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6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的收获跟上午差不多,张文定还是没有说别的话,雷油强也因为上午有了经验,张文定不问,他也不多嘴。
  等张文定走了,雷油强才得以松了口气,唉,这叫什么事啊!
  看来这个文明办的主任也不是那么轻闲的,一堆麻烦事儿不说,还捞不着半点好处,雷油强心里那叫一个五味杂陈,不敢深想。
  张文定收集了几条实名举报的信息,他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这一天,他也没白在宣传部呆,看来跟吴忠诚斗智斗勇,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也幸好他只是副书记,不是县长,没那么多具体事务要管,抽得出来时间自己赤膊上阵。要不然的话,文明办这步棋,还真就会变成臭棋了。
  张文定懒得去考虑吴忠诚会怎么想,自己这都在宣传部呆了一天了,吴忠诚还没有找自己谈一谈工作,多少也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了。
  看来,那个老狐狸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哼,交通局那个副局长的位子,我张某人就是要定了,你不找我,那我就逼着你找我,咱走着瞧吧。
  第二天,张文定梳理了一下昨天的收获,抬手就给纪委书记高德贵打了个电话过去。
  高德贵这几天比较轻松,虽然跟张文定来往不是很多,但他并没有放弃这颗大树,反而时时在关注着张文定的举动,有点摸不准张文定要搞什么。
  精神文明这个口子上,难不成还真能玩出花儿来?开什么玩笑!
  谁不知道文明办在县里已经边缘得不能再边缘了,这能有什么指望?

  现在张文定打电话过来了,高德贵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毕竟,文明办是宣传部的,跟纪委没关系,甚至,在文明办搞出那个举报之后,高德贵还有点小小的郁闷——你文明办举报个什么鸟毛啊,当我纪委是摆设吗?
  不过,他仅仅只是有点郁闷,倒也不至于会因为这个事情而对张文定生气。
  现在张文定突然来了电话,高德贵有点摸不准脉络,中规中矩道:“张书记,有什么指示?”
  张文定没和他客气,在电话里直奔主题道:“高书记呀,是这样,我这儿有个事情要麻烦你一下……你有空吗,我去你办公室。”

  高德贵自然不可能真的让副书记到自己办公室来,便道:“我马上去你办公室,需要准备些什么?”
  张文定原本是想去纪委看一看有没有什么举报信来着,但转念一想,这不合适。
  他又不是书记,只是个副书记,跑到纪委去翻文件,像什么话?纪委虽说是接受上级纪检机关和本级丨党丨委的双重领导,但也是具有一定的办案独立性的!
  他以副书记的身份过去翻东西,就有点不合适了。
  还好,高德贵很有眼色,马上就要过来,而且还主动提起了要不要准备些什么。
  高德贵这个态度很不错,但张文定也不可能真的要他把纪委的相关东西带过来——办案纪律还讲不讲了?保密原则还要不要了?
  书记要了解情况,这个是正当的,但副书记嘛,嘿嘿。
  想着这些,张文定就道:“就是过来帮我看一看……”

  高德贵就明白了,可能是文明办有什么举报的信息比较有说服力,张文定要他过去看一看,看够不够得上立案——高德贵的政治敏感性,真是一点都不低。
  张文定一在文明办搞举报这个事情,高德贵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了。肯定不是为了给文明办加担子,只会是借势抓两个倒霉蛋,杀鸡儆猴!
  唉,这个张文定也不容易啊,这上蹿下跳的,费了老大的劲,只为了一点点小成果。
  不过,如果不是张文定,恐怕不管换哪个人来,纵然是费了比他更大的劲,还得不到这么一点小成果呢。
  “高书记来了,先坐!”张文定说完,便把手头的东西放了,又拿了几张纸,站起身走了出来。
  不一会,刘浩进来倒了杯水,接着退了出去。
  高德贵见张文定今天脸色不错,又加上他又把自己叫了过来,不由的想到了张文定应该是有好事对自己说,便很放松地问张文定道:“张书记今天格外精神,是有什么喜事啊?看起来我又有口福了!”
  张文定在沙发上坐下,笑了笑,道:“哪天你有空了,我好好陪你喝几杯,唔,这个,你先看看。”
  说着,张文定就把那几张纸递给了高德贵。
  这几张纸上,就是写的文明办收到的实名举报的信息。
  张文定都给了高德贵,他现在对高德贵谈不上信任不信任,但目前来讲,彼此之间是合作关系,只能选择相信对方了。
  他要动刀子,离不开高德贵的支持。

  高德贵接过材料看了几眼,心中就思绪就翻腾开了,张文定让我看这些干什么?难道说让纪委插手?唔,这也是个好事儿,正好这几天纪委比较闲,可以出来刷一下存在感了。
  只要有人顶在前面,高德贵还是很希望好好发挥一下纪委的职能的。如果前面没人顶着,要他一个人硬杠吴忠诚,那他肯定没那么傻!
  到这个时候,尽管张文定什么指示都没下,可高德贵也彻底明白了。
  张文定今天让自己过来,目的就是想让自己把把关,看看文明办举报的这些,在纪委那里有没有更严重的底子。换句话说,就是要找出一个最合适下手的家伙出来祭旗!
  高德贵是个老纪检了,对业务方面是相当熟悉的。
  县纪委每年接到不少举报,对一般干部的检举,他不可能去用心记,但对于正科级的,他大部分都心中有数,有一部分重要的副科级,他也心里有底。

  有关于那些正科级和重要的副科级干部,不说做到什么检举信息都牢记于心,但基本上的印象,高德贵还是有的。
  先前在电话里,他问张文定要不要准备什么,其实也只是问一下,一般的准备,都在他脑子里装着呢。
  譬如常委会上讨论干部任用的时候,他总不至于还把纪委里的举报信都带到常委会吧?那就只能凭脑子里的印象,对所讨论的干部作一个评价。
  现在,张文定给他看这些东西,他自然明白,这是张文定要他看一看,这些被举报的人当中,有没有他印象深刻的。
  高德贵仔细地看了看,心里忍不住就想笑。
  他当纪委一把手这几年,关于县里某些干部的检举信息,他曾经特意向吴忠诚汇报过,但都不了了之。张文定现在给他看的这些人里,还真有几个是他有印象的。

  不过,都没有特别严重的正科级,最合适拿来开的,是一个实职副科。
  日期:2017-01-01 1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