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9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动作没有停止,李牧本可以轻轻松松的通过这样一个小擒拿把飞哥完全控制住,只需要把他的右胳膊使劲地往后背往上掰,就是泰森也受不了骨骼错位的痛苦而乖乖放弃抵抗。
  但是李牧本来就心情极度的差,又痛恨这帮胆大包天的劫匪,他中途变换招式,牙齿一咬,猛然用力使劲的把飞哥的胳膊往上提!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让人牙齿发酸。
  “嗷……!”

  飞哥发出一声长长的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肩关节被生生的扭脱落了,那种痛苦谁试谁知道!
  李牧松开他往外推了一把,接着突然起跳猛地一个扭腰,一个鞭腿照着飞哥的脑袋就干了过去!
  飞哥像没了根的树木一样,在这重重的一击之下,侧着飞出去个两三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惨叫声也没有了。
  他没死,只是脑部遭到突然的重击昏迷了过去,李牧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其余那三人看见这样一个场景,有一个年级小一些的当场就尿了裤子,握着折叠刀的手剧烈地颤抖着。
  李牧整了整衣角,目光审视着他们,说道,“把刀放下,双手抱头蹲下转过身去。”
  “牧,牧哥,牧哥,是你吗?”右侧那位染着半黄半蓝头发的小伙子颤抖着声音忽然说道。
  李牧眉头跳了跳,定睛一看,“老九,是你?”
  “牧哥!”老九双腿一软跪了下来,“牧哥,真的是你!你饶了我吧,我真没想到是你,我是第一次跟飞哥出来的,牧哥你饶了我吧!”
  其他两个人也跪下来哭着求饶。

  李牧深深叹了口气,这个老九是以前上高中的时候跟着他混的,因为年纪最小,所谓都叫他老九,初中就辍学到外面混,以前还只是个不务正业的不良青年,偶尔打个群架,没想到现在都走上了抢劫这条犯罪的道路。
  那么一刻,李牧有想过放老九他们走,但认真一想,不给他们点教训,恐怕还是会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想毕,李牧拿起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听到李牧报警,老九他们脸都白了,害怕得都忘记哭了。
  “把你们的刀都扔到一边去,丨警丨察来了你们知道怎么说。”李牧说道。
  “牧哥,你放我们走吧,我们真的都是第一次,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老九痛哭流涕。
  “站起来。”李牧淡淡地说。
  没人站起来,都不敢。
  李牧运气猛地喝道:“站起来!”
  老九他们身子一哆嗦,赶紧的站起来。
  扫视了他们一眼,李牧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们一点骨气都没有!男人,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你们都是成年人,有胆子做就要有勇气承担任何责任!老九,看到你我很失望。但是你还有回头的机会。”

  老九不再说话,低下脑袋。他怎么也想不到肥肉是牧哥,更加想不到应该在部队的牧哥怎么会回来。牧哥是谁,他这样年纪的人太熟悉了。当年威震县城四大中学的强人,就连道上真正的大哥也给三分面。牧哥的传说也是随着两年前的那趟开往军营的军列而终止的,因此成了传奇。
  如今的牧哥变了,不敢变得比以前更加厉害,还整个人完全从里到外变了个样。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大铁锤似的砸在他们心里。同样的话从父母口中出来只会让这些天地不怕的毛头小伙产生更加叛逆的心理,但是从有辉煌传奇事迹的牧哥口中说出来,却犹如真理一般。笔者也是闹不懂这是为什么。
  丨警丨察很快到现场,见着一身迷彩作训服的李牧,又查了证件之后,昏昏欲睡的丨警丨察同志顿时打起精神来,一点都不敢怠慢。地方上但凡是涉及到现役军人的案子,不管是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公丨安丨机关都不敢怠慢。
  原因很简单,现役军人不归他们管,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和当地军队相关机关协调解决,比如军分区。麻烦不说,当兵的还非常的不好说话,说干-你就绝对不会拖哪怕一秒钟。
  说句难听的,现役军人就是杀了人,当地公丨安丨机关也无权处理,只能由军队相关部门来。因为对于地方来说,现役军人是不存在的,他们都是理论上的黑户,而他们的户籍在军队,称之为军籍。
  因此开出军籍作为处罚中最严厉的一项,原因是什么,就很清晰了。

  好在本起案件事实清楚,做完笔录之后,李牧就回家了,丨警丨察同志还特意派车送了他一程,开车的那位丨警丨察同志说,“解放军同志,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那几个人可是我们抓了很久的嫌疑犯,做了好几起拦路抢劫的案子,伤了好几个群众。只是啊,呵呵,医院那边说下手是狠了点,直接就问哪里出的车祸,一个断了三根肋骨,一个肩关节脱臼严重脑震荡。”
  李牧只是笑了笑,回到家,已然凌晨四点。
  红旗机械厂下岗职工李红华同志早早的就起了床,彼时天色还黑乎乎的,六点出点头。冬季的天色总是亮得较晚。
  通常,他要起床洗米下锅煮饭,然后出去买菜,买好回来饭好搁那保温,于是做菜,到差不多八点,天色完全亮起来的时候,就是吃早饭的时候。

  他的妻子柴君同志身子骨不比他,因此通常都是李红华同志做好了早饭,才把柴君同志叫起来吃早饭。
  但是今天李红华同志没有生火做饭,而是直接到外面买了点早点回来,给小儿子吃和柴君同志吃,他却是不能吃任何东西,连开水都不能喝,只能喝矿泉水。
  本地风俗,老人过世,下葬之前儿子不能吃任何过火的东西,只要是经过火形成的食物包括开水,都不能。
  这叫尽孝,
  李牧倒是理解为,这是让后代记住,不要丢掉吃苦耐劳的传统,不要忘却曾经老一辈熬过来的那一段艰难岁月。

  “谁?”
  “爸。”
  李红华同志出门的时候,猛地看见铁门外面席地坐着一个人,顿时紧张起来,顺手就操起了边上的扫把喝道。
  李牧喊了一声,站起来。
  李红华被吓了一大跳,“小牧?是你!你什么回来的?为什么在这里坐着?”

  老爹连续就是几个问题。
  “我四点多回到了,没钥匙开门,就在这坐一坐。”李牧强忍着泪水,轻松地说。
  李红华的眼圈早就红了,“你真是个王八羔子,到家了不叫门天寒地冻的你在外面坐什么,快进来,冻坏了,你个傻小子!”
  方才李红华那一声喝问惊醒了柴君同志,她爬起来赶紧的********走出来,“红华,干什么大呼小叫的?”
  “妈。”李牧喊了一句,眼泪就忍不住的哗哗的往下淌。

  日期:2016-03-13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