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7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领导,几个房间我们快搜完了,都没有看到人  。”六楼,在检查完六八八房间以后,路昱林留在后面,给包飞扬打了个一个电话。

  “没有人?”包飞扬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一眼已经爬起来的吴淑琴,吴淑琴听到声音也正好转头看过来,看到包飞扬的目光顿时一慌,随即又想到包飞扬那句话意味着什么,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狂喜,一闪而逝。
  “一个一个查,查完再说。”包飞扬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地说道。
  白光明有些担心地看了过来,他也听到了包飞扬的那句话,要是真的什么都查不到,包飞扬大张旗鼓,带人大肆搜查望海宾馆这件事足以成为致命的失误,他的对手一定会拿这件事大作文章,拼命攻击。就算包飞扬背景雄厚,但是再大的势力也会有旗鼓相当的对手,这一关将会很难过。
  包飞扬也不由皱起眉头,他倒还没有去想那些事情,他只是担心万一吴旗中没有说真话,或者苟亮学等人被刘开轩撞破以后会改变地方,但是想到苟亮学让人先将刘开轩控制起来,他这样做的可能性也不大。

  “滴滴滴——”
  刚刚听到包飞扬的话,心思刚刚有些活跃的吴淑琴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连忙抓起手机,按下接听键,轻轻地“喂”了一声,随即失声叫道:“啊,徐、徐书记你好。”
  徐平终于拨通了吴淑琴的电话,连忙问道:“苟主任在不在你那里?”
  “啊?”吴淑琴飞快地抬头看了不远处的包飞扬一眼,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随即又想到这样也藏不住什么,就又转了回来:“苟主任啊,包县长也在这里找人呢,我、我还真不清楚。”
  吴淑琴能够承包望海宾馆,和她的八面玲珑有很大的关系,在知道包飞扬的人可能并没有找到苟亮学,苟亮学很可能已经得到消息藏了起来以后,她也开始逐渐恢复了思考的能力。虽然她还没有想明白苟亮学会藏在哪里。
  徐平听到吴淑琴的话,就知道包飞扬已经到了,他顿时有些恼火,苟亮学、吴淑琴不知道怎么搞的,不是手机没有人接,就是占线,后来还关机了,他好不容易打通这个电话,却终究晚了一步。
  也许还没有晚!徐平很快想到吴淑琴话里的意思应该是包飞扬还没有找到人,他刚要说话,就听到吴淑琴在电话哭了起来:“徐书记,包县长为了找苟主任,已经快将宾馆都翻过来啦,这让我怎么向住这里的人交代啊!”
  “怎么回事!”徐平马上说道:“我马上就到,你将电话给包县长,我跟他说话。”
  徐平打苟亮学和吴淑琴的电话,甚至连总台的电话都占线,他终究是不放心,担心包飞扬真的将苟亮学从宾馆里找出来,抓个现行,当即就决定赶过来,只有他在现场才可能阻止包飞扬乱来。
  不过从酒店回来以后,徐平并没有打算出门,专车的司机已经回去了,打电话让值班司机开车过来也需要时间,常委楼和望海宾馆的距离并不远,他决定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没想到这个时候电话却打通了。

  听说徐平马上就到,吴淑琴顿时感觉找到了主心骨,她将手机送到包飞扬面前,还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膛:“包县长,徐书记要跟你说话。”
  “飞扬同志,你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跟你交待过了,望海宾馆是县委定点接待单位,里面住了很多领导和投资商,你怎么能够胡来,在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就大动干戈呢?你让我们县委怎么向领导交代?怎么向兄弟政府交代?怎么向投资商交代?”
  徐平在电话里说道:“我命令你,马上停止一切行动,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我会向市委弹劾你。”
  “徐书记,涉及到几名女学生的安危,我认为要比什么都重要,除非苟主任马上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搜查将会继续,一切责任我会承担。”包飞扬语气坚定地说道,他还没有去考虑弄错了地方会给自己政治生涯带来的影响,而是更关心那几个女学生,如果找不到人,说不定最糟糕的事情已经在其他地方发生。
  当然,这也不是说包飞扬已经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处境,而是他有信心度过这次难关,就算弄错了,以他在望海现在的地位,上面申饬一通是肯定的,但还不至于将他一捋到底,毕竟事出有因。
  至于有些负面影响,以后再想办法慢慢化解就是了  。他还年轻,蛰伏一段时间其实也好。
  “你承担?你能够承担什么?破坏了望海在上级领导、兄弟政府和投资商心目中的印象,影响了望海县的发展。你拿什么来承担?”徐平愤怒地说道:“包飞扬,我现在以望海县县委书记的身份命令你,马上停止对望海宾馆的一切行动。”
  “不可能!”包飞扬摇了摇头:“徐书记,我们不能够漠视几名花季少女的生命和安危,如果可以,我想请徐书记您将苟主任找出来,到时候你说什么都可以。”

  徐平气坏了。要是他现在能够找到苟亮学,他也就不会给包飞扬打电话。急着阻止他,反而会乐于看到包飞扬闯下弥天大祸。
  问题是现在他根本联系不上苟亮学,也不知道苟亮学是什么情况,万一他还在望海宾馆。让包飞扬给揪出来,不但包飞扬会没事,苟亮学要倒霉,他也要受到牵连。
  正因为如此,徐平才急着要阻止包飞扬,没想到包飞扬根本不理会,他不由又惊又怒,当即加快脚步,走向不远处的望海宾馆。
  陈安民没有留在一楼。因为此前的推诿,他担心包飞扬会对自己有什么不满,还是带队上了楼。他让手下去敲门。并没有说要查房,而是以搜索逃犯为由,要进每个房间搜查,如果对方反应激烈,只要没有可疑迹象,也不需要强行搜查。
  陈安民这样做。也是为了降低事情反弹的烈度,让大家不要将仇恨聚焦在他们这些执行者。而是那些决策者身上。否则就算包飞扬揽下所有职责,他们肯定还是会受到指责。
  陈安民已经大致弄清楚事情的经过,既然是苟亮学出面的话,他也觉得那些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六楼,他没有上楼,但也时刻关注着楼上的情况,并及时将消息向曹逊和重新打开手机的徐稷鹏汇报。
  “包飞扬还没有找到人?”纪春燕皱了皱眉头问道。

  徐稷鹏点了点头:“陈安民说包飞扬让路昱林、刘开轩带人强行搜查六楼,除了市粮食局两道住的那两间房,其它房间都搜完了,但是并没有发现人。其中好几个房间有人住,但都是空的,人不在里面,很可能他们并不在望海宾馆,要么包飞扬搞错了,要么就是那条老苟临时换了地方。”
  “怎么会这样?”纪春燕不禁有些焦躁:“那包飞扬弄出这么大的阵势来,岂不是白弄了?那几个女学生说都不定都已经遭了毒手?”
  徐稷鹏吐出一口烟:“春燕部长,其实你不需要担心那些女生,现在的小女生开放得很,这种陪客人的事情大多是她们自愿的。 [那些歌厅舞厅,每次扫黄打非扫出来的都有不少是卫校、职高的在校学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