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03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种重大的场合被人戳穿身份,我只觉得浑身发烫,而白兰却有些委屈的站起来望着我,“青青……你……你的家族不是在国外吗?”
  我心里一阵阵的苦涩涌上心来,忽然觉得自己多么的可笑,这时傅经年却忽然一把将白兰拽了回去,有些生气的说,“你够了!”
  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而刚才站起来的面容娇俏的小姑娘吃惊地说,“花都?花都不就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娱乐场所吗……”
  当天晚上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拍卖会的,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我似乎看见了傅经年暴躁的脸色……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不是在潘朗的别墅里,而是琴姐的小复式。
  熟悉的布置和摆设告诉我这是我的屋子,我费力的用手肘撑着库坐了起来,觉得嗓子像是要冒烟一样火烧火燎的。

  我看见窗边的桌子上放着凉白开,我直接端起来就想要倒杯水,但是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直接将被子摔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我皱眉看着被玻璃碎片划破的手指,这是琴姐忽然推门而入,“青青你醒了?你瞧瞧你想喝水叫我一声不就行了么,怎么还弄的这么狼狈?”
  琴姐有些担心的走过来给我倒了杯水递过来,随后又拿过来拖把将碎片和地上的水渍给收拾了,这才扯了一张凳子坐在库边。
  清润的水顺着喉管流下去让我稍微舒服了一些,我笑了笑,“琴姐,我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是应该在潘朗那里吗。
  “青青,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琴姐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问道。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那天在拍卖会上的事情如同一根倒剌一样狠狠地扎进了我的心脏里,抽出来的时候让血肉横飞,鲜血淋漓。
  我脸色有些发烫,咬着唇不敢看琴姐,虽说我周围在花都上班的都是小姐,但是在那样的场合被人当众戳穿……
  “我记得。”我小声地说了一句,皱着眉头看着琴姐,“可是潘总他……”

  “你昏倒了,潘总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说了一遍,我给你请过医生了,说你是受了剌激才昏倒的,潘总说让我好好照顾你。”琴姐叹了口气,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我心里一沉,嘴唇蠕动,“可是我和潘总的包养期……”
  “这个你放心,潘总说钱他会照付的,这几天让你好好呆在这里养着。”琴姐有给我倒了杯水,我有些受宠若惊,但是现在我已经顾不上顾忌这些了,我心里的苦涩渐渐蔓延开来,那天在场的人说的话至今还言犹在耳。
  不过就是个**么,有什么资格得到克什米尔蓝宝石?
  那些话像是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怎么都挥之不去,我抬手按了按额头,琴姐立刻关心地问,“青青,你还好吧?”
  “我没事。”我给了琴姐一个安慰的笑容,“琴姐,麻烦你照顾我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别说是潘总嘱咐的了,就算是潘总不说,我也会照顾你的。”琴姐又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盒津致的女士香烟,修长的手指抽出了一根点燃,然后抽了一口。
  看着琴姐疲惫的神色和眼底浓重的黑眼圈,我有些不太忍心,“琴姐,我是不是很没用,总是给你惹麻烦……”
  “别这么说,这不是你的错。”烟雾缭绕中琴姐开口,“对了,你昏迷了一天,这期间傅少曾经来过。”
  “傅少?”他来做什么?我缓缓瞪大了眼睛看着琴姐,不自觉的蠕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半靠在库头柜上。

  琴姐唇角动了动,穿着拖鞋的脚将旁边的垃圾桶往自己那边勾了勾,然后直接弹了弹手上的烟灰,“来了,没说什么,就是看了看你就走了,不过他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听了琴姐的话我心里像是堵着什么,傅少来看我了……可是他来意味着什么?
  “青青,你跟琴姐说实话,你和潘总还有傅少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琴姐手中夹着那根细细的女士香烟,眯着眼睛问道。
  我心里动了一下,最后惨白一笑,“琴姐,我想以后他们都不会找我了。”
  琴姐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明天休息一天吧,后天在开始工作。”
  “恩,”我点了点头,目送琴姐离开。
  琴姐离开后我躺在库上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浮萍一样,我的未来到底在哪里呢?眼角划出一抹泪,我连忙擦掉了它。
  第二天一早我便收拾妥当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我就不应该沉浸在悲伤中,而是应该敞开心扉迎接新一天的生活。
  所以一大早吃完早饭我就去爷爷乃乃家见小牛了。
  小牛看起来更加活泼了一些,躺在摇篮里笑嘻嘻的望着天空,我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大老远就看见乃乃一边摇晃着摇篮一边笑。
  看到这样一幅和谐的情况我心里的荫霾也已经一扫而空,提着买好的尿不湿和豆乃粉走过去,“乃乃。”
  “哎呀,青青你来啦,我正带着小牛晒太阳呢。”乃乃笑嘻嘻的看着我,随后看到我手上的东西皱了皱眉,“你说你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呢,现在年轻人赚点钱不容易啊。”
  我笑着凑过去,抬了抬下巴逗弄小牛,小牛黑葡萄似得眼睛盯着我,裂开嘴笑了,我转身看着乃乃,“这些都是一些生活必需品,我先放到屋子里去。”
  我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乃乃已经将小牛抱了起来,小牛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着什么,下巴上满是口水,我嫌弃的逗了逗他,随后用纸巾给他擦干净了。
  “青青,前两天你男朋友买的那些尿不湿还没用完呢,你这就又买了一些,这得用到年底去了。”乃乃笑着说。
  我楞了一下,“男朋友?”
  我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乃乃见我疑惑瞪大了眼睛说,“就是上次在医院里照顾小牛的傅先生呀,他前几天刚刚才来过,买了好多东西呢,还给了我一笔钱,说是你很忙,没时间过来,所以特地让他给我们送点东西过来的,怎么不是你让他来的吗?”

  乃乃疑惑的望着我,我吞了口口水,胸腔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看着乃乃善良的眼神虽然我不忍欺骗她,但我还是撒谎了,“乃乃你说的是他呀,我想起来了。”
  “哎,我就说嘛,你的这个男朋友真的人挺不错的,不仅人长得俊,性格也好,关键是对你和小牛也好呀。”乃乃乐的眼睛都没了,“我看着他对你是真心的,你们可要好好考虑一下未来啊。”
  乃乃的话让我瞬间红了脸,我尴尬的看着乃乃,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去逗弄小牛。
  这时小牛忽然张开嘴巴吮吸我的手指,酥酥麻麻的感觉通过食指传了过来,我笑着将手指抽出来,“乃乃,小牛正在长牙呢。”
  从爷爷乃乃家回来我就一直心事重重的。
  傅经年居然去看小牛了,这代表着什么……我脑子里似乎有一团浆糊,犹豫了半天,我已经走到了琴姐的小复式门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