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6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友前这个人平日里在乡里名声就很差,不单单是村里对他有意见,就连乡政府的脱产干部也没人愿意和他共事。
  他属于那种欺软怕硬,狐假虎威的类型。但凡遇到比自己官位小的,或者平民百姓的,胡乡长就摆出一副大领导的摸样,走路都会挺胸抬头撅屁股,可见到比他职位高的,他便变成了另外一幅摸样,点头哈腰,畏畏缩缩。
  坐在纪委的办公室里,胡友前冷汗直流。
  前几年,他也知道自己被几个妇女告到纪委,但一直就是安安分分的过来了,虽然心里还存在着一点的侥幸,但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容他自我安慰了。
  干部被纪委请去喝茶,真的比普通人被丨警丨察问话还胆小。
  不管纪委有没有掌握证据,他都会自己脑补许多被调查的原因出来。别说被纪委的人带走了,甚至有极少数,在自己单位被纪委的人一说明来意,就两腿发软站都站不稳了。

  胡友前根本就没细想这些话里有没有什么漏洞,他这时候满脑子都在想自己干过的事情。他很清楚自己做过的事如果没人较真,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可如果有人较真的话,那就是天大的问题。
  现在,纪委把自己请来喝茶,再听到这个话,他就直接认为自己已经被双规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纪委也不是随便就能够双规干部的。
  如果一个干部被人检举可能有问题,那么,纪委相关的科室就要做出初核,然后还要纪委常委会决定是不是要立案调查,调查之后,如果情况严重,需要双规的话,纪委常委会才会作出双规决定。
  对于重要的干部,双规还要请示县委。
  胡友前现在这个情况,充其量也就是个正常的谈话,只不过这个谈话是纪委,不是在他自己办公室。
  他被自己想象的双规吓住了,越想越害怕,两腿发颤地站了起来,强笑着道:“我,我没有什么问题……。”
  “有没有问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我们既然请你到这里来了,肯定是掌握了相关情况的。机会已经给你了,你不要自误。”一个高个子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椅子,示意然他坐下说话。

  胡友前的心往下就是一沉,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这时候,又一个人发话了:“胡友前同志,基层生活沉闷,偶尔思想上滑坡,这个……要勇于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勇于向组织上坦白。出现了问题不可怕,问题总是可以解决的嘛。组织上的处分,是在司法机关之前的。”
  这个话一说出来,就给了沦入黑暗之中的胡友前一线光明的希望。
  是啊,自己干的事情,如果硬要往司法上去靠,那也是靠得上去的,总不能因为没管住裤裆,就去和公检法打交道吧?现在看这几个人的语气,组织上对自己应该是以挽救为主,只要自己交待了,到时候给一个党内处分就万事大吉了。
  想到这里,胡友前的心理防线就已经破了,满脑子都往好的方向上去想。
  不过,他也没有马上就交待问题,倒不是侥幸还有谁会来搭救自己,而是想要讨价还价一下。
  “那……几位领导,这个,党内处分,是什么处分?”胡友前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他甚至还想问是警告还是记过,可一想,自己干的那些事情,就算是留党察看都是轻的。可他又不可能问出来是留党察看还是开除党籍,所以,只能这么问了。
  “你需要做的,只是交待问题。至于会给什么处分,这个还要看你的态度。”几个工作人员偷偷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欢喜不已,这货居然一下就被攻破了心理防线,也太容易了。

  胡友前不禁打了个颤,心里已经凉了半截。
  虽然他不知道纪委的人到底掌握了多少问题,但他做过的事,他心里是很明白的。而且,他又没办法问,只好点了点头,战战兢兢的回答道:“请领导放心,我一定端正态度,如实汇报,不,如实交待。”
  没办法,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着混个党内处分,以免被移交到司法机关去,说话都有点不经大脑了。
  “好!那你说!”高个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脸平静地说道。
  胡友前犹豫了,说什么?怎么说?
  虽然他违反组织纪律的事不少,但在他看来,能举报他的无非就是村里的那些妇女。他猛然间想到一个问题,听说过张文定最近在抓精神文明建设,而且纪委高德贵和张文定也走得近,莫非自己这是被张文定抓了典型?
  下一刻,他又觉得这个想法太不可思议了——精神文明建设,跟纪委的工作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这个问题,交待肯定是要交待的。至少怎么交待,交待多少,却是有讲究的。
  交待少了,跟纪委掌握的情况相差太多的话,那就是态度不端正;交待多了,超出纪委掌的情况太多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胡友前觉得,别看现在他们说是给个党内处分就可以了,自己真要干的坏事太多,他们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所以,这其中的度,一定要把握好。
  正在他犹豫之际,高个子突然站起了身,冷冷的对他说道:“要不你再好好想想?”
  这个架式,完全就是要离开了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好好“冷静”的打算啊。
  这就跟丨警丨察局差不多,事情不交代,那你就蹲在墙角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再问。
  当然了,这个也只是针对一些问题不大的干部,或者一些小案子。重大案子的相关人物,那是要二十四小时有人陪着盯着的,免得被调查对象自杀或者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意外。
  这一想,到底会想多长时间?胡友前不知道!
  其实,以前纪委找人调查的话,可能一调查就会调查个几天,但现在已经很规范了,一般都会讲究个不过夜的原则——如果没有问出问题来,夜里十二点之前,就要让人回去了。
  当然了,双规的肯定不算在这个情况之内。甚至,双规也是有时间规定的,一般也就是双规个半年,只不过在半年时间到了之后,还可以申请双规时间延长而已。
  现在的问题是,胡友前自己不知道这些情况,除了搞村妇之外,他知道的还真不多——分内的工作都还摸得不太透呢,又怎么会知道纪委这边的工作方法?
  见到纪委的几个干部要走,胡友前直接就以为人家对自己有看法了。这一下,他瞬间就有了决断。
  他不想再熬着了,他现在已经基本上断定自己的命运了。

  没想到,自己熬到了这把年纪,再熬几年就退休了,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如果真被纪委移送到检察院了,那自己这辈子就完蛋了,悔不该啊!
  他赶紧站了起来,由于紧张,汗珠子开始往下掉,但他还是赔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对高个子说:“领导,我都,都,都想起来。”
  高个子看了他一眼,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点点头,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道:“嗯。”
  胡友前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退路,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得不交代。
  毕竟,坦白从宽了可以争取到党内处分。自己如果能交代的好,还有可能不被双开,可自己要是顽抗到底,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