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9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却只是单纯的不想用她的钱。
  此时,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寥寥无几,偶尔驶过一些轿车和摩托车,偶尔三两个服务业刚下班的脚步匆匆,路灯孤单单的亮着,寒风吹过,街道两侧的树木落叶还没落地就被扫了出去。
  黑暗的街角之中,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观察着李牧。看家李牧走出来,他脑袋缩回去,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低声说了一句:“飞哥,有块肥肉,我刚刚走过银行,瞄了一眼,有好几万块钱,不过是个当兵的……”
  “当兵的?不好搞。不过好几天没开张了这他-妈天寒地冻的,跟紧了,别让肥肉跑了,我把其他人都喊上马上就到!”飞哥在电话里说。
  “好吧,我跟着,你们可要快点,这当兵的可不是一般人。”一张鼠脸的这人说完挂了电话,然后悄悄的探出脑袋去,看见李牧沿着街道大步地朝第九小学的方向走去。
  鼠脸暗喜,去第九小学的那条路非常的偏僻,而且那条路的路灯十个有八个是坏的,市政都没来得及修,正是下手的最好地段。
  不一会儿,两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从鼠脸后面开过来,鼠脸暗暗地打了个招呼,第一辆摩托车上的一个强壮的中年男子点点头,随即两辆摩托车保持着速度开过去,从李牧身边开过去。
  李牧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俩摩托车上的人身上。一车俩人,四个人。他没有起疑,太熟悉县城了,他甚至入伍前还是混混学生中的一员,大半夜开个破摩托乱转这种事情干得太多了。
  渐渐的,鼠脸发现自己有点跟不上李牧的速度,李牧走路是标准的齐步,每一步迈出去就是七十五厘米,一分钟走一百一十到一百一十六步,归家心切的他加快了速度,显然更快了,并且是匀速前进,普通人当然觉得跟上步伐有点难。

  终于走到了偏僻的那条路,两侧是稀落的农舍和农田,事实上算是郊区了,第九小学是离城区最远的一个小学。下一个长坡上一个长坡就到地方。距离约莫三公里。
  前方,飞哥和另外三个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车停好,埋伏在路边的绿化带后面,不是探头观察,看目标是否已经来到。
  这昏暗的路丝毫没有让李牧害怕,搞野外驻训的时候,坟墓丛都睡过,别说这挺好挺好的水泥大道了。
  慢慢的,李牧察觉到了后面的鼠脸。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身后有人远远的跟着,只是一开始以为是同路的行人,走到这里就知道有问题了,显然是别有用心的人,一直跟着自己。

  莫不是碰上了劫财的,县城还这么乱吗?
  李牧不动声色,慢慢的伸手把钱和银行卡什么的都放进有口子的口袋里,提高了警惕。
  鼠脸依稀看到了前面飞哥发出的信号,胆子大了起来,暗中跟踪变为大摇大摆的跟在李牧身后走,一只手伸进了口袋,把折叠刀掏了出来拿在手里。
  边上有一个加油站,李牧想了想,还是举步走过了加油站,一直到下了坡。这时,李牧觉得没有必要再装了,他站住了脚步,转过身来,面对着鼠脸。

  李牧目光如炬,“哥们,跟了一路,想怎么着?”
  尽管兵强马壮,但鼠脸还是被李牧的气势给震住了,不敢再往前半步,停下来,也不说话。
  微微一笑,李牧转过身去,此时飞哥带着另外三个人从绿化带后面走了出来,挡在了李牧前面。
  飞哥毕竟是道上混了十几年的人,见过一些世面,不至于被李牧一身迷彩服给吓住,当然也是钱逼的,这年头,搞点钱可不容易。
  “呵呵,同志哥,没别的意思,跟你借点钱花一花。”飞哥笑着走近,其他三个人胆子也跟着大起来,一起走过去,凶狠地盯着李牧。

  实际上,就算是当兵前的李牧,也不见得怵这种场面,更何况现如今是血火里滚将过来的大头兵,李牧在训练里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还怕你这几个小劫匪?
  “哦,抢劫的。”李牧淡淡地说了一句,把身上的背包解下来放在脚边,撮紧了双拳浑身运力,骨骼关节发出令人心寒的咔擦咔擦的摩擦声,在这荒芜一人的偏僻道路边上是格外的清晰。
  “这是不配合了。”飞哥眼中冒出凶光,从口袋里就掏出了折叠刀打开,月光洒下来也是反射着一些光亮的,看样子也是要那么几百块钱,他说,“同志,兄弟几个最近缺钱花得紧,我看你是当兵的,不想为难你,你把钱留下,我也不全要,你留下路费,你安安全全的回家,怎么样?”
  李牧却是笑着扭了扭手关节,“我不在两年,西县城都乱成这样了,以前可是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劫财的。看来你们是真过不下去了。”
  尽管李牧这一句话说得有些别的含义,但是飞哥已经不耐烦了,拖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被发现,路是偏僻,但是不代表没有车走,若是叫看了去报警,可就不好整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我自己动手了!”飞哥黄牙之间迸出这么一句话,就冲上前去。
  其他人前后夹击,一起冲上去,围住了李牧。
  飞哥照着李牧的腹部就是一刀过去,然而他根本连看都看不清楚李牧是什么时候出手的,手腕已经被李牧擒在了手里,李牧的手就像是铁钳一样钳住了他的手腕,猛地使劲一掰!
  “啊!”
  飞哥一声惨叫,感觉手腕要断了,手中的折叠刀自然的就掉了下来。
  这时,李牧身后的鼠脸面露凶光,从后面扎了过来。李牧闻声辨位,猛然一个转身撤步,左手肘部狠狠地撞在飞哥的胸口上的同时,右脚已经飞起,正正的就踢在了鼠脸持刀的手腕上面!
  “啊!”
  又是一声惨叫,鼠脸感觉手腕都要被踢断掉了,折叠刀飞了出去,他下意识的弯腰捂住了右手手腕。
  李牧并没有停止动作,带着飞哥猛地一个向前垫步,右脚落地之后根本没有停留,而是用力的一踩,借着蹬力照着鼠脸的胸口就是一个正蹬!李牧对这几个敢悍然动刀抢劫的混混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蹬出去的力量是尽可能的大的,尽管他还拖着个哀嚎不断的飞哥!
  鼠脸跟破麻袋似的飞出去三四米远,刹那间只是感觉到像是被汽车撞了一样,整个人摆脱了地心引力飞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路面,胸口瞬间的剧痛让他根本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此时,飞哥身后那三名劫匪已经看呆了,跟他-妈-的拍电影似的,谁还敢往前冲,那么强悍的飞哥只是一招就让人给制住了,搞个屁了。
  李牧这时猛地扭腰,一直擒住飞哥的右手顺势一扭,飞哥整个人被扭成了运动员扔飞饼的态势,惨叫更是连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