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4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一笑:“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具体工作还要靠你们去做,你们肯定比我内行。反正你方副主任是总负责人,做出成绩是你的,做的不好的话,你也有责任。当然了,对于政府那边来说,我是第一责任人,所有责任由我来扛。”
  “好的,这我就放心了。”方宇笑了笑。
  又探讨了几个问题后,方宇、石重生告辞而去。
  楚天齐拿过投标书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思索着什么。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放下投标书,说了声“进来”。
  屋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说到的皮丹阳。
  皮丹阳在问过一声“楚主任好”后,径直坐到了沙发上。

  看着皮丹阳坐下,楚天齐没有像往常那样热情招呼,而是淡淡的问道:“皮总,今天怎么有空?建材生意不忙啦?”
  皮丹阳一笑:“再忙也得来看看老朋友,来拜访楚主任呀。”
  “是吗?看来皮总很念旧呀。”楚天齐语气中多少含*着一些讥诮,“皮总真是一个重视朋友友情的人。”
  楞了一下,皮丹阳马上说道:“想必楚主任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楚天齐予以了否认。
  皮丹阳站起身来,手指着桌上,说:“楚主任,您是因为那本书对我有误会吧?”
  “误会?不知从何说起,这和你有关系吗?”楚天齐反问。
  “楚主任,我知道您对这事有看法,才在开标后第一时间赶过来。”说着,皮丹阳叹了口气,“哎,也怪我,当初没有和您提起这事。这家公司呢,我是其中一个小股东,大股东另有其人。也没想到这家公司会和开发区发生什么联系,所以我就一直没说,请您见谅!”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看着对方。

  楚天齐没有接茬,而是倚靠在椅背上,看样子就像睡着了一样。
  皮丹阳继续说:“其实这次投标,一开始我并不知情,是由公司其他人员操作的。直到前天,忽然接到公司指示,要我出面参加这个开标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感觉很突然,觉得没法向您交差,好像我故意隐瞒似的。于是,我一再推迟,可是拗不过上级,就只好硬着头皮参加了。
  确认参加投标会后,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向您说明一下,但转念一想,又觉不妥。如果在开标前向您说明我和这个公司的关系,那样就有了走后门的嫌疑,可能会让您为难,也会让您觉得我目的不纯。所以我就没说,就想着等到投标结束,如果中标的话,就第一时间向您说明,如果没中标的话,我也就不准备说了。谁知,却真的中标了。”
  楚天齐没说话,但睁开了双眼,眯着眼睛紧紧盯着对方。

  “楚主任,我说的千真万确,提前确实不知情。”皮丹阳又解释道,“要是知道不说的话,我,我不得好报。”
  “皮总,没必要赌誓咒愿。”楚天齐似笑非笑的说,“我们没有任何上下级隶属关系,你完全没必要这样。”
  “不,楚主任,我知道您是一个正直的人,是一个干实事的领导。所以,我敬重您,更愿意交您这个朋友。”皮丹阳看似说的很真诚,“这次的事,虽然我也是被动参加的,但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保证,以后再不犯这样的错误,请您谅解。”
  “皮总,您越说越邪乎了,好像我要把你怎么回事似的,其实咱们就是因为工作接触过几次而已。”楚天齐冷冷的说着,然后语气一缓,“也吧,本来我什么都没多想,更没有你所谓的误会。但既然你把话说到这儿,如果我没有一点互动的话,倒好像我真的挑理了。那这样,你把这个公司的股东情况,法人代表信息告诉我,可以吗?”
  “这……”皮丹阳支吾着。

  “怎么,很难吗?”楚天齐反问着,然后又说,“现在你们公司中标了农业园区施工项目,甲方是开发区,贵公司就是乙方。甲方向乙方简要询问公司情况,应该不为过吧,按说贵公司也有告之义务。不会是我这个甲方法人代表不够格吧,贵公司代表?”
  皮丹阳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连忙解释着:“楚主任,绝没有您说的这个意思,我怎么敢呢?主要,主要是……这里面有难言之隐,不方便说。等,等我请示过后,再和您汇报。”
  “不能说?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能不能代表公司?我现在真怀疑你有没有资格代表贵公司。”楚天齐说着,摆摆手,“请你拿上授权书再来吧。”
  皮丹阳站起身,欲言又止,迟疑了一会儿,走出了屋子。
  屋门关上了。
  楚天齐再次拿起投标书翻了起来,翻了好几遍都没发现里面有授权内容。后来在另附的那几张纸里,才发现了一份授权书,内容也仅是授权皮丹阳参加开标会。

  拿着这份授权书,楚天齐陷入了沉思。
  他刚才之所以给皮丹阳脸色,就是生气对方没告诉自己实情,让自己一直蒙在鼓里。对于皮丹阳说的“提前不知情”,楚天齐并不相信,那怎么可能?难道出席开标会不需要准备吗?难道这个建筑公司的人来了好几次,皮丹阳能看不到吗?
  既然皮丹阳应该提前已经知道,那为什么不向自己申明?至于对方说替自己考虑,楚天齐并不信,这个说法也根本不成立。因为这么一弄的话,不但没让楚天齐摆脱猜忌,反而操纵投标的嫌疑更大了。
  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相信用不了多久,人们就会知道中标建筑公司有皮丹阳的股份。本来楚天齐把办公楼租给皮丹阳,就让人们说三倒四了,甚至那次举报信事件,都是往皮丹阳身上引。如果再和这次中标的事联系在一起,那对楚天齐的猜忌就更大了。
  还有一点更让楚天齐觉得可疑,皮丹阳竟然不能说这家公司的股东构成情况。那么是皮丹阳真有难言之隐,还是这个公司有什么猫腻呢?
  楚天齐不禁怀疑起了这家公司,并决心要揭开这家公司的神秘面纱。
  第二天上午,有一个亲戚来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楚礼娟的男人、楚天齐的姐夫刘栓柱。
  自从除夕那天回来,刘栓柱就开起了小卖店,经营着一些日常用品和副食品,还弄了一个修鞋配钥匙的小摊。小卖店由楚礼娟打理,刘栓柱走街串巷修鞋配钥匙,再种着几亩地,小日子过的很红火。楚天齐听父母说,刘栓柱对姐姐挺好,他也就对这个姐夫有了更多好感。
  楚天齐递过一支烟,说道:“姐夫,你怎么有空来了,家里不忙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