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0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襄田有些头大,这年轻人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自己有些微秃的脑门,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飞扬啊,这件事怕是跟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项目关系密切啊!昨天晚上,罗处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认为望海县现在的经济发展状况,还无法充分发挥这条高等级公路与大桥的作用,省里还有其他很多地方需要修路造桥,相比而言,我们报的这个项目的紧迫性并不是排在最前面的,所以他让我们修改原来的方案,降低公路等级标准,甚至修改路线,降低修路造桥的成本等等。”

  包飞扬微微皱了皱眉头,却并不是很意外,昨天罗闻喜拂袖而走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淡淡地说道:“这么说,我们的项目是卡在交通厅计划处那边了?”
  “是啊!”吴襄田说道,又小声地提醒:“现在罗处的态度是最关键的,你看是不是再找个机会想办法沟通一下?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工作为了百姓考虑,但有些事情,总还是有变通办法的嘛,我们毕竟要以大局为重,飞扬县长你说呢?”
  包飞扬知道吴襄田是在暗示自己在芦苇收购的问题上做出让步,不过他并不准备这样做,否则的话,昨天他在饭桌上就可以答应罗闻喜和薛海风提出的要求,而得到顺利通过冠海大桥项目的审批的交换,他斟酌了一下说道:“吴局,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芦苇收购涉及到很多苇农,而且我们县事先已经与向海、滨城那边达成了协议,是有法律约束的,不好因为一些其他的变故再做出更改,海风公司昨天提出的要求我们是没有办法满足的。”

  “飞扬啊,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我想你是最清楚的,没有这座桥和这条路,望海县的苇纸一体化项目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那都是一个未知数。”吴襄田语重心长地说道:“至于芦苇收购这个问题,我就不多说了,飞扬你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挂掉吴襄田的电话,没过一会儿,包飞扬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打过来的是海州市常务副市长冼超闻。
  “冼市长,您好。”包飞扬说道,这一次靖城与海州两个市联合向省里提出修建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海州市的姿态显得更加积极,为项目的推进做出了很大贡献,出了大力。
  “飞扬县长,你好。你还在省里吧,听说省交通厅那边有点问题?”冼超闻和包飞扬打过几次交道,相互之间已经非常熟悉,冼超闻直接开口问道。

  “应该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我正打算上午去一趟交通厅,询问一下情况。”包飞扬说道。
  “飞扬啊,这个海风公司的情况你可能并不是很清楚,他们和省交通厅的关系非常密切,但凡是交通厅的工程,基本上都有海风公司的影子。海风公司的老总薛海风也经常出现在刘厅长的身边。”冼超闻并没有揭破海风公司与交通厅、薛海风与刘道勤的真正关系,像他这样的高级干部,如果再说那样的话,未免有搬弄是非之嫌,有**份  。不过他却通过这样一番话,让包飞扬知道海风公司的背景,如果他不能够满足海风公司的要求,那么项目就很难通过交通厅那一关,还不仅仅是计划处。

  如果是普通的项目被卡,海州市这边出面直接跟交通厅的领导打个招呼,问题不大。但是海风公司不一样,薛海风是交通厅一把手刘道勤的小舅子,不给薛海风面子就等于是不给刘道勤的面子,就算是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亲自给刘道勤打电话也不一定有用。
  刘道勤倒不一定就会跟薛海风同流合污,但是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面子,没了面子就等于没有了权威,既然他们不给刘道勤面子,刘道勤当然也不会轻易卖海州市的面子。
  如果交通厅铁了心要卡这个项目,他们就算将官司打到省领导那边去也没有用,因为现在省里要建的交通工程太多了,各个地方都在抢。
  轻重缓急,谁先谁后的问题并没有一定的标准,怎么说都可以。而且像这种事情,只要想在鸡蛋里挑骨头,肯定还是能够找出不少问题,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唯一的办法也就只有满足海风公司的要求,让交通厅这边优先考虑这个项目,将项目的优先级排到前面,他们才有机会。

  “我知道了,谢谢冼市长的提点。”包飞扬说道:“我这就去交通厅,跟罗处再沟通一下。”
  “那就好,有的时候,我们还是要顾全大局,该变通的还是得变通。”冼超闻欣慰地说道。
  其实包飞扬并没有准备让步,他叫来陈立,让望海县驻省办准备了一辆车,胡峰听说包飞扬要去交通厅,连忙赶了过来,他以为包飞扬准备让步,又担心包飞扬年轻气盛,到时候受不了委屈,将事情搞砸,准备一起去。
  包飞扬刚刚坐上车,又接到县委书记徐平打过来的电话:“飞扬啊,为了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在芦苇收购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做出一定的让步,比如先签一个三年或者五年的合同?”
  “徐书记,您就放心吧!芦苇的问题关系到望海县上万农户的增收致富问题,这是绝对不能够让步的。”包飞扬非常坚决地说道:“至于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项目,也关系到靖城市的苇纸一体化项目,关系到海州湾经济带的发展,也符合省里的要求,我想一定是能够得到批准的。”
  徐平顿时就急了,包飞扬这还是不肯让步啊,难道他就不知道符合要求、重要性、紧迫性都不比他们这个项目差的还有很多吗?让谁通过谁不通过,先建哪一个项目后建哪一个项目,还不是领导一句话的事情?
  “飞扬啊,你不要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咱们还是让海风公司来收芦苇吧,他们到县里来,还是要接受县里的管理,收多少价卖多少价,县里还可以提出要求嘛!”徐平连忙说道。
  徐平这样说,才是将事情想简单了,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海风公司进来以后,一切都会按照他们的要求来。他们肯定会压低从农户手中收购芦苇的价格,再提高卖给造纸厂的价格,反正是他们垄断经营,造纸厂想要芦苇就必须从他们这里买,农户又不能够直接将苇卖给造纸厂,造纸厂也不愿意那么麻烦。
  而且,海风公司也很可能不会认真地去进行苇滩的开发,对芦苇品种进行改良,只有他们原来制订的联合成立一家芦苇资源开发公司才是最佳方案。
  所以包飞扬才不愿意轻易妥协。
  “好了,徐书记您说的我都知道了,我已经到交通厅,就不跟您多说了。”包飞扬挂掉电话下了车,直奔交通厅计划处的办公室。

  听说包飞扬来了,罗闻喜以为他经过一夜的仔细思考,已经认清形势,改变了主意,倒也没有为难他,很快就让他们进了办公室。
  “罗处长,您好您好,昨天的事情还请您多担待。”走进办公室,看到罗闻喜坐在办公桌后面,满脸冷酷,并没有起身的意思,胡峰连忙点头哈腰地打了个招呼,虽然同为副处级身份,但这里面的含金量不可同日而语,对方是手握实权的交通厅计划处副处长,自己不过是个地方驻省城办事处的副处长,手中的权力实在是有限,更何况如今是自己这边有求于人,不得不放低姿态,刻意交好。
  “哦——”罗闻喜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抬起头目光嘲讽地看着站在胡峰身边的包飞扬:“怎么,包县长今天纡尊降贵,到我这里来是不是又改变主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