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6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就是燃翼县柴火乡的一位副乡长,名叫胡友前。
  前面说过,高德贵对于被检举的干部,正科级的他基本上都有印象,副科的,只有重要的实职副科他才有印象。
  这个柴火乡的副乡长,算不得什么重要的副科,但是有特色,所以他也记住了。
  胡友前这个人之所以能让高德贵记住,他个性的名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这个副乡长被举报的信息里,大部分都是生活作风问题。
  生活作风问题,这个,需要是问题的时候,那就是大问题;不需要是问题的时候,那就没问题。
  这个胡友前的生活作风问题,跟别的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还有所不同,有其独特之处,能够让人看一次就印象深刻。
  胡友前到底有没有钱,这个旁人还真不清楚,但女人,绝对是相当多的。不说副科级干部里无出其右,就是那些个被搞下马了的处干,也没几个敢说比他女人多的。
  胡友前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喜欢村妇。
  借着在乡里任职的便利,把离乡里较近的几个村的村妇们基本上都祸害了一个遍,偏远的村里,偶尔他也会光顾。而他祸害村妇,几乎就没花什么钱,用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一招——给这些人许下的承诺就是帮她们多争取些粮种补贴款。
  燃翼县耕地面积本来就少,国家下拨的粮种补贴是这些农民一项不小的收入。
  这些补贴,虽然在城里人看起来不多,但对农民来讲,这几百块钱足以让他们吃一年的油盐酱醋了。

  村妇们自然相信这个乡里来的干部,有些比较保守的,不愿出卖自己的身体,就想方设法的给胡乡长送礼,希望能捞到一点好处。
  当然了,那些村妇愿意跟他好上,原因也是很复杂的。
  许多村里的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远的去沿海,一年两年才回来一次,近的去县里市里,也是个把月才回来一次,留下老婆在家里带孩子。
  这人嘛,不管男女,都有一个生理需要。
  所以吧,有些事情,真的……说不好。
  有好处,又能够解决生理需要,再加上胡乡长虽说不是小帅哥,可也比村里那些男人有魅力。跟他好上了的话,呃,不亏!
  村妇们在盼着补贴,可是,胡乡长许了那么多诺,又哪里能够全部兑现呢?
  粮种补贴这种敏感的资金不是说动就能动的,国家对此控制得很严格。别说你个副乡长,就算是乡里的一把手,想动这些钱,那也不容易。
  为什么说不容易呢?
  这也是有原因的,不管是水稻还是小麦的补贴款,甚至是植树造林的补贴款,都是由县里直接划到农民的账户上的——农业局和林业局统筹。
  乡里能够做的手脚,就是在造册的时候,把面积多造一点。
  然而,你全乡有多少耕地,上面也是有底子的。再加上退耕还林减少的耕地面积,想在这个数据上弄多一点,真的很难。
  当然了,少加一点是可以的。然而副乡长同志许诺得太多,几个村加起来,那得出多少来?

  这些道理,胡友前不是不懂,但女人跟承诺比起来,自己的那些承诺就是个屁了。
  胡友前的承诺没有兑现,这些村妇当然不干。
  几个比较刺头的就开始四处上告,就是那种在村里甚至乡里都名声坏败到极点了的滚刀肉,除了钱,什么都不在乎的。
  燃翼这边虽然比较落后,但就算是农民,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举报的常识——这不是去丨警丨察局,而是要找纪委。
  所以说,这个事情吧,高德贵是印象相当深刻的。

  甚至于,他不用调查,都感觉得到这些举报,可信度非常之高。他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可吴忠诚不点头,他也不敢贸然行事,所以这事就拖到了现在。
  今天张文定的材料上竟然还有胡友前的信息,内容也是涉及到他生活作风的问题,这些吻合了,倒还真是个机会。
  不等张文定问,高德贵便把材料放到茶几上,用手指了指胡友前的名字,道:“张书记,这个胡友前,我有印象。”
  张文定看了高德贵一眼,对高德贵这个反应还是很满意的,他点点头,道:“哦?能够让高书记你有印象,恐怕这个同志有点悬啊!”
  高德贵听到这个话,就笑了起来,摇摇头道:“农民兄弟不容易啊,这个情况如果属实的话……那性质和影响,都太恶劣了!”

  张文定道:“唔,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胡友前同志这个情况,还是要尽快搞清楚。如果没有问题,也可以还他一个清白;如果有问题,那就把问题弄明白。”
  这个话,张文定说得云淡风轻,可听在高德贵耳里,只觉得杀气腾腾。
  “嗯,有问题确实要搞清楚。”高德贵点点头,附和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是对组织上负责,也是对友前同志负责。”
  张文定心中暗爽,跟高德贵合作,还是很舒服的。他只是副书记,公检法插不进手,能够有纪委配合他,许多事情才好办。

  高德贵领了张文定的命,就操作去了。
  他才不会傻到再去跟吴忠诚汇报一番,调查一个无关紧要的副科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事事都要向同级丨党丨委汇报的话,那纪委办案的独立性还要不要了?
  至于说影响到了县委的安排和乡镇的工作,这就更扯淡了。又不是调查乡丨党丨委书记和乡长,只是一个副乡长而已,算不得什么!
  最主要的是,县里现在这个情况,他高德贵要把这事儿办下来,就不能先向吴忠诚汇报!
  “有高书记你把关,咱们县里的党员纪律和干部素质一定会有个大的提高!”张文定肯定了一句,送客了。
  离开张文定的办公室,高德贵说干就干。
  这可是个难得一遇的好机会,既能够加强纪委在县里的存在感,又能够让张文定欠他一个人情,一举两得。
  反正现在算是把吴忠诚得罪惨了的,倒不如和张文定合作得更紧密一点,争取利益最大化了。

  高德贵在纪委呆了这么多年,对于叫干部来纪委喝茶这种事,自然是再顺手不过了。虽然在他手里没有真正处理过几个重要干部,但叫人谈话这种事,高德贵以及他的那帮手下,那可是轻车熟路。
  当天下午,胡友前就被请到了县纪委。
  胡友前只是一个副科级,自然不可能劳驾县纪委书记亲自问他话了。就算是副书记、或者别的县纪委常委,也不一定要亲自和他面对。
  纪委搞调查,确实讲究个级别对等。
  但这个级别对等,并非是说调查副科级的时候就要纪委这边也出一个副科级的来问话,而是指,对县管干部来说,由县纪委出动;对市管干部,就由市纪委出动;省管干部的话,就由省纪委出动。

  胡友前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惹出县纪委里的实权人物,只有几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让他坐在一间办公室里,一来就是最典型的开场白:“政策你应该知道吧?主动交待,可以坦白从宽……不要有侥幸心理,情况我们都掌握了,现在给你一个自救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