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7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后者能不能够成功,徐平并没有什么信心,也不是很关心,只要苟亮学不会乱说,那这件事就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事情会到苟亮学的身上为止,苟亮学要承担主要责任,就算要追究班子责任,徐平到望海县任职的时间在班子当中是最短的人之一,杨承东、曹逊等人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更大。
  不过徐平高估了苟亮学的承受能力,如果是平时,为人有些阴险狡诈的苟亮学或许还会想到这些话隐藏的深意,但是他现在几乎都已经崩溃了,根本想不到这些,而且陈安民也没有打算给他恢复的机会。
  事情峰回路转,包飞扬却没有丝毫的得意,他为自己担任重要职务的地方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感到十分恼火,也为自己没有能够及时阻止事情的发生而感到异常懊恼,如果他能够对县里的事务,比如组织工作、政法工作、纪检工作发挥更大的影响,或许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又或者他果断一点,一开始并没有回避市粮食局官员所住的房间,或许还来得及  。
  但是这些假设都不存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也已经无法挽回,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善后处理。这件事必须要处理好,否则将会对望海县产生不利的影响。
  包飞扬逐个房间解释打招呼,因为在此前的搜查中,陈安民已经让人做了遮掩,所以哪怕是同在一栋楼上,也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进行得还算顺利。
  等包飞扬做完安抚工作,曹逊、徐稷鹏、纪春燕等其他常委也都已经到了,只有纪委书记赵立波去了靖城,不在市里面。

  临时常委会在宾馆一楼的餐厅召开,徐平简单讲了一下情况,接着就是刚刚从楼上下来的陈安民脸色严峻地开始汇报情况。
  “六一八房间总共发现六名男性、七名女性,警方进入现场时,他们正分成几处,进行yin乱活动。经过初步排查,这七名女性中,有两人是按摩店的小妹,有过**的前科,是职业**女;另外有三人是卫校学生,其中最大的刚刚满十八周岁,最小的一个差两个月满十六周岁,另外两个人始终不肯道明身份,不过那几个卫校女生指认她们是县一中的初中学生……”
  听到陈安民简明扼要地汇报出六楼现场的情况,在座常委们的脸色都变得异常严峻,就算是一般的**事件,发生在县委定点接待机构,前身就是县委招待所的望海宾馆,这个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如果传出去,肯定会被舆论痛批,就算县里将消息压住,瞒得了外面,瞒不了体系内,尤其是在白光明在场的情况下,他们没法瞒,也不敢瞒,谁也承担不了这个风险。
  而这一次发生的事情要更加严重,居然涉及到聚众yin乱,更加严重的是其中还涉及到女学生,甚至是未成年少女。
  这样的事情要是追究起来,涉事的人很可能要关进大牢,还要蹲上个几年。
  不过大家都没有发言表态,虽然都隐隐有所预料,但是最关键的还是这件事会涉及到哪些人。看到这个场面,纪春燕冷冷地哼了一声,却也没有说什么。
  而包飞扬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冷峻。
  陈安民有些不安地用眼睛的余光观察了一下几位常委们的反应,现场压抑的气氛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现场的六名男性,包括三名自称来自粤东的商人,不过经过我们的询问,证明其中只有一个人是来自粤东,其他两个人都不是粤东人。”
  “另外两位是来县里考察的市粮食局的官员,一个副处、一个正科,还有一个是我县的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苟亮学。”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混账透顶。”武装部长曹堃第一个拍着桌子骂道:“苟亮学那条老狗在干什么,他还有没有一点党性,还有没有一点人性?还在上初中的小女孩,他们竟然也要摧残,他这是想要干什么?”

  纪春燕也马上说道:“曹部长说得对,才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谁家里不是宠着捧着,要不是丧心病狂,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败类!”杨承东也阴沉着脸冷哼了一声:“纪委赵书记不在,由于涉及到副县级干部,并且还涉及市里的干部,我建议马上向市委有关领导汇报。”
  徐平现在感觉很难受,他现在很想抓住这个案子的主动权,但是在苟亮学陷进去以后,他发现自己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去负责这个案子,他作为县委书记,总不能亲自上场。
  “是要向市委汇报,不过在向市委汇报前,我们还是先要将这个案子的情况弄清楚,县里才好统一认识。”徐平说道:“按照陈局刚刚说明的情况,这些女子当中,有职业卖银者,其余几个虽然不是职业卖银,但是以前也有陪酒、陪睡的经历,她们今天晚上也都是自愿的,对不对?”
  陈安民说道:“据苟主任说……”
  “是苟亮学!”徐平寒着脸说道:“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担任党的干部,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县委办主任,他就是一名罪犯。”
  “是  !”陈安民点了点头:“苟亮学说,这些人都是自愿,根据我们的询问,那两名年龄小一点的女孩子很可能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以前应该陪过酒,但是不出台。”
  徐平道:“这些情况,警方要尽快查清楚了,我看这样,县里成立一个专案组,我担任组长,杨县长、曹书记、稷鹏书记和王部长担任副组长,由稷鹏书记和王部长负责案件审查和组织甄别工作,这件事不管涉及到谁,我们都要一查到底。”
  。…。
  杨承东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必须严查到底。”
  曹逊也点了点头:“我同意徐书记和杨县长的意见。”

  王立中看了徐平一眼,徐平向他使了个眼色,王立中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同意几位领导的意见,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如此荒唐、无耻、yin秽的事情竟然就发生在我们望海县,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我并不是质疑陈局长和办案的民警,只是这件事情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我想大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想法可能跟我是一样的:朗朗乾坤之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王立中说道:“作为组织部长,我首先需要反省,因为今天这个事件涉及到县里多名干部,这些干部基本上都是在望海县土生土长任职了很多年,其中某些人在过去这几年里还被提拔过。我相信,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以前他们也肯定干过类似的事情,而我们的组织部门在日常的考察、在升职的考察等等时刻都没有能够发现这一点,这是我们组织工作的失误。”
  。…。
  “而这些人作为党员干部,思想堕落腐化至此,也说明我们平常的组织活动、思想工作并没有起到效果。”
  “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上。我们组织部门首先需要检讨。”王立中“痛心疾首”地说道,不过他越说,对面曹逊的脸色就越难看。
  曹逊作为县委副书记,分管的就是党群组织工作,虽然干部任命大多数时候是一把手的意志体现,要看常委会上的较量,曹逊上面有县委书记、下面有组织部长,然后还有常委会,他的发言权也有限。但是县里的干部出了这种问题,党群组织系统确实很可能要受到牵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