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4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我们的华子建也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别人敬他一尺,他自然是要敬别人一丈,所以对省钢下一步搬迁中遇到的交通管制,限高,限重,还有新厂区的水电等等问题,华子建也都是带着这些部门的领导,现场拍板,一点都不会给省钢设置障碍。
  这样忙了几天,今天远通路桥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车本立又给华子建介绍了几个北江市的大老板,一起吃了个饭,华子建回去的很晚,一进门看到江可蕊还没有休息,华子建就说:“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等你啊,你现在一出去喝酒我就担心。”
  “嘿嘿,不要担心,我给你保证,喝酒以后绝不开车。”
  “嗯,这还差不多。”
  “小雨睡了?”
  “嗯,你也收拾一下,早点睡吧,我也困了。”江可蕊伸个懒腰说。
  华子建示意江可蕊先坐一下,自己却径直到房间看了看儿子小雨,小家伙已经睡了,一只肉呼呼的小胳膊却探在了外面,华子建轻轻将小雨的胳膊拿回被子里,不料他却轻轻地睁开了眼睛,睡意朦胧地说道:“老爸,小雨都想你了。”
  华子建心头不由得一软,一边伸手摩挲小雨的脸颊,一边轻声道:“老爸也想小雨呢。”
  小家伙并没有真正的醒来,不一会儿便又沉沉地睡去了。

  华子建这才抽身来到客厅叫上江可蕊一起回到了卧室,关上门,说:“我现在还不困呢,你先陪我聊会吧。”
  “现在还聊什么?你在想坏事情了吧?”
  “这算什么坏事情呢,我们也好久都没那个啥了。”
  江可蕊笑着说:“你啊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正经,有损市委书记形象。”
  华子建哈哈一笑,说,年纪是大点,但我身体素质好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市委书记就没有七情六欲,就不食人间烟火了?“
  江可蕊整理了一下床铺,说:“你先去洗个澡吧。”
  “不一起洗?”华子建问。

  江可蕊说自己已经洗过了,华子建过去一把将江可蕊抱住,两手就往江可蕊的胸里钻。
  “子建,先洗个澡吧。”江可蕊嘴上说着,却不阻止。
  “完事再洗。”
  经华子建这么一挑拨,江可蕊的火也被挑起来了,开始热烈地回应华子建,几分钟后,俩人滚到一起,两人的亲热也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一个喘着粗气,一个娇喘着连连......
  华子建终于败下阵来缴械投降。

  江可蕊仍然抱着华子建不放,说:“累坏了吧,让我再好好抱抱。”
  抱了几分钟,华子建爬起来,说:“我洗澡吧。”
  洗完澡,江可蕊看到一个包,以为是华子建的,便打开来看,拉开拉链一看,里面装了三万块钱。
  “子建,子建。”
  华子建正在卫生间刮胡子,听到江可蕊喊他,赶紧出来,见江可蕊手里举了两沓钱,诧异地问道:“你取这么多钱干嘛?”
  “什么我取这么多钱啊,不是我的。”
  江可蕊拿起那个包晃了晃,说,“明明是你包里掉出来的,就这个包。”
  华子建一惊,想了想说:“肯定是车本立给塞的,这家伙,我喝酒的时候就看他在我挂包的地方转悠了一会,这不是给我找麻烦么。”
  “那现在怎么处理?”
  华子建说,“算了,明天让小刘退回给车本立。”
  江可蕊整理了一下头发,说:“车本立为什么给你送钱啊。”

  华子建说:“据说他在北江大桥招标上面遇到了麻烦,几个副市长对她的公司都在抵触,他想让我干预一下的。”
  “奥,那你不好干预吧,那是政府的工作。”
  华子建打个哈希说:“到时候再看情况吧,不管怎么说,车本立在大桥方案的事情上也出过不少的力气,只要是合情合理的招标,我一定给他一个公正,睡吧。”
  两人就不再说话了,相拥着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起来,华子建到了单位就让小刘把钱给车本立还回去,到下午的时候,车本立赶了过来,在华子建的办公室说自己看华子建平常手上不宽裕的,这点小钱就做零花钱用,又不多。
  其实也也就是投石问路的想试探一次,看能不能把华子建直接拉下水来,没想到华子建板着脸,批评了他几句。
  说起来啊,这车本立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之所以在北江大桥这件事上这么明目张胆地支持华子建,就是想讨好华子建,把这个工程弄到手。只要他拿到了这个工程,那他和华子建的关系就将更为密切,对华子建就更有利对他就更有弊。

  但杨喻义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车本立的企图杨喻义是绝不容许他搭成。尽管他现在还摸不清华子建是否有把工程交给车本立的意思,但感觉车本立自己,对这个工程应该是满怀信心,志在必得的。
  杨喻义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要设法让车本立在北江大桥的招标当中计划落空,一无所得,让车本立对华子建彻底失望。
  而现在在党校学习的几个局长,更是对华子建他们心怀不满,聚在一起就是说华子建的坏话,原来几人在一起玩总是有说有笑,开开心心的,可现在,他们坐在一起,要么就是没话说,要么就是发牢骚,对华子建骂骂咧咧,很是无趣。
  愁归愁,骂归骂,他们见了华子建还得笑哈哈装作没事一样。
  今天交通局的易局长就到了杨喻义的办公室,杨喻义问他:“你没课吗?怎么到这来了。”
  易局长说今天下午没什么课,还是他们几个局长约好了,要介绍个人给杨喻义认识。

  杨喻义问:“是什么人。”
  易局长笑着说:“到了市长你就知道了,现在保密。”
  杨喻义笑笑,也就懒得再问了,当即交待秘书小张,说他要出去办点事。
  刚上易局长的车,华子建就打来电话,说有事找他,杨喻义不得不让车停住。
  “谁啊?”易局长问。
  “华子建。”杨喻义冷冷的说。
  “他找你什么事啊?”
  “没说,就说请我过去坐坐,商量什么事情吧,你先回去吧。我过去看看。”杨喻义说。

  “那我们等你。”
  “等我电话吧,我这一去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好吧。”
  杨喻义很快就到了市委华子建的办公室,一进门,却见车本立就站起来招呼:“杨市长好。”
  车本立一如以往看到杨喻义那样笑着。
  杨喻义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车老板,笑得这么夸张,不会是心怀鬼胎吧?”

  华子建接上了话:“杨市长你还真说对了,他就是心怀鬼胎,他是奔着北江大桥工程来的,听说马上要招标了,跑来打探点情况呢。还没坐几分钟就给你打电话,说要请你和我吃晚饭。”
  其实,车本立并非刚到,在这坐了一会了,他反复的说起北江大桥政府那面排挤他的事情,请华子建一定要帮帮,华子建想了想,决定把杨喻义请过来,当面探探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