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39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皱眉道,王副秘书长,我是把你当成自己人,所以才会跟你说句实在话,江水根这次能让吩咐你下去调查我,下次自然也会吩咐别人下去调查我,难不成我秦书凯要防不胜防的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那可不行,我已经给了你选择,现在到底怎么做,就看你王副秘书长的了。
  王副秘书长听了秦书凯的话,心里不由揣摩,这秦主任看起来年轻,心机倒是挺深的,他说的话也有道理啊,他这是想要从根上把威胁彻底解除啊,只是江水根对自己一向不错,难不成自己真为了保住自己的女婿就把他给牺牲了?
  看着秦书凯那张年轻的脸庞,王副秘书长的心里冒出阵阵寒意,坐在自己对面的也不过是个三十出头的处级干部罢了,此人竟然有如此深的心机,一环套着一环的想要拿下江水根,自己以前还真是小觑了这小子。
  也难怪以前顾大海和钟天河跟他有矛盾的时候,到最后都不了了之,他秦书凯反正是没有伤及分毫,就这小子各种手段,哪里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说不准,自己到普水县调查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信息,现在想来,为什么王志军副县长原本说好配合自己开展调查,却突然出差去了外地,在普水调查的时候,一些企业的老板头一天还态度不错的接待自己,到了第二天却都变了一副脸色,只怕那时候,秦书凯已经在背后动手脚了。
  这样想着,王副秘书长的心里不由阵阵寒意,眼前的这位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势力在支撑着他,就算是江水根亲自上阵,哪怕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啊。思忖了片刻后,王副秘书长想,即使女婿进去,那么自己快要提拔,家庭还是有人顶着,怕什么?于是说,秦主任,为了女婿,出卖朋友我做不来。
  秦书凯说,王秘书长,那可不是为了你女婿一个人,你要看看,那些东西表面上是你的女婿做的,但是还有事情你也参与啊。那么就是说,你也脱不了干系,你也会进去的,你为了别人,和你女婿都进去,是不是有点大了?
  王秘书长看着秦书凯。
  秦书凯笑着说,王秘书长,既然你要保江水根,那么为了这个江水根,你和女婿都进去,那么你的老婆和女儿以后的生活会有很好的保障吗,到时候遇到事情或者说出现男人的骚扰谁出面帮助。
  王秘书长不说话。
  秦书凯继续说,我想王秘书长在位置上也得罪了不少人,那么这个你和女婿都进去了,以后很多人就把怨恨记在你的老婆和女儿身上,那个时候发生一些什么事情找女人身上就很难说了。

  对了,秘书长,你一定看过李敖的《坐牢爸爸给女儿的八十封信》,你可要认真的学学,说不定你要写800封,还有,这几年很流行的小说《黑手》你也看过了,那是一个父亲坐牢后,他的女儿的情况。
  这本书,王秘书长确实看过,那是一个父亲被人控制后,他的那些仇人跟踪他的女儿,那个情节,秘书长能够记得:一天早上,他的女儿走到巷子口,她似乎有预感,没听见“阿黄”吠叫着欢快地迎接她,很是诧异。
  往常这狗老远能嗅出她的气息,分辨她的脚步声,迎到巷道里接着她,高兴地摇着尾巴跟随身后;到了院门口抢上前用爪子扒门,向老主人通报梦云的归来。而这天,她只听到院里传出它的哀号,不由慌乱起来,想绕开巷子口一辆小面包车,朝家里赶,弄清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岂知,刚到巷子口面包车旁,她被人捂住嘴,随即套上黑布罩,塞进停着的小车里。一塞进车,汽车就发动了。她第一感觉是,被黑道绑架了。内心十分惊慌焦急。她不知这伙人的意图。如果想勒索钱财,这回只有放下“自己靠自己”的人生准则,借钱赎买,蚀财免灾。仔细分析,不像黑社会的人,他们不可能在白天里大明大白作案呐。后来,听见有人恶声警告:老实点,不然要吃亏的!老子吃了你父亲那么多年的亏,他的女儿应该偿还了。

  王秘书长想到这儿,心里很是害怕,自己那个单纯的女儿虽然做了母亲,但是如果这个被处分或者免职的秦书凯要对付自己的女儿,那么女儿根本就无法摆脱,到时候,只怕柔弱的女人遇上如狼似虎的秦书凯,哪里还能有好日子过。
  秦书凯见王副秘书长的心里明显在摇摆不定,便对他说,秘书长,如果你要是想不开那就算了,以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会想象到,我既然有本事让你和女婿一起去坐牢,那么就本事让你的家人为我承担损失。
  秦书凯说罢,很是得意的笑了笑。
  看着秦书凯那阴险的笑容,这个王秘书长很是害怕,那天,他终于下定了决定,对秦书凯说出了一些江水根秘书长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起来,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婿,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家庭不受到伤害,今晚,王副秘书长不得不狠下心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着秦书凯的面,出卖了一路提携自己的老领导,江水根。
  官场如战场,这话或许听起来有些做作,其实却不然。
  战场上牺牲的是战士的性命,官场中斗争到最后,牺牲的是官员的官位和声誉,试想一下,一个在官场行走的领导干部,一旦失去了官位,那就等同于失去了其政治生命。
  君不见,有些退休后的老干部,一夜之间仿佛被抽尽了所有的精气神,头发变白了,腰杆也不再硬朗了,仿佛从台上下来之后,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这就反映了一个老干部对其政治生命的重视程度。
  一下子从众人仰慕状态下,从一个日理万机的领导干部中变成一无所事事的闲人,那种巨大的落差,也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在短时间内调节得过来的。老干部退休后,要想获得重生,最重要的还是要改变思想,否则的话,任谁都不能把那种生机勃勃的精气神重新灌输到别人的体内。
  从醉红楼出来后,王副秘书长也有一种被谁抽去了体内所有精气神的感觉,他抬头望了一样月朗星稀的夜空,猛然有种释怀的感觉。
  从今以后,只怕这普安市官场的种种争斗应该跟自己没什么大关系了,作为一个被免职的副秘书长,这舞台上哪里还有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说话的空间呢,原本还指望着能到化工园区当主任,眼下看来,也是不可能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做出对不起江水根的事情来,这些年来,自己在江水根的一手提携下,不断的往上升迁着,直到升到副秘书长的位置,江水根说起来,是自己在官场中的贵人和恩人,尽管这些年,自己也在江水根身上下了不少本钱,可想要在市委秘书长身上下本钱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也得愿意收下才行啊。
  日期:2017-01-01 09: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