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5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栓柱推辞了几下,收了起来,跟在楚天齐后面,走出了屋子。
  买完东西,陪姐夫吃了饭,又送对方到车站。等着姐夫上了班车,楚天齐才开车返回了开发区。
  回到办公室,楚天齐躺到卧室床上午休,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姐夫说的一番话。
  从刘栓柱的话中,楚天齐已经判断出这个沃原鹏阳建筑公司幕后老板是谁。他意识到,这个公司应该不是为了揽工程,很可能就是针对自己来的。那么对方这么做,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呢?他想了好几种可能,觉得都像,又好像都不像。

  那么皮丹阳到底是被蒙蔽利用,还是为虎作伥共同对付自己呢?想到这里,楚天齐记起了四月一日那天做的一个梦,梦到皮丹阳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自己,自己当时就醒了。难道就是应在这件事上?他现在觉得看不懂皮丹阳这个人了。
  胡思乱想中,另一个人的名字也跳了出来——董建设。
  董紫萱现在已经不和自己作对,甚至还专程找柯兴旺,给自己拉关系,但董建设似乎一直没有放过自己。这让楚天齐很是疑惑,不明白原因在哪。直到今天提到这个张老板,他一下找到了原因所在:董建设一定是因为这个张老板,才对自己念念不忘,才授意属下屡屡出手的。因为董建设曾经是张老板父亲的属下,那么对方替领导儿子出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虽然觉得董建设是因为张老板才出手,但第一次见董建设时,为什么对方没有表现出任何恶意?是董建设装的,还是当时不知道自己和张老板交恶?亦或是自己判断错了?难道董建设不是因为张老板?
  越想越理不清,但楚天齐明白,这个张老板肯定是个麻烦,只是不知道要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困扰。他感叹一声:“姓张的,竟然要打上门了。”
  时间已经到了七月底,开发区工作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原来的那些烂尾工程,现在好多已经焕然一新,变成了入驻企业的办公楼、车间或是库房。各入驻企业的新建工程也很有成效,有的做好了基础,有的已经建起两层主体了。
  虽然现在楚天齐时刻防着这个鹏阳建筑公司,但从目前来看,并没发现任何异常。他们的施工现场,楚天齐去过几次。整个现场管理、规范施工做的都很好,各项资料整理、数据记录也很完善,工程进度非常快。
  开发区又陆续引进了好几家企业,加上六月六日签约的那批,整个引进投资已经将近九亿,和保留升级的标准差不多了。对此,开发区上下都很乐观,甚至有人已经认为这是板上订钉的事。
  楚天齐发现这个盲目自信的苗头后,专门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在会上,他严肃告诫大家,不到最后一刻,没经过市里认定,没见到升格保留的书面决定,任何事情都有变数。何况,现在离开发区自己定的目标还有差距,更别说离市里的要求标准了。他要求,一定不得有任何松懈,必须以认真的态度、饱满的热情、昂扬的斗志、严谨的工作来走好每一步,否则,功亏一篑的事情随时都可能发生。

  在这次全体员工大会后,楚天齐又专门召集股级以上负责人,针对各部门工作进行督导。在督导过程中,近乎严苛的要求,让大家看到了差距、找到了不足,纷纷表态要认真对待、严格整改。在这次会上还成立了一个临时督导机构,由负责纪检工作的副主任方宇担任这个负责人。
  楚天齐的一系列举动,给开发区众人敲响了警钟。大家立刻行动起来,用高标准、严要求检查对比工作,整个开发区工作健康、有序、高效的推进着。
  由于开发区引进的大部分企业,在一些乡镇有投资项目。现在这些企业把一些新的或是好的项目放到开发区,引起了好多乡镇负责人的嫉妒,甚至记恨。有的采取向县里告状的方式,有的采用散布谣言的形式,来中伤开发区,尤其是影射楚天齐。还有的更恶劣,直接给开发区写信进行警告、谩骂,当然是匿名方式。楚天齐就曾经接过这样的信,也接过这样的电话,但他都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尽管有些人跳的很凶,但并没有县领导或是有关部门直接找开发区麻烦,开发区各项工作并没受到任何影响。当然,也有领导善意提醒楚天齐,一定要提防着被暗箭所伤。楚天齐在表示感谢后,在暗地里确实也加着小心。
  这天,楚天齐和雷鹏吃过晚饭后,雷鹏有任务先走了,楚天齐就自己沿着公路,慢慢往回溜达着。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拿出一看,是开发区保安室电话,便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面传出一个焦急的声音:“是楚主任吗?快回来,有人闹事,打起来了。”
  “怎……”刚说了一个字,就听到“咔嗒”一声响动,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来不及细想,楚天齐撒开两腿,向主路跑去。由于今天出来喝酒,没有开车,他只好到路上去拦出租车。
  足有五分钟,才有一辆出租车停到面前。楚天齐拉开车门,跳了上去,说了声“开发区”。司机回了声“好咧”,汽车蹿了出去。
  刚到开发区门口,就见工地上正有一些人在来回追逐着。楚天齐掏出十元钱扔到前面,说了声“停车”。车还没有完全停稳,他已经从车上跳下,向那边冲去。
  工地上有专供照明的大灯,但打斗的那块区域却相对较黑,根本看不清楚。正跑着,一个人迎了过来,嘴里喊着:“你是楚主任。”

  “我是,你是……”说着话,楚天齐已经看清了来人面貌。
  对面来的人,是玉泉矿泉水公司的项目负责人秦经理。
  秦经理气喘虚虚的说:“楚主任,有人来和我们要钱,我们不给,就和他们周旋。后来,他们拔*出刀来,威胁我们‘要钱还是要命’。”
  听到这里,楚天齐赶忙道:“你受伤没有,还有什么人受伤了?”
  “没有,都没受伤。就在他们把我们逼到墙角的时候,忽然又来了一拔人。一开始我们吓坏了,以为来了帮凶,结果他们两拨人干了起来。”边说边走,秦经理用手一指,“拿钢管的是给咱们帮忙的人,他们当中一个人让我们都躲到屋里去。”

  楚天齐向场中看去,果然有一拨拿刀的,一拨拿钢管的。他不再和秦经理说话,快速向场中跑过,边跑边说:“胆够肥的,敢到开发区闹事,也不问问我楚天齐答不答应。”话到人到,楚天齐已经到了近前。
  忽然,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姓楚的来了,快跑。”
  听到这声喊,那些举着刀具的人马上四散奔逃,有一个人走的稍微慢了一点,让楚天齐一个飞脚踹在腿上。那小子一个马趴,摔在地上,刀具脱手而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