谁敢去找冯干事,再说也没办法找,这里不比连队,除了训练和睡觉,他们的行动是受到严格的限制的。
  “别瞎讨论了,薛水牛不是说了吗,临时抽调几天,再等两天估计就回来了。”赵一云低声说,李牧不在,他也是有责任让小队军心保持稳定的。
  没有多少时间让他们想这想那,薛猛已经走过来,训练马上继续。

  李牧感觉到了弟兄们的想念,但在老家,也有他的弟兄们在。
  市里最贵的饭店,老规矩,刘华强做东,小辉买单。李牧终于还是答应去了。如果假期足够长,他至少一个月内不会参与社交活动,但李红华同志说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几个朋友都不错,都照料过老爷子,你就去吧,和他们好好的聊一聊,毕竟回来一趟不容易。
  日期:2016-03-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