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05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怜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教训菲菲,不过琴姐凌厉的眼神一扫过来,小怜顿时就偃旗息鼓了,我尴尬的挡在小怜面前低头认错,“琴姐,对不起,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们不会在吵架了,你放心吧。”
  或许是琴姐见我态度良好,她点了点头,将手上的烟掐灭了,直接说,“青青,今天晚上潘总在牡丹厅篡了一个局,你待会儿跟我上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这时菲菲却忽然一拍桌子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什么?琴姐,你不是不知道潘总一直都是我的常客,怎么能让夏青青去接待呢?”

  菲菲质问的口气让我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危险,琴姐却只是无奈的摆了摆手,“菲菲,你也算是咱们花都的老人了,你难道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你接了包养出去一个月,总不能让潘总等你一个月吧?这一个月里自然是会有别的人上来,这都是潘总的意思,我们也买办法。”
  琴姐严厉的说完,菲菲的气焰顿时消下去一半,我知道琴姐说的是实话,欢场里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忽然涌上来一抹悲凉,不知道是为了菲菲,还是为了我。
  “好了,菲菲你先打扮一下,待会儿我安排别的客人给你。”琴姐安慰性的拍了拍菲菲的肩膀,菲菲这才无奈的坐下来有些生气的化妆。
  而我则是乖巧的上完了妆,然后直接跟着琴姐走到牡丹厅门前。
  站在牡丹厅的门口我有些局促,手心里已经濡湿一片,这还是经过上次的事情我第一次和潘朗见面呢。
  琴姐捏了捏我的手,“青青,这次是潘朗亲口点的你的台,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我点了点头,琴姐这么看重我,我绝对不可以给琴姐丢人。
  于是我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桌上已经开好了几瓶酒,烟雾缭绕中,潘朗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镜片底下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烟酒弥漫,我笑着跟大家打了个招呼,随后潘朗便直接招了招手,我连忙走了过去,但是走过去的时候一个坐在左侧边缘的男人暧昧的伸出手在我的臀部抹了一把,我瞬间全身僵硬,脸上的笑容也有些苍白。
  而潘朗倒是并没有发现我的不对劲,直接将我揽在了怀里,“两天不见你似乎有些拘谨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潘朗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直接拿过面前的洋酒给潘朗满上了一杯,“潘总,喝酒。”
  潘朗眯起眼睛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微微抿了一口便放下了,从怀里掏出一个津致的盒子递给我,我惊讶的看着潘朗,“潘总,您这是……”
  “打开看看。”潘朗笑着将盒子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潘朗的意思打开,里面闪亮的克什米尔蓝宝石瞬间出现在我面前,我慌忙将盒子盖上递给潘朗,“潘总,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夏青青,看来你已经忘记我说过的话了?”潘朗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眸中闪过一抹狡黠。
  “什么?”我愣一下,没理解潘朗的意思。
  潘朗笑而不语,他的目光看的我背后发凉,过了好一会儿潘朗才说,“我说,我说的话你只能听着,不能违抗,不过显然你已经忘记了。”
  潘朗说完扬了扬眉毛,直接拿过我的手将蓝宝石做成的戒指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他的手指十分微凉,触碰到我我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而这时酒桌的上的男人说,“到底还是咱们潘总年轻有为啊,傅经年还是登不了台面的,上次从巴厘岛回来他就一蹶不振的,听说最近好几个合同都在犹豫中。”
  “那是,后生可畏啊。”刚才暧昧的抹了一把我臀部的四十来岁的男人忽然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我说魏总,你们公司最近建设的工程不是正在和傅经年交涉吗?情况怎么样了?”
  傅经年?我下意识的蹙眉,抬头望向了酒桌上正在推杯换盏的男人们,潘朗则是一只手随意的揽着我的肩膀。
  “这不是还没有最后敲定的吗?到底要不要和傅经年合作,这还要看他的诚意了。”被称作魏总的人笑着说道。
  但是我却从他脸上看出一丝嘲讽。
  心里忽然一沉,我抓紧了自己的衣服边沿,原来傅经年回来之后竟然这么不好过吗?胸口像是被什么堵着,都怪我,我咬了咬唇羞愧的低下了头,如果不是我在巴厘岛将黄海玲的事情告诉他,他又怎么回落得几天的这步田地……
  难受仿佛要将我淹没,这时潘朗忽然眯着眼睛望向魏总,“魏总,听说那块地皮以后的升值空间很大?”

  “怎么潘总你也有兴趣?”魏总有些错愕的看着潘朗。
  潘朗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对赚钱的事情都有兴趣。”
  “哟,这潘总如果连这块地皮也抢了,那傅经年可真的是没法给他老子交代了。”潘朗身侧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人说道。
  “崔经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潘总抢了他的地皮?这不是傅经年还没拿到吗?”魏总呵呵一笑,将杯中的酒送到唇边。
  我猛然抬起头来,他们这是要将傅经年置之死地?!
  我慌乱的动作一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酒杯,瞬间冰凉的液体顺着酒桌蜿蜒而下,现场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我背后一片冷汗,这时潘总已经率先站了起来,他怒气的抖了抖自己的裤子,“你这是怎么办事的?这么毛手毛脚的人也能在花都来?”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慌乱的拿过纸巾就要给潘总擦腿,但是我的手指刚刚碰到他的西装裤,魏总却面目狰狞的握住了我的手腕。
  “啊——”他一把将我扯了过去,大腿根部碰到了椅子上疼得我倒抽了一口凉气,眼泪都逼了出来,而魏总还是十分不悦的盯着我,“爷的裤子也是你想碰就碰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被魏总强制性的捏着手腕,我只能道歉,而魏总像是非常生气,一把将我拽到了他的怀里。
  他坚硬的胸膛磕的我下巴生疼,我忍不住闷哼一声,这时酒桌上的气氛已经有些尴尬,“我说这位妹妹啊,你惹谁不好怎么就惹咱们魏总呢?不知道咱们魏总脾气不怎么好呀。”
  说话的正是刚才的崔经理,我眼泪已经砸了下来,心灰意冷的望向潘朗,可是潘朗却兀自点燃了一根烟,烟雾缭绕中看着这一幕。
  我狠狠地咬了咬嘴唇,这时魏总忽然冷哼一声,拽着我看着潘朗,“潘总,虽然这妞上来是你叫的,但是她得罪我了,你不会护着她吧?”
  我屏住了呼吸等着潘朗开口,只见潘朗慢悠悠的将酒杯放在了酒桌上,“无非就是个小姐而已,既然得罪了魏总当然是任凭魏总处置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潘朗,刚刚他还那么温柔的问我戴戒指,现在怎么会这么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看着我?

  真是伴君如伴虎啊……一股凉意围绕着我,这时魏总得意的点了点头,“崔经理,把你那边那瓶烈酒给我拿过来。”
  日期:2016-12-3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