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0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柴君同志愣住了,看清楚了李牧,可不是我的儿吗,就哭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李红华把刚才的事情一说,柴君同志心疼得都要碎掉了,又是好一阵子的责骂,赶紧的吆喝着李红华同志去买早点,自己则去烧水要给儿子洗脸。
  李牧的弟弟李小龙也被惊醒了,睡眼朦胧的爬起来,喊了哥之后也哭得不行。有一个和一代功夫之王一样名字的李小龙才上大一,前天赶回来的,半大孩子。
  家中一阵忙乱,李牧什么都不做,放任爹娘忙活着,不如此,怕是爹娘不心安。农村出来的家庭的情感,总归是和城市的不一样的,内敛又揪人。
  没有更多相见互述想念的场景,很快所有人都把情感压到了心底,更多的是体现在行动上面。
  天亮了,李牧草草吃了几个菜包子垫肚子,便回屋从口袋里把钱都掏出来,放在桌面上,说道,“爸,妈,这里是两万三千块钱,三千是我的工资,两万是部队给发的慰问金。”

  李牧不等老爹发问,便说道,“部队领导知道爷爷是抗战老兵之后,特别给我申请了两万块慰问金,都用在爷爷的后事上面吧。我留队了,以后工资有两千多,我在部队又不怎么花钱,什么部队都给发,你们就放心好了,以后钱多的是。”
  “慰问金”这个理由他是坐了一个多小时才想出来的借口,不如此,爹妈不敢要,不如此,瞒不过老爹这个曾经的工农兵大学生。
  说着,李牧看着弟弟李小龙,说,“小龙,以后你的学费生活费,我直接打给你,你就不要再跟家里要了。”
  李小龙说,“哥,我得奖学金了,国家的,五千块,还有每年三千的贫困生补贴,我在学校网络中心找了份兼职,一个月三百块,完全够的,你不用担心我。”

  “我跟你说,你的任务就是用心学习,钱的事轮不到你操心,勤工俭学是好事,但不能本末倒置,听明白了吗?”李牧说。
  虽然兄弟俩只是相差两岁,但是李牧早熟,社会经验多得多,又成了职业士官,李小龙在他面前就是个孩子。
  “知道了。”李小龙乖乖点头。
  李红华看着李牧,严肃地问道,“小牧,你回来部队领导有没有批准?我多次交代小龙让他不要告诉你,这小兔崽子不听话!”
  说着就瞪李小龙,李小龙不敢看老爹。

  “当然批准,领导很重视,直接给我买了机票飞回来的。不过只给了几天假,送完爷爷就得回部队。”李牧说。
  “那就好那就好。”李红华说着叹了口气,说,“你爷爷八十八了,挑着日子走的,很安详。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不要管这些,专心搞好你的训练做好你的工作,比什么都强。”
  柴君同志附和说:“就是,我那天在医院,对他说,老爷子啊,儿孙都有出息了,挑个好日子你就放心走吧,你爷爷当时就点了头,你爷爷很清醒,就像睡着了一样,很圆满。”
  是好事情,李牧不能让悲伤占据了全部,老爷子清醒地走,他是带着满满的欣慰离开。
  “爸,爷爷现在在哪?”李牧问。
  李红华说,“太平间,今天是好日子,已经联系好了,按照你爷爷生前的意愿,简单的搞。”
  李牧不说话了,他想让老爷子风风光光的走,但老爷子的遗愿必须得遵从。老爷子一辈子都没有兴师动众过,走了也不希望兴师动众,那就按照老爷子的意思来吧。
  “你爸找人看过日子,今年不适宜大操大办,明年才有好日子。”柴君同志说,知儿莫如母,她是知道李牧心里想的什么的。
  李红华说道,“今年就按照你爷爷的意思办吧,等你们兄弟俩出息了,再好好的操办一下,让你爷爷泉下有知也可以高兴高兴。”
  “好。”李牧点头,此等事务,晚辈很难左右。
  “牧哥!”
  “牧哥!!”
  “李牧!!!”
  忽然楼下有人喊,李牧奇怪,起身出门,“我去看看是谁来了。”
  楼下停了一溜的轿车,有豪车有经济型轿车,停了七八辆,十几个年纪或比李牧大或和李牧差不多年纪的,站在楼下,昂头朝着三楼喊李牧的名字。
  李牧从走廊伸出脑袋一探,全都是以前的那帮弟兄,风声传得着实快乐一点,他返身回来,“以前的朋友来了,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我下去跟他们说几句话。”
  交代完,李牧举步下楼,楼下一票人在翘首以盼。

  破落机械厂住宅楼下空地,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一期士官站在楼道口,他的对面形形色色或成熟或杀马特的站着七八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们身后停着一溜小车。
  一阵激动而乱糟糟的相叙,多是对李牧的埋怨,因为他参军入伍的消息一直没有任何人知道,直到大家长时间没见过他到家里来找才得知,因此大家颇有微词。
  如今回来探亲又是悄无声息的,大家的意见大了去了。
  李牧不得不摆了摆手,说道,“老爷子走了,我回来奔丧的,只有几天的假期。”

  哥几个都不说话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牧,心情都沉重起来。李牧家老爷子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很熟悉,甚至有几个当时老爷子住院的时候还帮着看护过。
  这人说没就没了,难怪牧哥看起来情绪不高。
  几个人当中,为首的叫刘华强,有的叫强哥有的叫老强,他开的是一辆年纪估计和他差不多的三菱帕杰罗,但在这个小圈子里,李牧不在的情况他,他就是老大,他的威望无人能及。
  “什么时候的事?”刘华强问。
  “昨天。”李牧说,“强子,哥几个,你们先回吧,我先把老爷子的后事料理了,回头我找你们。”

  “说的什么狗屁。”刘华强就忍不住骂了,“老爷子的后事,你就把我们排除在外了?李牧你不要忘了,去年老爷子住院,我守了老爷子一周,你这么做,合适吗?”
  其他人纷纷激动地附和,绝对不能同意李牧这样的安排。
  有炸毛的迹象,李牧为难了。
  他在部队,家里多的哥几个照看,尤其是老爷子,尤其是刘华强以及他身边几个平常做得最频繁的几个弟兄,老爷子走了,按理来说应当让他们送送。
  但李牧不知道乡下的风俗是怎么样的。
  “别吵了。”李牧说道,“我上去问问老爹,乡下有些风俗我不清楚。”
  “你快去!”刘华强摆手。
  李牧上楼去。
  刘华强转身,扫了大家一眼,拿手一指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说,“锐,你和晓东马上去商场整黑色西服,按照人头整,尺码你们发到锐的手机上。”
  锐和晓东连连点头。
  那边,穿着最考究的小辉当即掏出钱包取出一张卡给锐,“卡给你,没有密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