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9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宏达集团以张诚山为首的一行人员及其从台湖请来的医疗小组婉谢了靖城市政府的安排,由张诚山的助理订下在靖城的一家五星级宾馆下榻休息。包飞扬及从北京请来的专家组成员等人则由范晋陆安排在市委小招休息。
  一场宴席宾主皆欢,众人相继散去后,在市委小招2008号房间内,范晋陆终于找到机会和包飞扬单独坐在一起,包飞扬泡好了两杯茶。递了一杯到范晋陆面前笑了笑说:
  “范书记,你今天辛苦了,现在事情终于解决了。你也可以放心了,喝杯茶放松一下,舒缓舒缓神经。这是我师父从西樵山亲自采摘炒制的凤凰单枞,和普通的凤凰单枞味道不一样,范书记不妨试一试。”
  范晋陆闻言后,并没有马上喝那杯递过来的乌龙茶,只将茶杯往桌上轻轻一放。人却突然站起来,向包飞扬深深一躬。包飞扬唬的连忙起身道:“范书记太客气了。请你喝一杯茶而已,何必行这么大的礼。”

  “包县长你说笑了,你当然知道我不是为了茶。今日之事多亏了有你及时出现,才得以成功化解。坏事变好事。当然我个人的荣辱前程事小,但如果因此坏了靖城市的名声,影响全市以后的招商引资工作,给靖城市的发展拖了后腿,那我就成靖城市的罪人了。”
  范晋陆颇为感慨地说道,他这个人是个做实事的人,并不像有些官员只为了自己的官职和权位,政绩只是当成他们升官的手段和工具。而且范晋陆此人处事公私分明,即使是被他提拔的焦孟德在与包飞扬的政治斗争中失利下台。也并不记恨,他欣赏有实力有干劲的干部,而不是不问是非一味护短。袒护自己派系的下属。
  自从到靖城上任以来,范晋陆就一心为了靖城市的发展竭尽全力,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外商对靖城产生恶劣的印象,从而导致靖城市的招商引资变得困难,那还真是造化弄人了,靖城市在全省来说本来就属于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好不容易近几年才稍有起色,范晋陆也刚刚感觉能将经济建设搞好。而且他也有信心相信,假以时日一定追上那些经济相对发达的沿海经济开发区,领着全市人民奔小康,让老百姓们都过上好日子,若今日发生这样的事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影响靖城以后一系列的发展规划,范晋陆即使引咎辞职,以他这种正直无私、严于律已的性格,肯定心里仍是内疚万分,这辈子恐怕都不好受了。

  幸好,包飞扬的出现让张洪祥在靖城突然发病事件出现让人出乎意料的反转,要知道当时连托了很多重关系请来的国内医学泰斗人物------京城协和医院神经内科的首席专家刘方军教授都对这样一个特殊罕见的病例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几乎已经绝望了,脑海中也预演出一系列此事造成的恶劣影响,准备黯然接受最坏的结果。
  “范书记,你这是干什么!”包飞扬连忙伸手拉住范晋陆,不让他弯腰,不管是从年龄辈份还是从官场级别,甚至从秉性为人上来说,包飞扬都认为要对范晋陆十分的尊重。他对范晋陆除了应的有尊重之外,更对他忧国忧民的思想有一种由衷的敬佩和欣赏,面对一个自己内心如此敬佩尊重的人,他怎么好受对方如此大礼。
  “这件事本来就和范书记、和靖城市没有干系,我想就算没有我的话,事后张家也会想明白这一点的,以张家的家势和在华人世界的声望地位,肯定也不会拿这件事做文章,范书记一心为了靖城市的发展,靖城人民肯定会永远记得您的。”包飞扬连忙说道。
  “哈哈——”看到包飞扬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居功自傲,反而非常谦虚地一笔抹杀了他自己的功劳,范晋陆不由浑身放松地笑了起来  。
  作为包飞扬的上司,他当然十分感激包飞扬对自己的帮助,可要是包飞扬因此而总是将这件事放在嘴边,甚至以他的恩人自居的话,未免也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微妙和尴尬,要是包飞扬携恩自重,向范晋陆提出什么要求的话,范晋陆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
  包飞扬懂得进退,知道分寸,范晋陆更加感激,也对这个年轻人更加欣赏。事情当然不会像包飞扬说得那么简单,张家或许不会因为这件事迁怒到范晋陆身上,对他打击报复,但是范晋陆在政治上的对手也不少,他们肯定会利用这件事做文章,涉及到台湖首富的张家,那时候将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帮他说话。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张洪祥没有事,意味着这种攻击的力度会大大下降。而且包飞扬还在张诚山的面前帮范晋陆说了话。张家明确表示这件事与靖城市、与范晋陆本人没有关系,范晋陆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进行反击,他身后的人也就可以站出来帮助他说话。从而顺利度过这一次的政治危机。
  “好了,你做了什么我都心里有数,不要说张先生这次不能恢复,就算是他现在恢复了,有些影响也很难挽回,至少要让他们在靖城投资,除了你们望海。我看其他地方怕是都没有可能了。”范晋陆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这一次他能够邀请张洪祥来市里考察。还是通过他的老领导的介绍,这一次发生意外,老领导也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也是他非常感激包飞扬的原因。真要是张洪祥出事,也会牵连到老领导,让老领导没法交代。张洪祥这一次的考察并没有具体项目,只是对靖城市的投资环境进行考察,这次的事情发生以后,虽然结果皆大欢喜,但恐怕短时间内,张洪祥是不会来靖城投资了。

  “我们望海现在要集中资源和精力打造造纸产业园,恐怕也没有张家能够看得上的项目。”包飞扬微微一笑。他知道范晋陆话里的意思,望海县现在的发展是很快,但也有些太出风头了。如果这次也像金光集团那次一样。张洪祥本来考察的是其他地方,最后却还是去了望海投资的话,恐怕望海县在市里就要引起公愤了。
  范晋陆见包飞扬如此灵透,不露痕迹的就将自己的心中隐藏的担忧化解了,这年轻人懂进退,不居功。更不会以功劳为筹码换取利益,能力出众却又谦和有度。心中不禁更为欣赏,轻轻点了点头,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然后将烟盒扔到包飞扬的面前:“你也来一根吧,随意点,对你对望海县,我还想多说两句。”
  “范书记您请说。”包飞扬接过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香烟,但是并没有急着点上。
  范晋陆点上烟,缓缓吸了两口,然后才隔着薄薄的青烟对包飞扬说道:“望海县现在的发展势头很好,造纸产业的框架已经形成,招商引资工作成绩喜人,市里其他县区有意效仿的不少,尤其是沿海几个县市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