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9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了,刚刚那个说我吃饱了肚子就会失去知觉的家伙呢?让他过来,等我好了就抽他一耳光,让他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够动。看这个臭小子以后还敢不敢信口雌黄,恶意诅咒我?还想让我一辈子吃不上顿饱饭,哼!”张洪祥说道,同时努力控制手臂,想要恢复动作。
  “对啊,那个小混蛋哪里去了,现在怎么不说话了,他在那里胡说八道,差点害死我们家洪祥,这事可不会就这么——”张若琳因为吃饭的事情被张洪祥骂了个狗血喷头,她不敢对张洪祥发作,却将火气都撒到包飞扬头上,说着就站了起来,眼睛的余光扫到躺在床上的张洪祥,顿时吓了一跳:“洪、洪祥,你怎么了?”
  张洪祥躺在床上,因为想用力控制手臂,却突然发现自己又无法控制身体了,脸色涨得通红,表情狰狞。
  张若琳一把抓住张洪祥的手掌,张洪祥气得大骂:“你乱动什么,我这下子又感觉不到手指了。”
  张若琳顿时吓得连忙松开手,但又不死心,用又是慌张又是期盼的眼神看着张洪祥:“怎么会怎么会,洪祥你不要吓我,你再试一试。你刚刚不都已经好转了很多的吗?我刚刚看到你手指能动的。”
  “试什么试,我现在又一点知觉都没有了,都怪你这个臭婆娘,乱动什么动。”张洪祥气急败坏地骂道。
  “哇——”骤逢变故的张若琳茫然无措,顿时失声痛哭。所谓夫荣妻贵,张洪祥就是脾气再不好,也是自己的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和主心骨,何况病人的心态本来都比较不好,脾气大一点也是难免的,自己肯定要理解宽容,张洪祥平时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张洪祥要是真治不好,那么张若琳在这个豪门家族中就是彻底完了的边缘化人物了,更加没有任何地位了,以后只能混吃等死了。

  “洪祥,你又失去知觉了?”张文山顿时目瞪口呆,刚刚放松的心情又开始紧崩起来了。这变化也来得太快了吧,真是始料不及啊。刘方军连忙取出针盒,取出一根银针,一针扎在张洪祥手腕处神门穴上:“张先生,你有没有感觉。”
  “有个屁啊,你们到底给我吃了什么?是不是真的想要害死我啊!”张洪祥破口大骂。他一吃完饭,本来好转的身体又再度失去控制,似乎又要瘫痪了,自然而然地就怀疑到饭菜中有问题。
  刘方军并不介意张洪祥的大发脾气,冷静地说道:“张先生,这应该跟你吃了什么没有关系,刚刚那位包先生已经说过,如果你吃饱肚子,就有可能再次失去知觉的。”
  “胡说——”张洪祥刚要大骂,不过他身体虽然瘫痪了,但是大脑还能够思考,他也很快想到刚刚确实有人不让他吃东西,说他吃饱了就会再次瘫痪,但是却被他认为是胡说八道。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他刚刚吃饱肚子,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知觉又没有了,其实仔细想想饭菜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算上次在农家菜那里吃的饮食有问题,但这次是在医院,有专业医生的指导,有自己随行人员的监护是不可能出现问题的。难道情况真的是这样?他吃饱了肚子就会失去知觉,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病?

  “啊!”正在痛哭的张若琳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愣愣地看了看刘方军,又看了看张洪祥。
  “这、这不能是真的吧?”岳武峰也愣住了,他实在不愿意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怪病,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被包飞扬这样一个年轻人说对了。而且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医学专业,是一个对医理完全不通的外行人,这让他们这些号称业界专家的医生情何以堪,置于何地?如果是刘方军诊断出来,他只会佩服,可是诊断出结果的却是包飞扬这样一个年轻人,让他这个江北省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十分难堪  。

  不过他又觉得非常解气,胡哲文和台湖的那些人一来就从他们手上接过了主导权,而且隐隐还有些看不起他的老师刘方军,现在情况让包飞扬说中了,等于在他们脸上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不管包飞扬是不是医学专业,是不是医生,但他至少是内陆人,与台湖人相比,感情上自然会和包飞扬更亲近一些,看成是自己这一方的。
  胡哲文这时候也愣在那里,感觉头变得很大,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太够用,他不死心地连忙走到床前,伸手捏了捏张洪祥的手臂:“张先生,你有没有知觉。”
  “没有,我说了没有,你们不是说吃饭没有问题的吗,怎么我吃饱了就又失去了知觉?你们这些专家到底会不会治病?”张洪祥被反复折磨,此刻几乎已经失去理智,对着胡哲文大喊大叫。
  胡哲文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刚刚他确实对包飞扬的说法不屑一顾,可是眼前的情况却正如包飞扬所说,这一记耳光抽在脸上真的很响亮。
  “胡教授,洪祥他状态不对,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张文山见状连忙打圆场说道:“不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真的有吃饱饭就会失去知觉这种病?”

  胡哲文苦笑着摇了摇头:“张总,我刚刚也说过,我真的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情况。而且张先生的身上竟然出现这种症状,到底是什么原因,我现在也没有头绪,这真是太奇怪了。”
  “胡教授你也没有办法?”张若琳失声叫道,刚刚她口口声声地大骂内地专家没有用,等着她自己所信任的台湖医学专家上门诊治,好狠狠地让这些内地专家骗子丢一个脸,可是事到如今,连她所信任和满怀期待的台湖专家到场诊治,却依然找不到原因,病情也没有进展,甚至刚刚并没有进行特别地治疗,不知原因而神奇地自行的略有好转的身体,居然又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反复。这让她不禁又是紧张慌恐又是失望透顶,而这种失望正逐步蔓延加重,渐渐地就快要绝望了。张文山也紧张地盯着胡哲文,期待着他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病理解释和下一步的科学的治疗方案。

  看到这么多双期待和询问的眼睛盯着自己,胡哲文脸色有些难堪,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或许再进一步观察会有新的发现……”
  范晋陆刚刚还在想怎么为包飞扬开脱,没想到事情突然之间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张洪祥竟然真的再一次失去了知觉。范晋陆开始感到一阵阵绝望,不过很快又想到包飞扬说对了症状,说不定真有办法让张洪祥恢复,顿时又兴奋起来。
  “快、快让包飞扬进来。”范晋陆连忙说道。
  张文山这时候也紧跟着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对对对,刚才那位小同志呢,他说他遇到过这样的病例,是不是知道治疗的方法?”
  范晋陆的秘书和刘方军的助手冲出门外,看到包飞扬正在前面的走廊上打电话,他们冲上去,不由分说,将包飞扬拉进特护病房。
  “包飞扬,现在的情况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张总吃饱以后,再度失去了知觉。”范晋陆盯着包飞扬,有些急切地说道:“你都说对了,那你是不是有办法让张总恢复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