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4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刻,杨喻义举起酒杯,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徐海贵说:“多谢徐老板的盛情款待,以后没事就常来北江市走走啊,到时候我也尽一次地主之谊。”说完,杨喻义一饮而尽,徐海贵也赶忙端起酒杯来,陪着喝了。
  今天的整个晚宴,在易局长,杨局长和李局长等人的大力“推动”下,气氛一直非常的好,每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借助融洽的气氛,易局长等人把北江市要斥数几千万把北江大桥打造成北江市标志性建筑的事情说开了。
  徐海贵也心领神会,知道这是易局长给自己递话,他就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问了许多有关北江大桥的问题,慢慢的就把话头送到了杨喻义的面前。
  杨喻义是什么人,也早就知道今天几个局长请自己来的意思,不过杨喻义也是有此打算的,自己也想给车本立找到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从这个项目上对车本立展开一次强有力的打压,也警告那些一直跟着华子建屁股后面乱跑的生意人,让他们知道,在北江市,自己还是有能力掌控局面的。
  而今天一见徐海贵,杨喻义就心中已经决定用他了,因为车本立身后有华子建的支持,没有一个相当实力的公司,没有一些合乎情理的借口,也很难就挤掉车本立。
  不过刚才杨喻义一直还在矜持着,只有大家都说起了这个话题,杨喻义才像是突然的想到了徐海贵,说:“对了,徐老板,你也可以到北江市去试一下啊,总不能老窝在韩阳市吧,外面的天地还是很广阔的。”
  徐海贵给杨喻义斟满了酒,说:“我也想去了省城发展啊,但过去从来没有涉足过省城的项目,就怕人生地不熟的,站不住脚。”
  财政局的李局长就哈哈哈的大笑着说:“徐老板啊,你没看坐在这里的都是谁,杨市长既然说了话,在北江市就没有行不通的路。”
  易局长也连说:“就是,就是,你也太胆小了。”

  徐海贵就看着杨喻义说:“那以后到北江市就全靠杨市长的提携了,我这里先喝一杯,以示敬意。”
  杨喻义呢,在大家都这样说的情况下,就以市长的身份,诚邀徐海贵到北江市投资兴业,并承诺凡是照顾别人九分的,一定照顾他十分,以体现北江市对徐海贵的诚意。
  有了杨喻义的这一番表态,徐海贵自然是心花怒发,生意人,谁怕挣的钱多呢?他就更显得热情起来,宴会的气氛也更为热烈。
  易局长等人又是大谈北江市的“工业强市、城建靓市”战略,称北江市发展潜力巨大,让徐海贵对素未踏足的北江市变得更为神往。

  饭后,徐海贵有特意的安排了洗浴和唱歌等等活动,让易局长等人都大为满意。
  回去的路上,易局长问杨喻义:“老大,通过这次见面,你对徐海贵的印象怎么样?”
  杨喻义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夜色,说:“老易啊,这个徐海贵是黑道出身,身上有太多的谜团,与这种人交往要小心谨慎,保持一定距离,要不然他不仅帮不上什么,反而会被他所拖累。”
  易局长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能说动让他来参与北江大桥的投标,对我们总是有利的。车本立若拿不到北江大桥工程,必然会恼羞成怒,感到华子建也不过如此,他从此对华子建敬而远之的。”

  杨喻义说:“嗯,华子建没有车本立给他牵线搭桥,他就对北江市很多生意人就要生疏许多,这对我们是有好处。”
  易局长连连的点头,感觉应该如此。
  这个时候,王稼祥正陪着华子建在一个茶楼喝茶,下午本来华子建要回家,临时又有了一个应酬,就和王稼祥一起陪着客人吃了饭,后来华子建见王稼祥喝了酒,不让他开车,就近两人找了个茶楼,准备休息一会在回家。
  两人闲扯着就说到来北江大桥的事情,王稼祥问华子建:“华书记,我感觉北江大桥招标恐怕会有的问题的,你发现了吗?”
  华子建喝了一口茶,说:“是啊,我今天还听车本立说过这事,不过要说起来,只要不超出大原则,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一下车本立,这人在大桥的事情上没少出力,而且啊,本来也是专业做桥梁建筑的,可靠一点。”

  就北江大桥的事情,按华子建的本意来讲,他是希望北江大桥工程的招标能够公平、公正的,不愿搞什么暗箱操作。车本立帮了他的忙,他确实有在适当的时候可以给予车本立一些照顾,比如税费减免等等,但华子建从来也是有自己的大原则的,绝不会因为车本立给自己帮过忙,自己就无原则的支持。
  “华书记,我觉得杨市长他们不会就这么轻易让车本立中标,他们肯定会做什么手脚。”
  “车本立在北江大桥的事情上帮了我,杨市长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我听交通局副局长说,今天易局长,李局长等人一起和杨喻义出去了,我估计啊,他们也正在摩拳擦掌的准备着。”
  “所以我觉得最终不管谁中标,都少不了麻烦。”王稼祥说道,“车本立中标了,杨市长他们肯定会不甘心,到时就放出话去说招标暗箱操作,领导干预什么的,把矛头直接指向您。但如果车本立没拿到工程,会让那些北江市的生意人对你改变看法啊。”
  华子建其实现在也担心这个问题的,一面他希望自己可以坚持原则,一面他有希望能帮车本立一把,这对自己在生意人中建立威信也是有帮助的,华子建若有所思,说:“这事也只有边走边看了,但愿啊,这个车本立不要太重利益了,招标的时候能把价格降下来。”
  “是的,要不抽时间我和他谈谈?”
  华子建一想,这样也好,就点头同意了。
  两人又说几句闲话,王稼祥突然说:“对了,华书记,我今天到省钢去的时候,路过难民营那一片,发现那里的群众好像在搬迁,我问了一下,他们说是要搬到郊外的搬迁区,我就奇怪了,怎么不声不响的动起来了,莫非那个纪悦也感到害怕了?”
  华子建微微一笑,这个事情今天纪悦已经打电话给华子建通报了,说她公司和拆迁户基本达成了协议,除了个别几个有点难缠,其他的都准备今天搬迁了。
  华子建当时也很高兴,就给纪悦说:“纪老板,这样做就对了,至于个别不能理解的拆迁户,暂时不要紧,等那面的群众都安顿好了,大家都满意了,他们也没什么好扯的,只是你要加快搬迁区里面的配套设施建设啊。”
  纪悦说自己已经在那面动工了。

  现在王稼祥问起来,华子建自然是不能说自己如何让纪悦黑吃黑的事情,那玩意也就是对付杨喻义那种人用用,是不能上桌面当成能力来宣扬的。
  华子建就摇摇头说:“谁知道呢?或许是纪悦良心发现了?也许是她感到害怕了。”
  日期:2016-03-1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