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对方的交待来说,应该是有人报复,但究竟是什么人,却不得而知。楚天齐扳着手指头分析起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天齐,昨天晚上伤到人了吗?”
  楚天齐稍微一楞,回道:“你也知道啦?没人受伤。”
  “那就好。这件事全县都传遍了,我能不知道?”宁俊琦问,“你怎么看?”
  “从抓*住那人交待的来看,肯定是有人报复,恣意闹事。”楚天齐回答,“但却不能判断是何人所为,又是所为何事。”
  “那你有判断方向吗?”宁俊琦反问。
  楚天齐回答:“如果单从操作手法看,冯俊飞倒是第一嫌疑人。按大多数的人的理解,矿泉水公司一直在青牛峪发展业务,现在却突然到开发区建销售公司,那就是开发区挖了青牛峪墙角。同时,矿泉水公司似乎也有喜新厌旧的嫌疑,是另攀高枝。这看似损害了青牛峪的利益,伤害了冯俊飞,冯俊飞报复的话看似合情合理。但如果仔细一想,又经不起推敲。”
  宁俊琦很是赞成。“嗯,我也是这么看的。现在的冯俊飞,已经和一年多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不可能再用这种拙劣的手法。而且他后面可是有高参的,决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他反而是最没有嫌疑的。”说着,她话题一转,“我分析,最大可能就是和青牛峪有类似情况的单位做的。因为这样一是可以出一口恶气,给你添堵。二是接花接木、祸水东引,要你把仇记到冯俊飞身上,他自己反而可以坐山观虎斗。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策划的人和你有仇,和冯俊飞也有过节,这样是为了一石二鸟。”

  “不排除就是为了针对我而针对我,也可能我和他并无过节,但对方却认为我侵害了他的利益。至于找到玉泉矿泉水公司,可能是无心之作,也可能就是有意为之。”楚天齐分析着,“这种情况下,他是最不可能暴露的,因为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现在开发区的发展日新月异,你成了他潜在的竞争对手。他这么做既找了你的别扭,也可能会对开发区的发展有影响。也或者就是损人不利己,看你不顺眼,看开发区不顺眼。”说到这里,宁俊琦嘱咐道,“不管怎么说,你要时刻注意,注意开发区的安全,更要注意自身安全。‘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枪打出头鸟’,这些话都是很有道理的。”
  楚天齐感叹着:“哎,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好多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这么一闹,开发区又该出名了,当然是恶名,对我的议论也好不了。希望县里不要再添乱,只要他们不听风就是雨,不弄所谓的调查,我就烧高香了。”
  “调查能有什么,你也是受害者,我想不会有人调查的,那不是在给你帮忙吗?”宁俊琦劝解着对方,“行了,不要不放在心上,也不要太当回事。也许就是赶巧而已,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这么一件事,影响了开发区的发展。”
  两人又聊了一小会儿,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真他娘的犯小人,这才消停几天呀,又有人鼓捣了。”
  叹气完毕,楚天齐在心里筛选着,筛选着可能的嫌疑人。

  正如他和宁俊琦分析的那样,对方肯定是故意找茬,给自己添堵,但究竟是谁,却一时没有头绪。好几个人都有嫌疑,却又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
  这么一盘算不打紧,嫌疑人名单可以列出一长串。楚天齐被这一大串名字吓了一跳,不知不觉中竟然得罪了这么多人。自己从进入仕途那天起,就一直告诫自己要“与人为善”,可到头来却得罪了这么多人。而且这还是自己能想到的,至于那些潜在的、暂时没有伸出爪牙的人,还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人肯定大有人在,就好比当初的孔氏兄弟,本来自认为不存在任何纠葛,可却忽然一下子向自己出了手,现在更是三弟兄一齐站到了自己对立面。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人得罪了,就让人对自己恨之入骨了。楚天齐越想越无奈,要多无奈有多无奈。
  青牛峪乡长办公室。
  冯俊飞正坐在那里想事情,手机却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摇摇头,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冯志国的声音:“小飞,说话方便吗?”
  “方便。”冯俊飞回了一声,“您是问开发区的事吧。”
  “小飞,是不是你干的?”冯志国直接问道。

  冯俊飞苦笑道:“大伯,您也不信任我?我会干这事吗?这不是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明摆着在给我上眼药吗。我是恨他,恨他到处挖墙角,可是我现在正事还忙不过来,哪有那么无聊。”说着,话题一转,“我正因为这事烦恼呢,招谁惹谁了,一盆屎就扣到了头上。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呀。”
  “不是你就好,我想你也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要是以前还真不敢说。虽然我知道肯定不是你,但是询问一下,就彻底放心了。”冯志国笑着道,“小飞,别往心里去,楚天齐也不会把这笔帐算到你头上的,他应该没那么傻。再说了,他可是还有一个高级参谋呢。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别受干扰,如果你先慌神的话,那可能真就中了别人的道了。也不排除这就是有人在一石二鸟,既给楚天齐添了乱,也给你来了当头一棒喝。”

  “肯定是有人故意给我泼赃水。别让我知道,要是知道的话,我一定饶不了他。”冯俊飞咬牙切齿道。
  “不用这么发恨,该干嘛干嘛,有人现在比你着急多了。”冯志国耐心的叮嘱着,“小飞,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意气用事,都要谋定而后动。无论遇到什么难办的事,要先和我商量,而不要贸然采取行动。”
  冯俊飞拉长音道:“知道啦,冯书记。”
  “又嫌烦了,这是为你好。”冯志国喃喃着,挂了电话。
  这天,楚天齐刚上班,就接到了雷鹏电话。
  雷鹏开门见山问:“哥们,‘皮蛋’中标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啦?有问题吗?”楚天齐反问。
  “外面又传开了,传你左右了中标的事,说“皮蛋”公司中标是内定的,只不过走了个程序而已。都说你在青牛峪乡的时候和他一块做冷库生意,四月份又是你把公司办公楼租给他,这次更是你一手导演了他的公司中标,照顾了他。”说到这里,雷鹏停了下来,等着对方回话。
  楚天齐停了一下,问道:“哥们,你相信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