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9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方军听得很仔细,直到包飞扬讲完,他又很认真地问了几个细节问题,直到再无疑问,才走到张洪祥床前:“张先生,包先生说的这些都是常规的身体按摩,所以你不要有什么精神压力,尽量放松身体。”
  在知道自己的病情可能已经弄清楚,并且有办法治疗以后,张洪祥也从极度恐慌与焦灼的状态中缓过劲,恢复了他的商界强人本色。他非常坚定地点了点头:“好的,刘先生你来吧,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知觉,身体已经完全放松了。”
  看到张洪祥的精神状态,刘方军放心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开始了。”
  刘方军的医术堪称是中西合璧,他能够将一套银针玩得出神入化,执行包飞扬说的这一套按揉手法自然更加不在话下,只见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按在张洪祥的背上,然后轻轻按揉,一边揉一边密切注意观察张洪祥的反应  。
  张诚山、张若琳紧张地注视着刘方军的动作,又不时关切地看向张洪祥的脸庞,张洪祥也有些紧张,不过他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很平静,似乎刘方军的动作并没有能够给他带去任何感觉。
  胡哲文、岳武峰、范晋陆等人也非常紧张地注视着,尤其是范晋陆,包飞扬能不能够成功,关系到他的政治生涯能不能够继续。范晋陆正值壮年,当然不甘心这时候推下去,而且是以一种极不光彩的身份。
  刘方军揉了腰俞穴、腰阳关穴、悬枢穴……胡哲文对这些穴位并不了解,但是他也听了刚刚包飞扬的讲解,知道刘方军一共要按的就是四个穴位,眼看刘方军已经开始揉第四个穴,不过张洪祥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张先生,你还是没有任何感觉?”胡哲文问道。
  张洪祥微微动了下头:“没有。”
  “会有的,一定会有的。”张若琳抓着张洪祥的手,又紧张又焦虑地说道,包飞扬的治疗方法已经成为她万念俱灰,几乎绝望的心中的唯一的一点亮光,她不停的以一种近乎催眠的形式告诉自己这个方法一定能行,丈夫一定会恢复健康,给自己打气,也为丈夫打气。
  张诚山回头看了看包飞扬,只见包飞扬向他点了点头:“张总,稍安勿躁。”
  这时候,刘方军已经揉完几个穴位,并同时按住四个穴位,然后逐次放开。
  “啊!”
  就在刘方军松开三根手指,还有一根手指按着腰俞穴的时候,张洪祥突然叫出了声:“酸、好酸,腰好酸,快帮我揉一揉。”
  刘方军马上回头看向包飞扬:“能不能揉?”
  “可以,平常的肌肉按摩就行了。”包飞扬说道:“截脉术治疗已经结束了,需要等病人恢复一段时间,才能够再度使用。”
  “洪祥,你、你有知觉了?”其他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张若琳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张洪祥一会儿笑,一会儿龇牙咧嘴,不停地喊疼:“哎吆,是、是啊,有感觉了……啊、疼疼疼,酸、又酸了……”
  看到张洪祥像孩子一样,一会儿叫酸一会儿叫疼,不停地哎吆啊呀,显然是真的有知觉了,虽然他的身体好像还是不能够动,但是从完全没有知觉到有知觉,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好好好,有感觉就好!”张诚山也不禁眉开眼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张洪祥重新有知觉了固然是一个好消息,但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证明了包飞扬并不是信口开河,从他准确判断张洪祥的病情,第一个准确把握张洪祥吃饱了就会失去知觉、饿了就能恢复知觉的病情走向;再到他用这个简单的方法让张洪祥恢复部分知觉,说明他确实了解这种病,并很有可能有办法治愈这种病。

  “包先生,真是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们面对这种奇怪的病症,怕是都已经要绝望了。”张诚山转过身,紧紧抓住包飞扬的手说道。R466
  胡哲文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为什么就那么几下简单的按摩,居然能治疗目前在医学界尚未得到成功治疗方案的病例的患者。
  他也听说过中医通过一些按摩,推拿的手法能治愈一些扭伤或是腰腿疼痛之类的毛病,可他并不认为中医就是有效的先进的治疗方法,在他看来中医的那些推拿按摩,和西方人研究人体骨胳及肌肉群而得来相应科学的按摩方式恰好有暗合之处。
  中医是通过多年的实践经验得来的一些按摩手法,其中的一些方法虽然能治愈患者,但就连中医自己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至于通过按摩手法治疗这种需要高难度的复杂的手术才能治愈的血管畸形,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按摩怎么可能修复脊髓内本来已经畸形的血管,这必须通过外科手术才能做到。

  他眼中流露出满是震惊和不相信的表情,心中更是充满了疑问,忍不住走上去亲自检查了一下,却惊讶地发现张洪祥真的恢复了部分知觉,虽然据他观察还比较有限,但是已经是让这种让在场各位医学专家束手无策的病情得到了缓解,这足以证明包飞扬的办法是有效的  。
  胡哲文觉得自己过去所坚持的一些东西似乎出现了偏差,难道以前自己一直认为建立在人体解剖学及大量医学实验数据的西方现代医学技术,并不是目前世界上最为先进和正确的,而他认为的落后没有建立系统的科学体系的,已经跟不上时代的中医居然会有超越西医的独到之处?这完全颠覆了他之前的世界观。
  范晋陆也不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对包飞扬的行为由以前的担忧和紧张变为惊喜和由衷的欣赏。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副县长不仅善于搞经济建设工作,连这种晦涩难懂的医学领域居然也懂得一些门道,不管他如何谦虚,说自己并不太懂医学,讲不清病理原因,但事实上却能将两岸专家都感到棘手的病人的病情在短时间内就神奇的得到有效缓解,这可是见真章的功夫。
  想到这他颇为欣慰地看了包飞扬一眼,如果包飞扬能够将张洪祥治好,那他将成为扭转自己濒临悬崖边缘的政治生命的福星,这对现在的范晋陆来说,恐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包先生,你看洪祥他现在要怎么办?”张诚山抓着包飞扬的手,用充满热切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因为过于激动,声音都禁不住的有些微微的颤抖。此时张诚山好像只有抓住了包飞扬,才能够抓住治愈张洪祥的希望。
  包飞扬说道:“截脉术可以帮助疏通经脉气血,从而理顺畸形血管的血液流通,不过截脉术需要隔一段时间才能使用,大概是两次之间相隔六个小时左右,而且完整的截脉术只有我师父掌握,我其实并没有跟我师父系统地学习过医学,只是略知皮毛,所以在我师父抵达以前,只要每隔六个小时按照我说的方式,重复一次刚才的治疗过程,然后在两次治疗中间,定时对身体进行常规按摩,就可以了。”

  “好好好!”包飞扬已经证明他可以治疗张洪祥的身体问题,亲眼目睹奇迹发生的张诚山再也没有怀疑,对包飞扬的话言听计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