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5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是团结乡出了一起普通的车祸,就算是死了人,张文定也不会太过纠缠于这件事,在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上做文章。
  但是,他现在是站的角度上不一样。
  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竟然用农用三轮车当校车,而且驾驶员也未进行任何的培训,直接上岗。山路本来就难走,加上一个农用三轮车,拉着二十来个孩子,稍有不慎,就会出事啊!

  这个事情,张文定非常痛心,受伤的这些孩子是无辜的,这十几个家庭会是怎样一种痛苦?
  张文定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他想了很多,想到了昨天自己刚见过面的女儿,想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进而,他又开始想在这样的事情上,政府应该怎么做,应该做什么?
  这个问题刚一想,他就摇了摇头。他现在是县委的副书记,不是县政府的县长啊!
  对于这种由政府出面处理的事情,张文定作为一个县委副书记,直接插手是有些越权了。他不会傻到因为自己的伤心而对政府事务指手画脚,但如果这个事情上了常委会,该说的他肯定要说。

  如果条件合适,他也不介意把这个事情引申一下。十几个孩子受伤,其中还有重伤的,这也不是小事。
  防微杜渐嘛,透过现象看本质嘛。
  张文定不是圣人。他对这件事情确实很痛心,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完全以一颗公心去对待,不掺杂一点私人的想法。
  能够在为公益的时候,在不损公益的前提下谋一些私利,他也不会放过。
  当然了,这个私利,不是指钱财美色,而是他手中的实权的增加,他在县里名望和威信的提升。
  真要操作得好,张文定还是可以从这件事情中找到些机会的。
  虽然说这个事情是政府事务,但也不能单从政府层面去考虑。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能仅仅只是就事论事就了结了,还要从根源上深挖原因。

  什么原因呢?这是教育部门和交通管理部门对校车的管理缺位!
  这个管理缺位,就是工作上出了问题,就是这两个部门在用人方面出了问题——这些工作,都是要由人来做的嘛。
  如果教育局的领导做事能认真一点,如果交通部门能够把路修得好一点,如果交警能够多到农村去查一查,或许这种事还是可以避免的。
  当然了,这个问题,主要责任还是在教育部门上。上一任教育局长是吴忠诚的人,被搞下去之后,现在这个又是吴忠诚的人,张文定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这教育局本来是有可能扭转风气的,可惜被姜富强那目光短浅的家伙给放弃了,让教育局又被吴忠诚紧紧地捏在了手中。
  唉,果然应了网上流传得很广的那句话——不怕神一样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啊。
  纵然张文定对教育局再有怨念,却也不能再在教育局身上开刀,毕竟这种指向有些明显——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教育局的麻烦,是真的要跟县委书记唱对台戏吗?
  说到底,他毕竟只是一个副书记,真要对班长太不尊重了,市里恐怕就会调整他的位置了。

  他来燃翼就是想打开一片天地的,说大一点是为燃翼老百姓做点实事,说小一点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展现自己的能力,为以后挑更重的担子打基础的。
  现在,燃翼在用人方面弊端很多,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吴忠诚抓得太紧,很多领导干部都是他的亲信,而且能力普遍不高。
  这种事,他这个副书记是可以插上一手的,要不然的话,燃翼改头换面永远都不可能。
  当然了,怎么样插手,也是要讲究个方式方法的。
  张文定打算还是在精神文明建设这个方面做个文章。
  前几天交通局出了事,自己把精神文明建设提上了一个理论高度,现在这件事又摆在自己面前,而且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去插一杠子,何不借着上次这个东风,趁热打铁?这样做也能显示出自己对工作的认真,而且又不至于太明显地针对什么。

  交通局现在的副局长空着,张文定早就已经瞄上了这个职位。他要找一位有能力的人来填补这个空白,但他又知道,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单从吴忠诚那里,那就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个位子。
  所以,他决定,用这个副局长的位子做个筹码,和吴忠诚谈一谈,达成一个共识。否则,他就在精神文明上大做文章,要给燃翼官场制造一个地震。
  张文定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先不去找吴忠诚。他要搞精神文明建设,这种在外界看来鸡毛蒜皮,走形式喊口号的小事。作为一个副书记,县精神文明委的副主任,没必要事无具细都给县委书记汇报。
  再者说,他之前就已经放出了风,自己就是抓一抓精神文明建设,吴忠诚自然也不会多想。
  星期二,张文定给宣传部下了个通知,说他近期要开个精神文明建设专题工作会,届时全县各局委办一把手,各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亲自参加。
  会议的内容是在全县范围内开展精神文明建设,让宣传部、文明办起草一个加强精神文明建设活动的会议纪要,报到到他这里来。然后,再由吴书记定夺。
  其实要开这个会,张文定完全可以自己开,但吴忠诚到底还是兼着县文明委的主任,这个会的规模搞得太大了,吴忠诚不到场的话,就有点不合适。
  张文定有自己的想法,虽然他不会亲自去找吴忠诚汇报这件事,但他很清楚,自有人会去跟他汇报的,那就是宣传部长刘爱琼。
  刘爱琼接到这个通知,心里极其的不爽,她很纳闷,张文定怎么就跟精神文明干上了?上次在电视台的那番话,自己吃了一口窝囊气也就吃了,可现在张文定还不肯罢休,看来这件事情不跟书记汇报一下,自己还真有些拿不准。
  虽然她知道张文定肯定有别的目,但她想不出来,又怕误了事,便先安排文明办的同志起草着会议纪要,自己便跑到了吴忠诚的办公室。
  吴忠诚有日子没跟刘爱琼风起云涌过了,加之这几天他吃了点大补的药,时常把自己搞的精力过盛,但迫于这些天纷繁复杂的事物,他也没得到彻底的释放,这时候见到刘爱琼到来,就有些亲昵了。

  “哎呀,爱琼来了,我正想找你呢?”刘爱琼刚进门,吴忠诚便笑着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迎着她来到沙发上坐下。
  刘爱琼有些兴奋,看吴忠诚的样子,她觉得应该是好事,但她却不能表现的很迫切的样子,含情脉脉的看着吴忠诚,笑着道:“书记找我,有什么指示呀?”
  “呵呵。”吴忠诚一笑,道:“前段时间出差,带回来两瓶法国红酒,可是正宗的拉菲啊,这段时间宣传部的工作比较忙,我给你解解乏,晚上你定个地方。”
  刘爱琼不是很喜欢喝红酒,但吴忠诚认为她很喜欢喝。
  想当初,刘爱琼为了攀上吴忠诚这棵大树,就是在红酒的气氛中,把他拉到自己床上的,后来红酒这个词成了两人的代号,只要某个人踢到喝红酒,那就表示这个人需要了。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刘爱琼主动提出来的,所以就在吴忠诚的印象里,留了个爱喝红酒的印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