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9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这件事情,他再次和刘华阳续上上一世的缘分,再次拜在刘华阳门下,开始“学习”他早已掌握的错骨分筋手。随后包飞扬又做通了刘华阳的思想工作,让他同意把错骨分筋手这个有些残忍的名字改成了截脉术,从而便于这种南拳秘术的推广。

  这次包飞扬为了治疗张洪祥的病,又专程把刘华阳从粤海市请了过来。
  经过一天的按摩治疗,加上不敢再多吃,张洪祥已经恢复一部分知觉和对身体的控制,可以弯曲手指、转动手腕、脚腕等,但是还没有完全恢复。
  刘华阳以前也没有治过这样的病,截脉术可以疏通血管,加速血液流动的效果他却是知道的。包飞扬已经对听叮嘱过,不要考虑能不能治疗好这种听起来名字很吓人的什么髓内血管畸形,只要按照正常疏导血管,加速血液流通的手法去治疗就行。
  对刘华阳来说,截脉术对他来说早就练得炉火纯青,有了包飞扬的保证,他自然没有什么心理包袱,只是聚精会神地把截脉术一套疏导血管手法做完,没想想到张洪祥立即就从床上坐了了起来,而且抬起了一直不能动的手臂。
  看到这一幕,张诚山、张若琳等人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截脉术的效果竟然这么好,简直就是立竿见影。
  其实刘华阳内心何尝不是不敢置信,不过他养气功夫很好,又事先得到包飞扬的叮嘱,这时自然是摆出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
  “洪祥,你好了,都好了吗?”张若琳扑到张洪祥身上,不停地在他身上这里捏捏,那里摸摸  。张洪祥伸手抱住张若琳,用力在她后背上拍了拍:“若琳,我都好啦!”
  他微笑着向刘华阳点了点头:“道长,谢谢您的再造之恩。”
  “哈哈,小事一桩,我是方外之人,谈什么谢不谢的,你们要谢就谢谢我这位徒弟吧,要不是他,我也不会从粤海赶过来的!”刘华阳爽朗地笑道,看起来完全没有道骨仙风的样子。不过他刚刚已经展现了截脉术的神奇,无论是张洪祥,还是张诚山等人,都不敢对刘华阳有任何的轻视和不敬,只会觉得这种率性和不羁才是刘华阳这种真正高人的表现。
  张洪祥的病让刘方军、胡哲文这样的医学专家都没有办法,刘华阳略施小计,就让张洪祥马上恢复,在张诚山、张洪祥等人看来,这已经是神乎其技,刘华阳也成了真正的世外高人。
  像张家这样的富豪,对家族成员的健康是十分重视的,财富再多,没有健康的话那就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张家和胡哲文这样的医学专家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现在的刘华阳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神一样的人物,他们当然不会放弃拉近关系的机会。
  “要谢的要谢的!”张诚山也连忙向刘华阳行礼说道:“洪祥他可是我们张家的栋梁,道长您救了我们家华阳,就等于是挽救了我们张家,这样的大恩大德,我们张家是不会忘记的。道长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出来,这也是我们张家的一点点心意。”

  刘华阳活动了一下身体,笑着说道:“哈哈,张先生客气了,一桩小事而已,治病救人,这也是我们修道之人的功德嘛!至于说要求什么的,我没有要求,要说有,就是下次我去台湖的话,说不定就要麻烦你们了。”
  “道长要去台湖,我们肯定是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张诚山哈哈笑道,刘华阳提出来的这个要求根本不算是要求,他刚刚还在想怎么请刘华阳去台湖,给他大哥,也给他自己调理一下身体,传授他们一些养身之道,没想到刘华阳自己就主动提了查出来。
  张诚山是一个商人,相信的是等价交换、互利互惠,在他看来,没有相互需求的来往是靠不住的,而刘华阳看起来似乎真的没有其他需求。他的心思一动,目光转到包飞扬的身上,刘华阳刚刚说过,要谢就谢他的徒弟,可见他对包飞扬这个徒弟是非常看重的。
  刘华阳没有需求,不代表包飞扬也没有,张诚山已经知道包飞扬是靖城市一个县的副县长,当官的自然需求更多,只要有需求,事情就好办。
  他笑着对包飞扬躬了躬身:“包先生,也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洪祥他是得了什么病,更加请不到道长这样的高人,听说包先生在县里工作?包先生有什么要求,也但说无妨。”
  “张总客气了。”包飞扬笑着还礼:“说起来,张先生这一次出事,也是在我们靖城,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实际上组织已经对范书记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我想请张总能够原谅范书记,他是我的老领导,也是一位好干部。”
  “这是当然,洪祥他的病因已经明确了,和农家乐的饭菜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和靖城市的接待工作也没有关系,当然也与范书记没有关系。”张诚山连忙说道。
  张诚山和张家对靖城市方面并非没有一点意见,毕竟张洪祥是在靖城市突然发病,虽然经过包飞扬的说明,胡哲文和刘方军也已经确认张洪祥罹患的是脊髓内血管畸形,这一次发病的偶然性也比较大,而且爆发得早要比更晚爆发有好处。但心里面总还是有些阴影。
  不过包飞扬都这样说了,张诚山尽管心怀芥蒂,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会继续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一来包飞扬是刘华阳非常看重的徒弟,是他的关门弟子,张洪祥的后续治疗还要刘华阳出力,而像刘华阳这样潜心于修行的淡泊名利的世外高人,也只有包飞扬才能请得动出山,张诚山也想和刘华阳搞好关系,得罪包飞扬就是得罪刘华阳。
  二来虽然张洪祥是经靖城市出面邀请来当地考察项目,市委副书记范晋陆亲自坐陪接待,而张洪祥也确实是在靖城考察的时候才突然发病,但是真正论起来,这件事和靖城市、和范晋陆确实没有什么因果关系,即使张洪祥没有到靖城考察,没有到那个农家菜吃饭,他体内的脊髓血管畸形也是在他来靖城之前就存在的,发病是必然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并不会因此就发生改变,如果因为这个得罪他们现在唯一可以治愈张洪祥的救星刘华阳,实在不值得。

  随着张洪祥病情的好转,大家之前充满了各种恐慌和焦灼的心也终于安定下来,不过张洪祥现在只是恢复到他瘫痪以前的状态,而他之所以瘫痪的病根——也就是脊髓内血管畸形,还没有彻底根除,这也就意味着以后一旦遇到诱因,很可能会再次病发。
  经过刘华阳的这次初步的运功治疗,经过截脉术的独特的刺激和调理,在此后的三五天内,张洪祥体内的血液流通状况还会比较正常,也就是说,张洪祥可以吃饱肚子,不用担心吃饱了会瘫痪,只是依然不能够吃得太多,以防止体内肠胃负担过重,血液集中到胃部,导致脊髓内的畸形血管不能得到充分的血液供养,再次发病。
  按照西医的做法,要想根除这种脊髓内血管畸形必须要通过外科手术,一种办法是彻底切除这种畸形的血管,另外一种则是进行血管内栓塞手术,打通血液流通不畅的畸形血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