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9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张洪祥的情况则比较复杂,因为他的畸形血管比较特殊,隐藏在脊髓比较深的地方,甚至拍片的时候很多专家医生都没有看出来脊髓的片子有何异常,通过医疗仪器检测的常规方法甚至连病灶所在都难以找到,没有精确定位,在患者整个脊髓范围内寻找那根畸形的管管无异于大海捞针,总不可能把整个脊柱骨都切开,一根一根的血管去找吧。即使是再高明医生也不可能对患者进行如此高难度高风险的手术。

  当然,现在已经确定张洪祥罹患的是脊髓内血管畸形,通过一些有针对性的特殊的先进检测手段,还是能够诊断的,但是要手术的难度会非常大,危险性也极高  。
  无论是原本对中医就有所好感思想比较传统老派的张诚山,还是原来一直都不怎么相信中医的思想比较西化的张洪祥都不敢冒这个险。
  刘华阳使用的治疗手法则完全不同,他是通过截脉术去刺激和调理血脉,逐渐让畸形血管恢复正常的功能,中医讲究的是通则不痛,痛则不通,无论是任何病情,只要病灶处血脉畅通,气血平衡,营卫得当,身体自然恢复健康。使用这种方法不需要动手术,没有什么风险,当然与第一次失去知觉时的情况不一样,张洪祥可能会有一些疼痛,但是与手术的风险相比,这种疼痛还是能够忍受的。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是手术能侥幸成功,但经过这次的大手术后,人身体元气大伤,而且还会留下后遗症,由于是在脊髓处进行的手术,患者此后的人生肯定是不能蹦跳,不能进行剧烈的体育活动,要长期静养修身,这对于以前热爱运动,年富力强的张洪祥来说无异于一种终生的刑罚,提早几十年就要进入老年人的生活方式了。而且这种没有成功先例,没有经验的手术成功的概率是微乎其微,就等于是拿着自己的身体赌博赌博冒险做试验了,并且输率很大。

  因为是用传统的中医调理的方法,血管需要一个恢复的过程,所以不能够一蹴而就,张洪祥就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接受刘华阳的截脉术治疗,这也是包飞扬介绍刘华阳,而不是自己来做的原因。
  尽管以包飞扬所学的截脉术的醇熟程度,即使不依靠刘华阳,也完全可以单独治好张洪祥的病症。但身为主抓经济的副县长,当先要务是搞好当地的经济建设工作以及其他相应职责,而不是天天围在一个患有病症的外商身边当专业医生,那完全成了主次不分,当然如果是找不到其他能够治疗张洪祥病症的人,包飞扬当然也不会见死不救,但有刘华阳在,也就不需要他一展身手了。
  这种治疗刚开始的频率会比较高,每天要进行一次,看恢复的情况大概一个星期以后逐渐改成隔天一次,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治疗才能初步恢复,然后大约一个月接受一次检查和调理,一年左右就能彻底恢复健康。
  “华阳道长,非常感谢您的施以援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辛苦赶到这里亲自为我们洪祥进行治疗,洪祥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暂时恢复,刚才我们张家的主事人及张夫人相互交流了一个各自的意见,商量了下,最后还是想能够尽快带他回台湖调养治疗,毕竟那里相对在靖城来说各方面会比较方便,不知道道长能不能随我们一道到台湖小住一段时间,以方便继续为洪祥治疗?”
  “顺便也可以欣赏一下台湖的优美的风景。我们张家的别墅建在一座山青水秀之处,背山面水,树木葱笼,空气清新,是专门请了我们台湖的风水大师挑选的风水宝地,山谷及别墅周围都充裕着天地灵气,在此居住,尤其对于养身和修练的人来说是有莫大的好处的,相信道长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地方的。”
  张诚山让人在靖城的五洲大酒店订了一桌全素宴,为庆祝张洪祥的康复,也为隆重感谢刘华阳和包飞扬对张洪祥的及时治疗。席间,张诚山再次提起后续治疗的问题,希望刘华阳能够同他们去台湖,毕竟台湖作为张家的大本营,做什么事情都比较方便。
  刘华阳笑了笑说道:“本来嘛,小道我平时也并没有长期在白云观住,一年大概只在观中住两三个月,便如闲云野鹤,云游四海,到哪里都可以,不过我这个徒弟太能干了,一直以来都工作太忙,俗务缠身,就连我这个师父也难得见到他,若非张先生这次在靖城发病,他打电话急邀我来治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与我这个爱徒见上一面。这次相见,也想多盘桓几日,与我这个俗家弟子好好聚聚,实在不舍得这么快就离开啊!”

  “哈哈,让大家见笑了,本来按道理我们修道的出家人应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我这修为还不到家,还不到家啊  !”刘华阳非常洒脱地说道。
  “道长不拘泥于行、不拘泥于情,这才是真正的道行高深。”张诚山连忙说道,要是刘华阳真的修炼到逍遥于三界之外的地步,恐怕想要请他下山看病都很难,张家还怎么跟他建立密切的联系,在张诚山看来,就怕刘华阳真的没有**,只要他还有想法,张家就有机会。不管刘华阳是有意还是无意,任何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他对包飞扬非常在意,而这就是张家的机会,只要抓住包飞扬,也就等于抓住了刘华阳。

  张洪祥要调理身体,这涉及到方方面面,一方面是需要用截脉术的独特功法进行恢复按摩,而另一方面平时的饮食调理,相应的中药调理,及身体锻炼机能调理,都需要专业的人在身边。当然这所有的一切最重要的人就是刘华阳,只要这位精通中医,身怀秘技的得道高人刘华阳在张洪祥的身边,自然能确保整个治疗过程顺利无虞。
  从治病的角度看,是不是在台湖其实并不重要,张洪祥甚至可以迁就刘华阳想与爱徒相聚的心理,与其一道去望海进行后续的治疗和调养。只是张洪祥是张家现任当家人内定的继承人,已经成为整个张氏集团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真要是身体条件不允许,实在没办法也就罢了,别人也无可厚非。只要他的身体健康状况还说得过去,就肯定有很多家族及公司事务需要他亲自处理和确认。
  这便如古时的“国不可一日无君”,身为太子爷的张洪祥此时已经在张家现任当家人,也就是他父亲张诚虎的授意下接下了张氏集团的大部分对内对外工作,而张诚虎现在名义上虽仍是当家人,但实际上已经退居幕后,放权给他儿子张洪祥了。所以最好还是能回到台湖本部进行治疗,这样的话既不影响工作,也能够照顾身体治疗,两不耽误。
  “听说包先生在望海县任职,那是一个靠海的地方,很有地理优势,听说现在发展得很好,我和洪祥也想去看看有没有投资的机会,只是洪祥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张诚山似乎非常遗憾地摇了摇头:“要不这样,道长先忍痛割爱,和我们先去台湖,等半个月后,洪祥的身体状况稳定了,到时候我们一起陪道长到望海县走一走,道长也可以与令高徒朝夕相处,不知道道长觉得这样行不行?”

  张诚山看了包飞扬一眼,眼中流露出请求的意味,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他相信包飞扬能够听懂自己的意思,看在刘华阳和包飞扬的面子上,张氏集团可以去望海县投资,而身为主管经济的副县长包飞扬自然因此又增加一笔政绩,作为双方的友好交往,张诚山希望刘华阳先同他们回台湖,相信看在弟子包飞杨的面子上,刘华阳也不再好意思拒绝请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