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2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便是觉得四周无人,也不应该如此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身边的杂毛小道动了。
  他这是干嘛?
  瞧见杂毛小道朝着山崖边的符钧大步走去,我愣了一下,刚要出声,旁边的陆左却一把抓住了我,将我给到了旁边的林中去。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却见杂毛小道已经走到了夫君身后的不远处。
  谁?
  符钧这样的道门高手,对于有人接近这事儿,自然是极为敏感的,即便是在此刻这种情绪失控的时候。
  所以他猛然扭过了头来,防备地低喝道。
  然后他瞧见了雾气中杂毛小道。

  “小师弟?”
  符钧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随后立刻变得很戒备,冷冷地说道:“你已经不是茅山的人了,来这里干什么?”
  杂毛小道看着面前这位刚刚讲了他坏话的师兄,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陶陶死了么?”
  符钧沉默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说道:“她失足跌落了山崖。”

  杂毛小道说:“哪里?”
  符钧指着旁边不远处的一处山口,一脸愧疚,说在那里,你知道的,下面是时空乱流,她是不可能在活下来了。
  杂毛小道说道:“是谁推的她?”
  符钧摇头,说不知道,茅山宗内,能够进入这后山的人少之又少,那孩子的胆儿太大了,没事儿跑进这里来,殊不知这儿的危险,远远不是她说能够想象的。
  杂毛小道盯着他,说你应该知道是谁,对么?

  符钧点头,说对,我能够猜到一些,她应该是偷听到不该知道的事情,那些人才会下此狠手。
  杂毛小道说是谁?
  符钧摇头,说我不能跟你说,你不是我茅山的人了,这件事情,我要自己处理。
  杂毛小道盯着他,说不是你?

  符钧浑身一震,却是一下子咬破了右手的手指,在自己的额头上面抹了一下之后,将手缓缓抬了起来,说道:“我以师父陶晋鸿的名义发誓,若是我杀了陶陶,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一言不合发血誓。
  符钧的表现让我有些震惊,而杂毛小道却仿佛早有预料的一般,看着他,说道:“你想自己处理,但是在这茅山,你的力量未必够……”
  符钧低头,说我在茅山待了一辈子,为了茅山,为了师父当年的收留之恩,就算是死,粉身碎骨,也不在意。
  杂毛小道叹了一声,说你想用神剑引雷术压住对方,是么?
  符钧抬起头来,盯着杂毛小道,说道:“你肯教我?”
  杂毛小道深深看了他一眼,说我去过天山了,师父告诉我,茅山之上,如果说只有一人可信的话,便是你符钧,再无他人。
  啊?
  符钧听到这话儿,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激动地喊道:“师父真的是这么说的?”
  陶晋鸿这么说了么?
  我心中诧异,想着在天山神池宫,杂毛小道的确是见过了陶晋鸿,只不过他跟我们说起的,是两人对面不相识,仿佛陌生人一般……

  怎么到了这儿,却又是这般的话?
  杂毛小道是骗了我们,还是在骗符钧呢?
  我一脸懵逼,而杂毛小道却开口说道:“符钧师兄,你且附耳过来……”
  他在符钧耳边轻声低语。
  这显然是在传授神剑引雷术的秘诀,而到了最后,杂毛小道咬破了中指,那血液却是凝结成了一柄金色的小剑,打入了符钧的身体里。

  两人分开,杂毛小道拱手说道:“符师兄,神剑引雷术,我已传给了你,还请保重。”
  他转身离开,而这个时候,符钧喊道:“小师弟,你不回茅山?”
  杂毛小道回头,笑了笑,说我人不在茅山,心却在,之前一切恩怨,一笔勾销,师父在看着你,我也在看着你,茅山的历代祖师,也都在看着你——你若走正路,你我江湖再见;若是不走正路,你我生死再见,不过如此……留步罢!
  他径直而走,很快就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他开口说道:“走,既然我小姑不在,那就去看另外一位老朋友去……”

  作为前一代的茅山宗掌教真人,杂毛小道对于茅山宗后院还是挺熟悉的,带着我们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了一处深谷前。
  深谷幽深,不知道几百丈,下方有变化不定的罡风浮现,很是吓人。
  而杂毛小道来到了这里,平平伸出了双手。
  他的指间微微晃动,口中喃喃自语,仿佛在说些什么,似乎是咒诀,又似乎是呢喃之音。
  没多时,山谷之中,突然间吹出了一阵阴风。
  我感觉到前方仿佛有着一头巨大的黑影出现,笼罩了整个深谷一般,从里面缓缓浮现出。
  紧接着,一对明亮的眼睛突然间睁开。
  那眼球宛如一把撑开的油伞一般巨大,里面有绿色的光芒摇曳而出,就好像是鬼火一般,然而下一秒,它又消失了去。
  我感觉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旁边陆左的胳膊,小声说道:“有怪物……”
  我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

  这东西,很恐怖,甚至比我们在黄泉路、在茶荏巴错、在荒域见过的那些魔怪更加恐怖。
  它有着巨大的身形,恐怖的气势以及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威压。
  这是一个大家伙。
  似乎感觉到了我心中的紧张,陆左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说没事的,别紧张。
  话刚刚说完,从黑暗中走出了一物来。
  当瞧见那东西的时候,我的两只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对方太过于恐怖。

  而恰好相反,这玩意与恐怖完全都不沾边儿,因为,那是一条——狗。
  一条小黑狗,出现在了山谷跟前来,然后朝着我们这边“汪、汪、汪”了几声,算是打招呼。
  “阿普陀……”
  朵朵冲了上去,而那小黑狗快步跑了几下,一跃而起,扑到了朵朵的怀里,用舌头舔了舔她的脸,朵朵吃吃地笑了,说好臭啊……

  两个小家伙玩闹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望去,试图发现那小黑狗的背后,还跟着什么样的怪物。
  然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两人闹了一阵,杂毛小道这个时候蹲了下来,伸手轻抚狗头,然后说道:“阿普陀,今天我来找你,有点儿事情,先别闹……”
  汪、汪……
  那下黑狗停止了玩闹,冲着杂毛小道叫了两声。
  呃……我在旁边看得一脸懵逼,杂毛小道没事跟一条小狗儿聊个什么劲儿?而且,一小狗儿叫什么“阿普陀”,这名字也太古怪了吧?
  我满脑子疑惑,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却说了起来:“几天之前,陶陶被人打落了闭关崖的山崖之下去,那里是时空乱流,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死是活,所以想要让你去帮我个忙,找到她,可以么?”
  小黑狗眨了眨眼睛,然后摇了摇头。
  不肯?

  我虽然对这小黑狗的本事有点儿怀疑,但是它这般的傲娇,着实让我有点儿恼火。
  不过杂毛小道却不以为意,平静地说道:“我知道,我师父加诸于你身上的束缚,让你不能够随意离开这儿,前往有可能的空间;但是,作为你的主人,我在此给予你自由行走的权力——那么,起来吧,阿普陀……”
  日期:2016-07-27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