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8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部长,你怎么看?”徐平又问道。
  纪春燕板着脸说道:“我同意淡化处理,但是我不同意故意忽略关键要素,比如根据妇女与儿童权益保护的有关规定,与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一律算作强间,像这种恶劣的行为,如果不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又怎么能够保证以后不发生类似的情况?”
  纪春燕的话表面上看起来和曹逊、徐稷鹏说的差不多,只是顺序调换了一下,但是态度却完全不同,纪春燕显然对这件事感到非常愤怒,并不想看到这件事被轻描淡写地揭过。
  。…。
  徐平看了看曹逊和徐稷鹏。发现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铁三角这一次恐怕是真的出现了分歧。
  徐平却不敢因此感到高兴,因为态度强硬的纪春燕很容易成为一个不安定的因素,让他费尽心机的安排与努力全都付之东流。

  徐平看了看剩下还没有发言的几个人,县长杨承东、武装部长曹堃、常务副县长杨松平、副县长包飞扬,这几个人的态度恐怕会更加强硬。
  不过他现在手上有五票,真要是表决的话,倒也能够占据上风。
  不等徐平开口,曹堃已经说道:“我同意纪部长的意见,有罪不罚,怎么能够起到警示作用?作为党员干部,作为望海县委班子,竟然让自己的治下出现这种事情,我们已经犯了第一次错误。如果不能够对涉事人进行严惩,这就是纵容,就将是我们犯下的第二个错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
  彭阅说道:“曹部长、纪部长你们都误会了,对于涉案人员,我们当然要进行严惩,但是惩罚有多种形式,可以是法院的宣判,也可以是派出所的拘留和劳教,包括纪检部门的处分,我的意见是,我们应该选择合适的方式,尽量将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
  。…。
  王立中也说道:“是啊,组织上对待同志的错误也讲究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首先就是要犯错误就要严惩,但目的并不是为了严惩而严惩,而是为了治病救人。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因为一个错误,就将一个人彻底否定,一点机会不给,还是要讲究惩前毖后。”
  曹堃不由皱了皱眉头,显然彭阅和王立中说的这种话绕来绕去,他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不同意。”包飞扬突然开口说道,他的目光掠过徐平、王立中、彭阅等人,最后落在徐稷鹏的脸上:“这个月的每月谈杂志上有一篇文章。。讲的是依法治国的问题  。文章中援引中央首长的话说:必须让我们工作的方式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会因为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会因为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
  “早在十多年前的全党中央工作会议上,中央首长就提出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法治原则,我想这个原则是我们必须要遵守的。”
  。…。
  包飞扬说道:“具体到今天这件事情上,到底应该怎么处理,我想法律上应该有规定,这就是有法可依,既然有法可依,那就要有法必依,要按照法律来,而不是由我们坐在这里商量应该怎么处理。如果是这样,那就有违中央首长那句话的精神:不会因为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会因为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
  包飞扬目光坚定地缓缓说道:“如果我们在这里商量,因为这件事会影响到县里的名声。所以我们就要淡化处理,淡化处理就是忽略到非法交易的现实,忽略掉可能存在的强间罪,忽略掉保护妇女权益的问题,那就是用官员的看法来改变了法,我认为这是不应该的。”
  “飞扬同志,我还听说过一句话,叫作法理不外乎人情,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法制的进程才刚刚起步,有很多情况法律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所以还是要有个自由裁量权的,你说对不对?”彭阅微微一笑说道。
  “我是做宣传工作的,我很清楚这种事情传出去对于地方会有多么大的负面影响,可以这么说,如果这件事传开,望海县前期招商引资树立起来的正面形象将损毁殆尽;市里也肯定会重新考虑苇纸一体化项目的地址问题;县里的重大项目,比如冠河大桥、临海公路的立项也会出现新的变数。”
  。…。
  彭阅摇了摇头:“我和纪部长一样。对做出这件事的某些人深恶痛绝,可是就因为这些人,却要让望海县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是不是值得?”
  不得不说,彭阅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也确实有很多事情因为担心影响问题而没有追究到底,但是包飞扬却并不打算妥协。
  “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一颗老鼠屎确实会坏掉一锅汤,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们及时将这颗老鼠屎清除出去,再重新熬制,总还是可以熬一锅好汤出来的。”

  包飞扬说道:“苇纸一体化项目的选址并不是讨论决定的,而是金光集团、方夏纸业十几个亿的投资砸出来的;冠河大桥、临海公路要不要立项,也是因为苇纸一体化项目发展的需要;望海县正面形象的树立也不是靠遮掩、靠表面工作,而是靠全县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
  “我认为,这件事我们不应该可以淡化遮掩,我也相信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淡化就能淡化得了的,因为事情确实发生了,总会让人知道,那时候对望海县造成的希望将会更大。”R1152
  。
  包飞扬的态度非常强硬,而县长杨承东、常务副县长杨松平的态度又不出所料地表示反对刻意淡化事情的处理。
  这样一来,如果要进行表决的话,徐平本人、王立中、彭阅,再加上曹逊和徐稷鹏,有五人支持淡化处理;但是包括杨承东、纪春燕、曹堃、杨松平和包飞扬在内,也有五个人可能会反对。
  通过表决的希望不大,徐平再次选择了搁置:“既然大家的意见并不一致,那就先暂时搁置,稷鹏书记和立中同志你们先去安排一下,相关人员还是要从宾馆这边移送出去,等警方那边将具体的情况都弄清楚,天亮以后我们再继续讨论。”
  包飞扬对常委会上经常出现的这种纷争和低效率很无奈,不过他的态度依然很坚定,那就是绝不允许有人逃脱应得的惩罚。
  徐平递了一根烟给旁边的杨承东。。颇有些感慨地说道:“承东县长,你在望海县的时间比我长,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如果真的全部公开,那我们望海县可就出名了,全国都会知道望海县出了这样一件丑闻,以后别人提到望海县,就会说:哦,就是那个出了什么什么事情的地方,那我们可就都是望海县的罪人啊!”。…。
  杨承东沉默着抽了两口烟:“我同意这件事不公开处理,但是对案件的真实情况,我们不能够进行隐瞒。”
  徐平摇了摇头:“这么大的案子。真要是捅上去,那就不是我们想压就能够压下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