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0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夏人的酒桌文化源远流长,很多事情都习惯在酒桌上解决,尽管不是很喜欢这种以吃喝的方式来解决工作上的问题,但包飞扬有时候也不得不遵从这样的规则。他早早在凤湖的星悦饭店订好了包厢,地方和菜谱都是按照吴襄田的提议进行了细致的安排,充分照顾到这位罗处长的喜好。
  包飞扬还特地请靖城市驻凤湖办事处的副处长胡峰作陪,上次吴襄田在省城请罗处长吃饭的时候,胡峰就在场,两人也算是熟人了,有个熟人在场,两边互相能拉笼拉笼关系,说话也方便。

  包飞扬虽然只是望海县的副县长,和胡峰的级别一样,不过胡峰知道望海县和包飞扬最近的风头很劲,在江北省很多政府官员看来是前途不可限量,虽然还不至于让他曲意逢迎,但肯定愿意与之建立良好的关系,也几乎是有求必应。
  两个人都提前来到预订的酒店,坐在一楼的大堂闲聊,同时等待计划处的罗处长。胡峰笑着给包飞扬介绍一些省城的见闻趣事:“计划处几乎是交通厅最有实权的部门,负责编报和下达全省的交通中长期发展规划、前期工作计划、年度计划、并检查计划执行情况。负责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前期工作和行业管理。”
  “也就是说,但凡地方上在交通领域的比较大的动作,不管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行业发展,都要通过计划处审批,要列入省里的计划,才能够推进,而列入省计划的各项工程和计划,计划处均有监督和管理的权力  。”胡峰说道,似乎生怕包飞扬对计划处的情况不了解。
  包飞扬当然也做过这方面的功课,他笑了笑,对胡峰说道:“胡主任应该经常要跟交通厅、跟计划处打交道?”
  胡峰点了点头:“你说对了,计划处是我们打交道最多的,然后才是综合处和财务处,财务处管钱袋子,综合处什么都管,但是进不了计划,你就什么机会都没有。”
  包飞扬对此也深有体会地点了点头,说白了,计划处掌握的是审批权,这向来就是政府权力的核心,同时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
  “既然如此,胡主任对这位计划处的罗闻喜处长也应该比较熟悉吧?”包飞扬问道。
  胡峰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包飞扬这是想要打听罗闻喜个人的相关情况,他想了想说道:“罗处长今年大概四十多岁,大约是两年多以前,刘厅长上任以后提拔起来的,最近似乎也在要求上进,据说他和省路桥公司那边的关系很不错。”

  四十多岁而不是四十出头,而且刚刚升任副处长两年多时间,在中央一再强调年轻化、专业化、知识化的大背景下,这个年龄其实有些尴尬,就算后面有人,到正处级也就差不多了。如果个人能力强一点,或许还可以成为县委书记这样的地方一把手,要是保守一点,也就只能在省直机关担任一个处长。
  罗闻喜是两年多以前刘道勤执掌交通厅以后提拔上来的干部,而刘道勤出身路桥公司,罗闻喜又和路桥公司的关系不错,可见他应该是交通厅厅长刘道勤这条线上的。
  罗闻喜最近要求上进,怕是在省城这边的表现比较活跃,这其中的意味就很深长了,如果罗闻喜要的是成绩,那还好办,如果他还想要别的,恐怕就很难满足了。
  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几分钟,罗闻喜欣然而来,这时候包飞扬与胡峰已经站在酒店门口等待,连忙迎上去打招呼。
  “早就听说靖城市有一位非常年轻的副县长,今天一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罗闻喜伸手拍了拍包飞扬的手臂,颇为热情地说道,不过语气多少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包飞扬笑了笑道:“罗处长您是领导,我还要向您多多请教。”
  “请教二字我可不敢当,我也就是比你痴长几岁,多认识几个人。”罗闻喜满面笑容地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海风建设的薛总薛海风,你们都是年轻人,有空不妨多交流交流。”
  “包县长你好,我们见过面的,不知道包县长还有没有印象?”薛海风跟包飞扬握了握手,笑着说道。
  “当然,薛总的风采,我一直是很仰慕的。”包飞扬笑道。靖城市荷花节期间,包飞扬曾经和薛海风见过一面,当时薛海风和孟凡均、卜光学等人在一起,双方的关系谈不上多融洽。现在薛海风和罗闻喜一起赴宴,不管罗闻喜是不是知道这段旧闻,恐怕薛海风也是另有所图。
  大家寒暄了几句,走进包厢坐下,胡峰和罗闻喜算是熟人,胡峰也是搞接待的能人,很快就将气氛搞得很热烈,罗闻喜也没有摆省厅干部的架子,和胡峰、包飞扬杯来盏去,很是热络。薛海风也和包飞扬吃了几次酒,似乎过去的芥蒂已经烟消云散。
  不过包飞扬心里的警惕却丝毫没有减少,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罗闻喜和薛海风现在的姿态越低,要求可能就越高。
  看看铺垫足够了,气氛已经搞的差不多,大家都比较融洽样子,包飞扬找了个机会,端起酒杯对罗闻喜说道:“罗处长,听我们吴局说,有关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项目,您有些情况想要了解?”
  罗闻喜和薛海风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放下杯子,笑呵呵地说道:“是有一些疑问,听说包县长是望海县经济建设的负责人,所以我就想通过包县长了解一下,以望海县现在的经济发展水平,这样一条高等级公路与大桥的经济效益真的能够充分发挥吗?包县长应该也知道,现在省里要修路的地方太多了,省里只能够有重点地给予支持。”
  包飞扬不知道罗闻喜问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既然他问到,出于尊重和对工作的责任心,也就简单介绍了一下望海县的经济发展状况:“望海县处于靖城市经济相对比较落后的北部地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经济支撑型产业,而且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确实比较低,不过,随着最近招商引资引进的苇纸一体化项目的推进和带动,望海县未来的发展充满了蓬勃的朝气和新的活力,未来三到五年内将形成一个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产业集群,现在简陋落后的交通条件已经远远无法满足未来的经济发展状况,因此打通临海公路对于我们来说就成了当务之急。”

  “仅仅一个苇纸一体化。一个造纸产业,就有那么大的运输需求?”罗闻喜有些疑惑地问道。
  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造纸产业虽然听上去只是一个产业,但它其中的内容非常丰富。外延更加广阔,所以围绕造纸业做文章,继而开发相关系列的产业,打造一个规模百亿产业集群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对于运输的需求也非常大,县里经过会议讨论研究,最近还打算对县属国有运输企业进行重组。也是为了应对新的形势下县里对交通的需求。”
  “罗处,这一点我倒是也了解过。造纸产业,尤其是苇纸对运输的要求非常高,别的不说,就是分布在沿海广袤滩涂上的芦苇要收割、处理。再集中送到造纸厂,这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规模啊!”薛海风突然开口说道。
  罗闻喜好像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他奇怪地看了薛海风一眼:“哦,没想到薛总对于这个也很了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